揀寒枝

[置頂] 關於原創奇幻系列

Posted by ire on   1 comments   0 trackback

之前有新讀者想要了解這個系列,於是我想試試看能不能做個簡介:

目前這個系列有兩部短篇,一部長篇,都可以獨立閱讀。每一部發生在這個世界的故事,都是我想讓讀者跟著不同的角色,在不一樣的國家,見證不同角度所詮釋的事件,所以每一部的主角是不同角色:在某一本裡是主角的人物,在另外一本裡可能只會串場,但是拼湊起來可以漸漸呈現一個完整而全面的樣貌,很多事情,在未來的故事裡,會慢慢開展。


以下,根據在故事裡發生的時間順序介紹--

2017 《No Man's Land》
故事時間點:35年前
克格多爾的小男孩瑟斯‧伊格耶,懷抱著當騎士的夢想,走上了另一條道路。這個故事描述改變他人生的小事件,以及杜博拉拉的特有的魔法傳統。
試閱這邊請

2014 《Out in the Deep Deep Water》
故事時間點:6年前
示亞撒半島的熱炎舞者祭司需要有人載她一程,好運號的船長因此心想事成。
試閱這邊請

2016 《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
故事時間點:現在
離開刀鋒港灣的凱特‧博昂雷歇閣下,在睽違十年後,回到故鄉探望重病的妹妹,城主夫人艾里莎‧博昂雷歇,卻發現刀鋒灣城危機四伏,謀反和侵略的暗影伺機而動。
試閱這邊請


我的好朋友Amy在喝醉的時候曾經這麼形容過這三個故事:
《Out in the Deep Deep Water》 → be careful of what you wish for
《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 → wish for nothing
《No Man's Land》 → wish for something
我覺得很有趣XDDDDDDDDDDDDDDDDD


最後,如果有讀者想要跟我分享你的心得,我會非常非常的開心。歡迎在下面或是噗浪留言給我,如果害羞的話,我做了一個簡單的心得表單,這邊請

《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 最近加印囉,請走這裡,另外兩本目前沒有餘本。

新刊出版及加印計畫如下:
直參Comic Nova 9 (2018/10),會加印《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會出新刊(希望啦XD

BIO5 遊記

Posted by ire on   2 comments   0 trackback

昨天,我原本想趁我還沒有睡著之前,來寫一下遊記,這麼想著,然後我就睡著了XD現在趕快來補一下。

其實會有機會來歐美嗡擺攤出本,是一連串的意料之外,事情非常的突然,在雲遊四海中的攤主Amy(我完全沒有誇張,我在擺攤的時候,她正在美國前往英國的班機上,大家趕快催促她回來出遊記本),把這個重責大任交給我這個小精靈,小精靈我在兵荒馬亂之下,出了一本HP本,順便拖了小精靈的小精靈:阿夜和阿酒下水。

我們大概10點進場,佈置攤位。我發現我完全沒有葛來芬多的東西做裝飾,我帶著史萊哲林的別針,穿著史萊哲林的襪子,拿著史萊哲林的羽毛筆,並且在座位上面放了一個馬份的娃娃。

阿酒一針見血的表示:「你這個完全就是史萊哲林中心啊,你真的是出Harry / Draco嗎?你很明顯的根本就是出Draco中心本吧!?」

真相(艸

因為每個攤位只能夠多加ㄧ張椅子,我讓阿酒和阿夜先坐,阿酒帶了POI來,打算在攤位上多看幾集,所以我就很開心的去外面轉轉。我的第一個收穫是一張非常精美的星際效應無料海報,我為了不讓它折到,我還回攤位放它,小精靈們一派和諧的坐在攤位上,兩個人看起來愉悅並快樂著,所以我又出去了,這次逛了大概半個小時吧,繞了一圈場子,買了一點小東西。

回到攤位上,小精靈們抬頭看著我:「我們已經把所有的存貨都搬到桌子上來了(指)」

我看向那非常非常薄的一小堆,目測只剩五本。

「剩下已經全部都賣完了嗎?!」

阿酒和阿夜異口同聲的說:「對啊默默的都被買走了。」

蝦咪?!怎麼這麼快!

