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置頂] 關於原創奇幻系列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之前有新讀者想要了解這個系列,於是我想試試看能不能做個簡介:

目前這個系列有兩部短篇,一部長篇,都可以獨立閱讀。每一部發生在這個世界的故事,都是我想讓讀者跟著不同的角色,在不一樣的國家,見證不同角度所詮釋的事件,所以每一部的主角是不同角色:在某一本裡是主角的人物,在另外一本裡可能只會串場,但是拼湊起來可以漸漸呈現一個完整而全面的樣貌,很多事情,在未來的故事裡,會慢慢開展。


以下,根據在故事裡發生的時間順序介紹--

2017 《No Man's Land》
故事時間點:35年前
克格多爾的小男孩瑟斯‧伊格耶,懷抱著當騎士的夢想,走上了另一條道路。這個故事描述改變他人生的小事件,以及杜博拉拉的特有的魔法傳統。
試閱這邊請

2014 《Out in the Deep Deep Water》
故事時間點:6年前
示亞撒半島的熱炎舞者祭司需要有人載她一程,好運號的船長因此心想事成。
試閱這邊請

2016 《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
故事時間點:現在
離開刀鋒港灣的凱特‧博昂雷歇閣下,在睽違十年後,回到故鄉探望重病的妹妹,城主夫人艾里莎‧博昂雷歇,卻發現刀鋒灣城危機四伏,謀反和侵略的暗影伺機而動。
試閱這邊請


在此,提供小彩蛋讓大家發掘:
一、 有一個角色在上述三個故事裡都曾出現過,知道是誰嗎?:)
二、 《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裡面曾提及《Out in the Deep Deep Water》的祭司,以及她遠行的目的,有發現嗎?


另,我的好朋友Amy在喝醉的時候曾經這麼形容過這三個故事:
《Out in the Deep Deep Water》 → be careful of what you wish for
《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 → wish for nothing
《No Man's Land》 → wish for something
我覺得很有趣XDDDDDDDDDDDDDDDDD


最後,如果有讀者想要跟我分享你的心得,我會非常非常的開心。餘本還有在販售,通販或場領請走這裡,今天12月的CWT我會寄放一點在朋友的攤位上,細節會再公布,但因為是寄放,量不會多,但可提供預定場領。

Comic Nova 8 遊記 - 2017.10.22

Posted by ire on   2 comments   0 trackback

我好朋友Amy說要看遊記,所以在我睡著之前,認真的來打一下。

原本以為Amy不會來了,畢竟前一天她加班到凌晨一點半,結果沒想到在我的鬧鐘響完之後,響起的就是她的電話:「妳現在是清醒的嗎?」

「Bonjour……Bonjour……Bonjour! Bonjour! Bonjour!」我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大聲唱:「There goes the baker with his tray like always! The same old beards and rolls to sell……」

「……我可以拜託妳不要這樣嗎。

我只好起床,拖著我的小箱子,乒乒乓乓的帶著兩隻小精靈衝進會場,在宣布一般入場開始的時候,乒乒乓乓的開始擺攤(對我們超級遲的)然後因為很遲也因為一些事情,我很焦慮,我非常焦慮,於是我的兩隻小精靈在不同的時間點都曾經跟我說一模一樣的話,那就是:「妳不要焦慮,妳焦慮我也好焦慮!」

所以我們只好三個人一起焦慮。



今年原創場跟模型場和PF一起辦,雖然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東西,攤位也變大了,動線也順暢很多,但是我還是很想念安靜的小小的原創場。我知道我好像很囉唆,但我真的比較喜歡原創only的氣氛,太大的場次會讓我有一點淹沒的窒息感。

謝謝每一位買本子翻本子的大家,我今天很開心,我還是很希望等到我再多寫幾個故事,我要把地圖印成桌巾,然後把本子放在相對應的地理位置上,如果有人問我故事在講什麼,我就可以直接指給他看:「這個故事!發生在這裡!」

其實我很害羞,而我和小精靈得到的結論是:絕對不要跟讀者對到視線。倒不是讀者會怎樣,是作者會緊張orz 所以大家請不要害羞的拿起見本來看吧,如果作者看起來沒有想跟你講話,那絕對不是你的錯覺(咦)因為太緊張,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在攤位上,我都在外面亂晃降低我的焦慮。這個攤位的作者很好辨認:那個一直跑出去的、不跟人講話的、迴避你視線的,就是作者。而且作者在攤位上見證了好多次,讀者毫不猶豫的凝視著小精靈的雙眼然後說:我可以拿見本來看嗎?