於是我們12點的時候就完售了,收攤的時候連見本都送出去了,我已經好多年沒有第一場新刊就完售,每次幾乎都有剩一兩本,真的是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鞠躬)

這次在場次上很開心,除了HP本之外,還有攤主Amy的Sanvers本和我的原創奇幻本。有一對逛攤同好很可愛,拿著我的原創本子在討論(→這是我聽小精靈講的,我那個時候正在閒晃,一隻手拿著奶茶,大腦在放空),後來我剛好回來,還有跟他們討論到一點點,但因為當下我拿著奶茶在放空,所以有點緊張(→其實每次有讀者跟我講話的時候,我都有點緊張,所以大家如果以後看到我,發現我在傻笑,請不要訝異),等到他們離開的時候,我才想到難得有人對這個系列有興趣,《No Man's Land》我剛好只剩一本,其實可以送他們。所以在這裡廣播一下,如果那天跟我講到話的同好剛好有看到的話,歡迎私噗我,有興趣的話最後一本可以給你們唷。

最後,我們要收攤的時候皓晨出現了!(歡呼)
皓晨出本出本(敲碗)下次早一點點來我們可以一起玩~(→明明是你們自己收攤的早!)

唯一一件有點可惜的事情是,為什麼這次歐美場次沒有放音樂呢?
是因為花博的場地的關係嗎?還是是因為我以前都是去感染?我印象中only場都是會放音樂的不是嗎?上一次我還因為聽到豪斯醫生的音樂而開心不已,還被Amy笑說整場只有我在開心orz

無論如何,我都玩得很開心,謝謝大家的來攤以及支持,希望你們都有買到自己想要的本子:)

我自己來放一下豪斯的音樂好了:

BIO5 HP同人《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HP.jpg

書名:HP同人──《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版型:A5橫書左翻、封面(炫光紙)、100磅米白道林、膠裝
配對:哈利/跩哥(但我自己是覺得沒有特別明顯的攻受啦),清水向
內文:貓靴(ire)、Amy
封面:冥夜
頁數:50頁
價格:台幣一百五十元(不包含郵資)

本子會收錄--

哈利波特AU向──小狗小貓系列
On a Christmas Morning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番外一 火鍋的考驗
番外二 Beloved
番外三 The Mysterious Disappearance of the Gryffindor Socks
番外四 Table Manners

哈利波特原作向──灰色小貓篇
Harry Potter and the Gray Little Kitten(這篇是英文的唷)

試閱在這邊:
On a Christmas Morning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1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2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3

完售囉!歡迎留下心得

CWTT19 遊記 與 關於盜墓同人

Posted by ire on   4 comments   0 trackback


我們是一大早下去台中,參加台中場。原本熊仔也要跟我們一起去,但臨時要加班,所以只剩下我和Amy,真是可憐的熊仔。本日的小精靈Amy一路上呈現一個「我要睡覺……沒有人可以阻止我……」的狀態,然後快到逢甲大學的時候,她已經快倒下了,呈現一個「沒有人,可以阻止我,慢慢走……走慢一點……」

我則是一直在一個「我們去郊遊!」的亢奮狀態,而且我一直很餓,所以我在路上就很快的把第一個御飯糰吃完,並在抵達會場沒多久,把第二個御飯糰也吃了,真不知道是去擺攤還是去野餐的。

隔壁攤的攤主人很好,結緣的送了我們她的本子和餅乾,為了表達感謝,我們也送了她餅乾和本子,並且拿出我們的阿鯊(?)

由於發生了一點技術上的困難,Amy的本子變成了A4的「自己的同人本自己做!」她彷彿在教摺紙一樣,教我怎麼用一張A4的紙,折成她的無料本。但字實在有點小,我看到有人拿起無料本,努力的瞇起眼睛,看了又看,拿近又拿遠,還是看不見orzlllllll

阿鯊是鎮攤之寶,大家都喜歡阿鯊!我也喜歡阿鯊!阿鯊今天沒有遇見衛生紙或衛生眼,但沒關係,阿鯊你下次還有機會的(拍)

本日超感謝陪我跑台中並且帶我去玩的Amy,我們三點多就很快樂的收了攤,跑出去玩。Amy帶我去吃逢甲夜市的大腸包小腸(但我不喜歡菜埔→是這樣寫嗎?),然後我們去一中街吃臭豆腐和喝豆漿,Amy還吃了蔥蛋餅,並且強壯的扛了許多肉圓回家。天空很藍,心情很輕鬆。我們還經過了宮原眼科,實在是太富麗堂皇了,玻璃擦得好乾淨,我們看著宮原眼科,一起覺得那個大廳有一種感覺。