我家的小精靈們儼然就是一個作者的形象啊!!!!

謝謝來攤位上玩、看本、買本的大家!希望你們開心,因為我很開心。謝謝4x4的大家來訪,你們真是太棒了!還餵食我們!謝謝皓晨幫我畫小渡鴉,只有我有繪者的簽繪呀呼!謝謝鼓起勇氣問我這個系列在寫什麼的讀者,我其實每次被問到都很緊張,所以我就亂講(不對),我這次有比較有邏輯的講了(讀者:其實沒有),但下次我會再努力講得更清楚一點。謝謝在我們收攤的時候買了<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的讀者,雖然在我們拿出箱子的時候,她眼中閃過了驚惶:你們要收了嗎!?

噢,我又去跟衛生眼玩了,它真的好棒啊 :D

然後因為我真的太睏了,得來睡個覺,我過幾天比較有力氣,會再寫一篇關於這個系列目前的計畫的文。真的很謝謝大家,謝謝兩隻小精靈,和來玩的各位:)



Comic Nova 8 自創故事《No Man's Land》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7lJTrG0oqRAbImR9nUVq.jpg


書名:自創故事──《No Man's Land》
版型:A5直書中翻、繁體中文、封面(水彩紙)、100磅米白道林、膠裝
內文:貓靴(ire)
封面:皓晨
頁數:38頁
價格:台幣一百元(不包含郵資)
購書方式:Comic Nova場販、通販
攤位: Comic Nova 8 (2017/10/22日) 花博爭艷館 L33 揀寒枝


這篇是《Out in the Deep Deep Water》和《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的同系列故事,我開了一個新分類在右邊,請移步<原創奇幻>,兩個故事目前都還有餘本,可以場販及通販。

《Out in the Deep Deep Water》講的是示亞撒半島的祭司,《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講的是刀鋒港灣的凱特閣下,《No Man's Land》則是把舞台放在杜博拉拉和克格多爾邊界的小城,其中一個角色是前兩個故事都有出現過的角色(容我先保密XD)
這個故事發生在比前兩個故事更早的時間點--當法洛還沒有被索格爾併吞,當瀆諭言者還沒有成立,在一個小小的石城,發生的小小的事件。


試閱:

再次見到女孩,是在晴朗無雲的草丘上,瑟斯遠遠的便看到女孩的身影。她的頭髮凌亂,被風淘氣的撫弄,瑟斯不認為自己看過哪個女孩比眼前這人更加狼狽。但女孩卻是一點都不在意,將擋住視線的髮絲朝耳後收攏,專心致志地握著手上的小刀,摟著一頭小羊,溫柔的將卡在羊蹄的石子挑出來。

唷。他原本想這麼說,卻覺得這樣的發語詞太過隨便。他想問女孩叫什麼名字,卻不知道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和眼神,嘴角的弧度又該如何拿捏。

反倒是女孩先發了話,頭也不抬地,她說:「喔?是你呀。」

「是啊,怎麼樣?」回過神來,挑釁的語句已經衝口而出。瑟斯揚起下巴,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女孩。

女孩沒回話,只是鬆開手,將挑完石子的小羊放走。她抬起頭,單手將凌亂的髮絲向後梳,瞇著眼睛瞄了一眼瑟斯,瑟斯注意到她的雙耳穿了耳洞,掛著渡鴉黑羽製成的耳環──杜博拉拉鴉王的標誌。

「你是杜博拉拉人?」混雜著驚愕和好奇,瑟斯一瞬間忘了自己適才的架子,瞪大眼睛,指著女孩的耳環。

女孩的嘴唇微微扭了一下,像是拚命忍住了一個白眼,她收起小刀。一言不發地站起身,朝草丘的高處走去。她穿著一件粗布裙子,腳上套著厚靴,每每跨出大步,朝高處的石頭上攀時,便會露出小腿上漂亮的肌肉曲線。

「羊。」女孩朗聲說道:「你們克格多爾人只拿這塊荒地拿來放羊?」

她的話語中那不容忽視的疑惑,反倒讓瑟斯有些語塞:「是、是啊。葛罕爵士說,石城以東,地太旱,什麼也種不出來。」

「……地太旱。」女孩喃喃地重複著,彷彿在咀嚼這字眼的意味。

只見女孩越爬越高,瑟斯不由自主地也跟了上去,手腳並用地爬上草丘。初秋,空氣中帶著一種香甜,枋珜草如棉絮般的小花飄散在空中,瑟斯可以看到那白色絨毛般的小花,攀住了女孩的長髮及裙襬,停留。

「聽說,杜博拉拉地很沃,什麼都種得出來,是真的嗎?」瑟斯按耐不住好奇心,開口問道。

「嗯,多虧鴉王的恩賜。」

「既然杜博拉拉那麼好,你為什麼要到石城來?」

看不見女孩的臉部表情,不知怎麼,瑟斯覺得女孩的背影看來有些僵硬。

此時,一頭羊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竄進了兩人的中間,矯健迅速的爬上草丘,一下子就把兩人遠遠的拋在後頭。

「腳力真好。」輕聲評論著,女孩笑了,目送那頭羊遠去。

「羊,很笨的。」瑟斯喘著氣,一邊攀爬,一邊跟女孩分享故事:「羊群都靠著領頭羊的指引行動,有一回,在更東邊那兒,地勢較陡,領頭羊沒踩好步伐,跌落山谷,整群羊竟一隻接著一隻的,毫不猶豫的朝下跳,一連二十幾隻羊就這麼全都摔死了,你說,笨不笨?」

女孩挑了一塊大石頭,坐了下來,收起腳,抱著膝蓋,若有所思。她的手指有意無意地輕輕順過烏鴉黑羽的耳環,繞了幾圈,然後,鬆開。

「人,不也一樣?」

枋珜草的棉絮花禁不起風吹,一下子攀不穩女孩的髮梢,隨風飄起。瑟斯的視線順著花絮,一下子放到很遠的地方,從草丘的高處,可以將這位於克格多爾及杜博拉拉邊界的石城盡收眼底:小小的城、小小的田地、小小的穀倉和磨坊,以及包圍石城的,那漫無邊際的荒地。

「地太旱。」女孩重複了一次,搖搖頭:「缺水。」

「今年雨水很豐沛,」瑟斯興高采烈地說道:「而且明年,領主說要帶大家掘井,挖很深的井,像沙漠裡的多柬人一樣挖井,葛罕爵士說大家都會有充足的水。」

女孩出乎意料的冷漠:「並不是隨便挖一個洞,就會有源源不絕的水流出來。」

被潑了一頭冷水的瑟斯不甘示弱,大聲抗議:「多柬是沙漠!連沙漠那麼乾的地方都挖得出水,憑什麼石城做不到?」

「多柬挖的出水井,全拜北方的格蘭塔山脈所賜。山上的冰雪集結成水流,滲入土壤,形成地下水。」女孩就事論事的說道,聲音因理性而顯得冷酷:「克格多爾可沒有這個地理環境。」

「可是杜博拉拉也有水井啊!」瑟斯再次反駁道:「葛罕爵士說,鄰近石城的杜博拉拉城鎮,各個都有水井,土壤既肥沃又濕潤,怎麼可能差了一個邊界就差了那麼多?你們能掘出水,我們也可以。」

這回女孩沉默了,只以一個悲傷的神情望向遠方的石城,讓沒有說出口的話語在空氣間蒸發。

「……克格多爾內陸地區有宗教信仰嗎?」隔了好一陣子,女孩輕聲說道。

「什麼?」瑟斯愣時沒回過神來,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問題?

「我只是猜想你們跟沿海那些克格多爾人沒有共同的信仰,你們不臨海,總不可能跟珀拉提港那些船王一樣信仰著海之王──」女孩急忙解釋,然後突地收起話鋒。這回她的聲音放柔,帶了一絲悲憫:「無論如何,向你的神明祈禱吧。我也會幫你向鴉王祈禱的,但我並不知道有沒有用。」

瑟斯茫然地望著女孩,一點也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我會再回來的,我在夢裡預見過。我的夢,都會成真。」

瑟斯永遠忘不了,女孩所使用的那種莫可奈何的口吻,像是在訴說一種難以啟齒的絕症。






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出。

[HP]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2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2