「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大廳……有一種哈利波特的感覺?」
「不是哈利波特的感覺,更正確的說,是古靈閣的感覺。」

旁邊的人一定覺得我們瘋了。

今天最開心的事情是見到了ca+,謝謝妳來攤位上找我玩,真是非常不好意思,看到妳扛本子來我真的很感動,特別是看到妳拿出《無頭》的時候,那個故事對我來說有特別的意義,真的很開心妳喜歡,並且謝謝妳的信和點心(信封上還有一隻貓!好可愛!)至於妳問的問題,別擔心,我不會覺得冒犯,我只是目前還沒有答案。關於盜墓同人,我整理了一下思緒,寫在下面。



+ + +



想稍微講一下盜墓的同人。

盜墓筆記對我而言,是一部有一點特別的作品,它陪我度過了一段崎嶇不平的日子。我很感謝當時閱讀我的文字的讀者,也因為那部作品,結交了圈子裡的很多朋友,都是時至今日我很珍惜的朋友。

我不會忘記第一次出本,打開《流光一隙》的感動。

我不會忘記用盡全身力氣去寫《無頭》的每一個早晨及夜晚;不會忘記當我看著陽台上的燕子飛進飛出,腦子裡在想著吳邪心裡解不開的死結;不會忘記有多麼長的時間,我不知道這個故事究竟會不會有一個溫暖的結局,因為當時的我自己並不知道能不能相信這一切會有好的結局。現在的我能承認,當時的我,心底有一道傷口,而我透過故事中的角色,向這個世界尖聲嘶吼我的痛苦。我謝謝每一位看了那篇故事,包容了我當時的尖銳和灰暗的讀者。創作是自私的,我很慶幸我給自己和這個故事一個溫暖的收尾,那絲暖意從我寫番外《Au Revoir》開始,至我的正文漸漸的被烘暖,直到更後來,暖意滲進我心裡,驅趕那長年不去的悲觀。在那麼長的時間裡,我倚靠著這個故事、這些角色,以及圈裡圈外的朋友及讀者。是你們,和這個虛構的故事,救了我。

《Inaccurately Within》是我比較不滿意的作品,但這是為了我的好朋友阿酒寫的,也是我比較實驗性的故事,我很開心我還是做了這個本子,而且海報還是Miyabi幫我畫的,非常珍貴。

《Nine Gates》系列則是我實現的一個夢想:一直想寫一個愛情故事、一直想寫樂團或演藝圈的故事。第一篇《失戀的滋味》則是緣自作者本人失眠的夜晚,點一盞燈,凝視芝加哥的夜,彷彿藉此能得到答案。《NINE GATES junior》明亮而張狂,《Til then in Malibu》則讓我心痛,後者其實我是寫完的,我不只一次想過,要不要把這個故事集結成書,但遲遲未行動。我對結局感到痛苦,一直沒辦法回去修改和校稿。這個系列應該後面還有兩個故事,我也都只有草稿。

《神偷六除二》和一些其他的小短篇是我壓力太大的時候會蹦出來的奇怪搞笑文,每一段都像是神經病發作的時候寫的東西──這些文字、這些情感,以及其他許多:第一次幫人寫序、幫人寫插花、甚至被邀稿合本……一切都是創作盜墓筆記的同人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其實不知道我會不會再回去寫盜墓的同人。並不是我不再喜歡盜墓了,也不是它對我來說不再重要了,而是時間,隨著時間過去,我改變了。我相信《無頭》的字裡行間,住了一個稍微年輕一點,更加尖銳激烈的我,當年的我,將我想表達的一切都留在了那個故事裡。然後,我離開了,休息了一陣子,才去了別的故事,表達別的想法,我在自創奇幻故事《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沉浸了很久,直到我找到自己的聲音,同樣不輸《無頭》的寫作態度,但不再那麼激烈憤怒的表達我的想法。

我其實不知道盜墓的故事和自創的故事會不會給我的讀者不一樣的感覺,我不知道大家比較喜歡哪一種,或是兩者其實沒什麼分別。但在不同的故事當中,我只是想表達我的想法,和我看到、感受到的林林總總。我的好朋友跳跳虎曾跟我說,我的故事有很強烈的代入感,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事,但我只能希望自己能夠盡自己所能,把我想告訴讀者的,傳達出來。不論是用盜墓同人的方式,或是用自創奇幻的方式。

或許,有一天,我會再回去寫寫張起靈和吳邪。在那之前,我希望無頭裡的兩位能在彼此身上珍惜得來不易的溫暖,Inaccurately Within的張起靈會終於追到消失在街角的那一抹藍,而Nine Gates的兩人會在愛丁堡的小咖啡廳重逢,那是我心中為他們譜好的結局。我也同樣盼望凱特‧博昂雷歇會再次出現在故事的中心,而瑟斯‧伊格耶會和他愛的女孩握緊雙手,跳一支舞。

而每個故事都是通往不同心緒的一扇窗。



[HP]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3

Posted by ire on   3 comments   0 trackback

新年快樂!希望大家有個美好的2018年!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3



哈利很少佇足四樓,好,老實說,他的腳從來沒有踏進魔法奇獸法令管制局。因此,他意外的發現四樓的空間遠比他想像的大,整個樓層被魔法拓寬,並且切割出許多不同的氣候區,讓不同的奇獸在暫時被滯留時也能舒適的活動,儼然是一個小型的動物園。

他遠遠便看到在房間的另一側,那一絲不苟的淡金色頭髮,和瘦削銳利的身形。馬份正揮舞魔杖,施咒硬是將辦公室清出一個空間,桌子和椅子在他號令之下,嚇得跳到一旁。哈利好整以暇的朝對方走去,一方面是多磨蹭一點時間,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另一方面則是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想看看室友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內容。

哈利只見對方輕而易舉地建起圍欄、灑上雪花,連氣溫都低了幾度。馬份召喚微微的寒風,創造出夜晚,在魔法架高的天花板上點綴星星。哈利觀察著對方的表情,雖然看似目空一切,難以親近,卻在眼底散發出一股深刻的寧靜。

「速速前!」

哈利看見一隻白絨絨的小動物,從房間的一個角落應聲飄了過來。小動物吱聲驚叫,每哀嚎一聲,便噴出一些火星,小小的爪子在半空中揮舞──流著鮮血!哈利赫然發現,這可憐的小東西身上傷痕累累,傷口都很新,滲著血。

馬份將小動物安置在剛剛創造出的雪地裡,那白色的小東西縮成一團,發著抖,不敢輕舉妄動。

「轟柏火雪貂。」馬份冷冷的解釋道,冰冷的灰眼突然轉了過來,對上哈利的視線,嚇了哈利一大跳:「爪子可以熬製迷幻魔藥,是走私者的最愛。」

「啊,呃,你好啊。」哈利尷尬的說,抓了抓已經很凌亂的黑髮。

馬份背過身,面無表情的幫雪貂用魔法添了一些橫木和石頭,一句話也沒說。自從馬份從哈利的掃帚上掉下來之後,兩個人就再沒講過話,哈利將化獸的馬份抱了回家,一路上貓狸子都在發抖,哈利害怕對方冷,脫下自己的外套,裹著金黃色的小貓。

進家門之後,貓狸子掙開哈利的掌控,一溜煙的躲進書架上方,縮在視線看不到的角落,死也不肯出來。哈利拿他沒辦法,勸他喊他都沒用,就在他思考著自己是不是應該去買個貓罐頭,拿食物把小貓引誘出來的時候(其實好像不該這麼做,他室友可是人啊!但以前路平叔叔都拿狗骨頭給化獸的天狼星叔叔啃,哈利也沒看出有啃出什麼問題,天狼星叔叔愛死了!)化獸的馬份瞬間竄過腳邊,從沒關實的窗戶鑽了出去,跑掉了。

哈利無法判斷他的室友是晝伏夜出,抑或根本不回家,還是只是躲著不見他,畢竟兩個人的作息本來就很難湊在一起,這樣維持了兩個禮拜之後,哈利終於受不了,好不容易逮著送公文的機會,想擇日不如撞日,乾脆把話說開吧。