「你可能要,呃,試著無視一下旁邊的人。」哈利看著馬份越來越陰沉的臉色,只好這麼鼓勵對方。

他把馬份帶到一個自己常做練習的魁地奇球場,但立刻發現這可能是個錯誤的決定。球場上練習的人非常多,大人和小孩都有,他們不規則的旋轉飛行,像一大群巨大鳥類不斷盤旋。

他用眼角偷瞄馬份,對方瞇著眼睛,視線追著一個高速墜落的孩子,那孩子大概不超過五歲吧,不要命似了的朝地面俯衝,再猛地拔升,看得哈利心驚膽跳,要是一個差錯就會扭斷脖子。

「我有個理論,」馬份冷冰冰的說道:「孩子們是不是都不大了解世界上潛在的危險,所以對於自身安全有一種漫不經心的魯莽?」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成年人突然偏離航道,整個掃帚頭上腳下的高速旋轉了好幾圈,那男子一邊驚叫,旁邊的其他飛行員一邊驚慌失色的閃躲。那男子對於飛行顯然不夠熟悉,千鈞一髮的差點撞上門柱,又用掃把尾巴差點把一個女孩打下掃帚。

「我收回我的理論,」馬份尖酸刻薄的說道:「這世界純粹是瘋了,被白癡占領了。」

哈利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掃帚遞給對方:「這是我的光輪兩千,不要看他型號比較舊,穩定性其實是蠻高的。」

桃花心木的軸柄被哈利擦得亮晶晶的,尾巴也是整整齊齊的,只是經過經年累月的磨擦,那燙金的「光輪兩千」字樣已經被磨得差不多了,幾乎看不見。

馬份很有禮貌的將掃帚接了下來,灰色的眼睛朝半空中瞄了一眼,哈利讀不出那是不是一個憂慮的神情,但他很明顯的看到對方抓著掃帚的指節用力到泛白。

「放輕鬆,掃帚就像馬一樣,可以分辨出你心中害不害怕……」

「我才不害怕。」馬份咬牙切齒的說,有點像炸毛的貓狸子。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哈利有些尷尬,指著掃帚:「好啦,反正,你右手伸到掃帚的上方,然後說『上來』。」

為了示範,哈利將自己的火閃電放在地面上。他的火閃電也不新了,曾經渡過鑽石亮光漆的梣木帚柄,現在只剩掉了一半的亮光漆,不論哈利怎麼保養,總敵不過歲月的洗刷。他愛惜的磨了磨掃帚,然後輕聲說道:「上來。」

在這麼多年的配合下,火閃電幾乎跟他心意相通,瞬間便應聲蹦進哈利手裡。

「現在換你了。」

哈利笑吟吟的轉過頭去,對馬份說,卻不小心捕捉到對方憂心忡忡的眼神。那眼神只有閃過一秒,馬份的表情立刻恢復正常,讓哈利不禁懷疑或許是自己產生了幻覺。

只見馬份收緊下巴,側臉的線條繃得非常僵硬,讓他的臉顯得有些尖。他用一種破釜沉舟的神情,抱著背水一戰的決心,深吸了一口氣,然後──

「……我要跟你交換掃帚,」馬份一口氣全吐了出來,相當毛躁的說道:「你那把看起來比較好用。」

當然,如果這樣你比較好過的話。哈利二話不說,把手中的火閃電遞了過去。

可能是哈利答應的太爽快,馬份瞪著他,似乎無路可退,只好將火閃電接了過來。深吸一口氣,哈利看見馬份咬緊了牙關,目露要跟火閃電決一死戰的兇光。這樣真的可以嗎?哈利很擔心,這傢伙顯然完全就只想要用兩隻腳穩穩的站在地面上啊……

「這樣好了,」哈利適時的介入。火閃電不是鷹馬,請不要跟他玩瞪眼遊戲:「你跟我來,我帶你去另一個地方。」


ΨΨΨ


哈利沒有選擇巫師的旅行方式,反而是帶著馬份走向地鐵站。馬份看起來相當意外,但沒有表現出反對的意見,對麻瓜的設施馬份也不是全然的陌生,偶爾會瞇起眼,雖然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卻也不像在魁地奇練習場那麼尖酸刻薄。

「領養我的阿姨和姨丈他們是麻瓜,」哈利解釋:「使用這些交通工具對我來說很自然,希望你不會覺得不自在。」

「嗯。」馬份面無表情的哼了一聲,不知道什麼意思。

經過月台的時候,馬份對拉著大提琴的街頭藝人投以興味的目光,哈利看馬份腳尖輕輕地跟著節奏打著拍子,便拿出些麻瓜錢,遞給街頭藝人。回過頭,哈利捕捉到馬份的視線,對方正以一種不置可否的神情看著他。