「我,呃……」哈利咳了一聲,隨即覺得自己這麼做相當裝模作樣,只好再抓抓頭:「很抱歉,我那天──」

「你可以幫個忙,在地上種點草嗎?」馬份的聲音聽起來慵懶而傲慢,指了指抽著鼻子,嗅著橫木和石頭的雪貂:「牠會自在些。」

「草嗎?」哈利覺得自己活脫像隻有點白癡的鸚鵡,重複著馬份說的話:「你說種草嗎?」

「你不知道讓草快速生長出來的咒語嗎?」馬份冷然地說,那眼神似乎有點幸災樂禍。

「我還真是不知道。」哈利坦然的說道:「但我幫威農姨丈處理過院子,我會用麻瓜的方式種草,如果你要的話。」

馬份從鼻子裡哼了一聲:「你也不是什麼都知道嘛,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

如果是十年前,仍在霍格華茲就學的哈利,或許會將這視為一種挑釁,而和德拉科‧馬份徹底槓上。但經歷過魔法部的明爭暗鬥,和經手案件的世間冷暖,哈利已不再那麼衝動魯莽,反而突然明白馬份這般裝腔作勢是什麼原因。

這傢伙,其實只是拉不下臉吧。

從掃帚上掉下來很丟臉,這麼大個人卻害怕得發抖,馬份拉不下臉說謝謝,也覺得不好意思,自己害怕的模樣暴露在還沒有那麼熟悉的室友面前。既不是刻薄也不是傲慢,馬份就只是小孩子心性,想在嘴巴上占點便宜,僅此而已。

「那麼,怎麼做?」哈利友善的說道:「你教我,我來幫你。」

「哼。」馬份一撇嘴,低聲念咒,一小叢雜草便拔地而起。

哈利在心中默念了幾次,然後模仿,念咒,煞有其事地揮了揮魔杖。

一小叢雜草是出現了沒錯,但不偏不倚的長到了辦公椅的椅背上。

「波特,你還是省省吧。」馬份苛刻地說,但哈利發誓他看到對方硬是壓制上揚的嘴角,忍住了一個偷笑。


ΨΨΨ


「你說你今年沒有要跟我們一起跨年?」榮恩‧衛斯理,哈利最好的朋友,瞪著大眼,張著嘴巴,不可置信的瞪著他。

「呃,」哈利遲疑了一下,不理解為什麼榮恩這麼激動:「……對。」

「你說你今年沒有要跟我們一起跨年!」榮恩又重複了一遍,疑問句變成了語氣強烈的驚嘆句。

「是啊。」哈利越發越困惑,推了一下滑下鼻梁的眼鏡:「怎麼了?」

但是你每一年都跟我們跨年!」榮恩挫折的說,高舉著長長的雙手,悲切的看著自家的老婆大人:「你不來,不就只剩下我和妙麗!」

「那有什麼不好嗎,親愛的?」妙麗坐在一旁,閒適的啜了一口茶,再伸手搔了搔歪腿的後頸,歪腿呼嚕呼嚕的哼了幾聲。

「當然沒什麼不好,」榮恩連忙澄清道:「我的意思是──可是你都會來跟我們跨年啊!

哈利無法忽視他最好的朋友語調中的控訴及不滿。

妙麗開口緩頰:「哈利可能也有他的──」

「他沒有!我跟你保證!我們認識他十年了,他跨年每一次都是跟我們過!」榮恩瞪著哈利,哈利覺得他正在面對一個咻咻亂響的人形測奸器:「難道天狼星跟路平回來了嗎?」

「他們現在在杜拜,天狼星叔叔說他們要去哈理發塔上倒數跨年。」哈利誠實的說。

「哈!」人形測奸器發出刺耳的笑聲,雙眼像探照燈一樣在哈利臉上掃來掃去:「說吧,哈利,從實招來,你跨年是要去哪裡?跟誰一起去?」

妙麗將歪腿一把抱起,用力塞進榮恩的懷裡。歪腿什麼都好,就是最不喜歡被男主人抱,一被塞過去,尖尖的爪子就朝榮恩的大腿上掐。

「唉唷!」榮恩痛的喊出聲:「妳幹嘛啦?妳又不是不知道貓不喜歡我。」

「貓有名字,牠叫歪腿。」妙麗糾正他,並且嚴厲的說:「你與其管哈利跟誰一起跨年,不如想想今年如果只有我們兩個,要怎麼浪漫的迎接這個新年!」

哈利迎上妙麗的眼神,後者精明的朝他眨眨眼,微微一笑。哈利感謝她幫自己留點個人的空間,他還沒準備好解釋這一切,他還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身旁,吃痛的榮恩把歪腿的爪子一根一根的從皮膚裡拔出來,低聲罵道:「臭貓。」

歪腿喵嗚一聲,朝他的手臂再抓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