「你為什麼那麼做?」

「什麼意思?」哈利不解。

「投錢給他。」馬份的聲音聽上去很慵懶,卻聽不出情緒:「你為什麼這麼做?可以點歌嗎?」

「你有特別想聽什麼嗎?」哈利問道,一笑,指指街頭藝人:「我相信只要他會,他願意表演的。」

馬份微微挑起眉毛,薄唇抿了起來,像是在壓抑一個玩味的微笑,語調有些挑釁:「那麼,你想聽什麼?」

「我並不──」哈利突然覺得自己很蠢,他對於大提琴啊、古典音樂啊,其實是一無所知,但看到馬份那洋洋得意、彷彿寫著「啊你這無知的笨蛋」的臉,他不知怎得就是不想承認自己不懂,好像承認就輸了似的,一咬牙,他只好很勉強的說:「那就……聖桑的《天鵝》。」

「Le Carnaval des animaux(動物狂歡節)?」馬份用法文流利的重複,然後壞心眼的挖苦:「你幾歲了,波特?八歲嗎?」

哈利翻了一個好大的白眼,他以為馬份還會再多補個幾刀,沒想到,馬份卻出乎意料的放下了這個話題,全心全意的聽起了街頭藝人的演奏,直到地鐵進站,他都沒再說話。

在人多的地方,馬份非常安靜,但哈利不肯定對方的心裡是不是也同樣安靜就是了,因為對方總是時不時的會皺起眉頭、抿起嘴巴、瞇起眼睛,每次馬份這麼做,哈利都會感受到對方散發出一股隱約的不耐,這時候他就會擔心讓馬份散發出這種氣場的麻瓜──不論是哭鬧的小孩、推擠的乘客、香水味太濃的女人──哈利害怕馬份會默默的在心中下他們惡咒。

哈利帶馬份往郊區的方向走,有一塊綠地,不常受人打擾,雖然離地鐵站不遠,但由於附近是住宅區,平時非常安靜。哈利喜歡這邊廣闊的公園,只要離開慢跑和野餐的用地,深入公園內部,有一片小樹林,哈利只要施一些簡單的屏蔽咒,通常不會有麻瓜誤闖這片樹林。

他把馬份帶到定點,開始一些簡單的前置作業,在開闊的場地練習飛行的麻煩,就是害怕不小心被麻瓜看到,所以準備一定要做足。馬份在一旁觀察了一下後,也加入施展屏蔽咒的行列,只是,馬份使用的咒語和哈利不一樣。

「通常,讓他們想起遺忘的事情,這樣的咒語就足以讓他們離開了。」哈利解釋道:「你下了什麼咒語?」

「喔,」馬份好整以暇的說:「讓他們一靠近就想拉肚子的咒語。」

那些麻瓜真可憐。「但,他們想拉肚子不代表他們就會離開,」哈利實際的指出:「他們要是衝進樹林裡小解或什麼的,也不是不可能。」

馬份露出厭惡的神情,心不甘情不願的回收咒語:「真野蠻。」

「不要用那種鄙夷的眼神看我,」留意到對方看自己的眼神,哈利抗議:「我只是指出一個可能發生的狀況,又不是真的會這麼做。」

「你要不會這麼做,又怎麼想的到呢?」馬份用他那種氣死人的懶洋洋口吻說道。

哈利索性不理他,專心的把屏蔽咒設起來,然後將火閃電一把塞進馬份的手裡:「好,可以飛了。」

看著馬份閃過驚慌的神情,哈利突然感到相當痛快:我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

Happy New Year 2017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The most fulfilling thing that I have done in 2016 was to finally finished "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 I am solemnly thankful for everyone who helped me and supported me; my friends and family. I think I have let go of a lots of doubts so that I am perhaps a bit braver to face the insanity and uncertainty of the world.

As a reminder to myself, I hope in 2017 I can introduce a new story, adding to the ongoing series with "Out in the Deep, Deep Water" and "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

As of anyone who may be reading this, I wish you a Happy New Year. Keep your head up. Dream Big.



But when I'm cold, cold
When I'm cold, cold
There's a light that you give me
When I'm in shadows
There's a feeling you give me
Everg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