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Three Men in a Boat第一章(全)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Three Men in a Boat (To Say Nothing of the Dog)

作者:Jerome K. Jerome,一八八九年出版
譯:ire

目標是翻完本作的前兩個章節,試圖在翻譯過程中保持原文的幽默。

敬請注意:以下繁體中文譯文為無償翻譯練習。基於對原作者尊重,請勿轉載各篇內容以及用於商業營利用途;原文版權歸原出版社與作者所有。




第一章




三個廢物──喬治與哈理斯所遭受的磨難──有著一百七十種致命疾病的患者──有效處方──治療幼兒肝功能失常的良方──我們認為我們都太努力工作了,需要休息──在澎湃的海洋漂流一周?──喬治提議河流──蒙莫朗西持反對意見──多數決三比一反對無效


我們一夥有四個,喬治、威廉山謬哈理斯、我、和蒙莫朗西。我們坐在我的房間,抽菸,閒聊著我們最近的狀況有多糟糕──我的意思是,從醫學上的角度來說。

我們多少都感到有些疲憊,並且感到自己的健康受到了威脅而緊張。哈理斯說,他時常感到一種鋪天蓋地而來的迷茫,他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他都不明白。然後喬治就說,也時常感到一種鋪天蓋地而來的迷茫,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也不明白。至於我呢,我的肝又犯毛病了。我之所以知道我的肝有問題,是因為我讀了一則肝病的成藥廣告,廣告裡詳細的描述肝出問題時會顯現出的症狀,它講的症狀我全有。

這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每回看到一則成藥廣告,我都無可避免的深深感到我一定也為這恐怖的疾病所苦。每一次我都覺得它描述的病徵跟我所體會的症狀實在是像透了。

我記得有一次我去大英博物館查資料,因為我懷疑我顯現了某種輕微疾病的徵兆──根據我的推測,是花粉過敏。我找到我要的書,坐下來讀了我認為相關的段落,然後,不經思考的,我漫不經心的翻了一頁,我開始隨意的翻看各式各樣的疾病。我忘了我第一個注意到的惡疾是什麼──我很確定是某種聞風喪膽,無藥可救的疾病──在我還沒來得及讀完一半醫書裡列出的「病徵前兆」,我就打從心底相信自己肯定也得了這病。

我定定的坐了幾秒鐘,全身因恐懼而僵硬著。然後,在極端的絕望之下,我又翻了一頁。這篇在介紹傷寒──讀完傷寒的症狀──我發現我得了傷寒,我一定已經罹患了好幾個月,只是我沒察覺而已──說不定,我想,我還身懷其他的疾病。翻到席德罕舞蹈病症(St. Vitus’s Dance)──發現,正如我所預料的,我也得了席德罕舞蹈病──這勾起了我的興趣,對於自己這位病患,我抱著追根究柢的心態,翻到書本最前面,依照字母順序閱讀──我讀到瘧疾,發現我深受瘧疾所苦,我昨天晚上還急性的發作了一下。布萊特疾病(Bright’s disease),我鬆了一口氣,還好我只是輕度患病而已。依照這種程度判定,我還有很多年可以活。可是我有霍亂,還有相當嚴重的霍亂併發症。再來,我一出生似乎就得了白喉。我以穩健的速度順著二十六個字母消化完了整本書,我的結論是,這本書裡所提到的疾病我全都有,除了一項:臨盆的陣痛[1]。

起初,我感到有些受傷。我覺得這種病症在鄙視我。為什麼我沒有臨盆的陣痛呢?怎麼就獨獨漏了這一項呢?但過了一陣子,在我鎮定下來之後,我反省著,病理學上所有其他的病我都有,我不應該這麼自私。所以我打定主意,沒有臨盆的陣痛也沒關係。痛風,我所有的症狀很明顯的指出我在最惡劣的階段。疾病在我毫無查覺之下已經攻陷了我的四肢百骸。我發現我從孩提時代就被真菌感染(zymosis)了。Z是最後一個字母,後面沒有列別的疾病了,所以我想我大概只有這些毛病。

我坐在那兒,想著,從醫學的角度來思考,我是一個多麼有意思的例子啊,我對於醫學研究的貢獻會有多麼大。學生們不需要再巡視病房了,他們有我就夠了。我簡直就像整座醫院嘛。他們只需要圍在我旁邊研究我,然後就可以取得學位了。

我這才想到,不知道我還能活多長的時間。我試著診查自己。我探向我的脈搏,一開始我完全感覺不到任何脈搏。然後,突然之間,脈搏就開始跳了。我拿出我的錶,開始計時。我的脈搏一分鐘跳了一百四十七次。我試著摸摸我的心跳。完了我沒有心跳。它停止跳動了。這迫使我做出以下的判斷:我想我的心臟應該是一直都在胸腔裡的,我想它應該是一直都在跳動的,但是我不敢保證。我開始探索:前胸、從我的手腕到頭頂、摸摸兩側、拍拍後背。把舌頭伸出來研究一番,並儘可能的把舌頭伸長。我閉起一隻眼睛,檢查另一隻,我只能看到一點點。這一連串的動作下來,我的收穫只有一項。那就是我比之前更加的肯定,我得了猩紅熱。

在我走進閱覽室之前,我是一個快樂健康的男人。但離開時,我卻步履蹣跚,感到風燭殘年,離死神不遠。

我想到我的醫生,他是我的老朋友。他總是探探我的脈搏,看看我的舌頭,然後談談最近的天氣。對一個將死之人,這些能有什麼幫助。所以我想,向他坦承一切,會幫他一個大忙:「醫生所需要的,就是臨床實習。」我準備告訴他:「醫生只要有了我,就有了各式各樣的疾病可以實習。這強過剩下那一千七百多個正常、普通的病患,每個身上頂多只有兩種疾病。」於是我立刻動身去看醫生,醫生看到我,便問。

「你怎麼啦?」

我說:「我不願浪費你的時間,告訴你我到底生了什麼病,老朋友。人生苦短,說不定我還沒把話說完你就掛了。但是我卻可以告訴你我沒有生什麼病:我沒有臨盆前的陣痛。至於我為什麼沒有臨盆前的陣痛,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沒有。其他所有的病,我得了。」

然後我告訴他我是怎麼發現的。

接著他觀察我、檢視我,握握我的手腕,在我毫無防備之下敲了一記我的胸口──真是個懦夫般的行為,我必須這麼說──並且在這之後用他的側面頭顱撞了我一下。做完這些檢查後,醫生坐下來,開了一劑處方,折好,才遞給我。我把處方放進我的口袋,離開了。

我沒打開來看,直接去找附近最近的藥劑師,把處方拿給他。那人看了一眼處方籤,將它還給我,說不需要把這個給他。

我說:「你不是藥劑師嗎?」

他說:「我是藥劑師沒錯。但除非我同時也是便利商店外加住家旅館,否則我身為藥劑師這件事情,對你的幫助恐怕不大。」

我讀起了處方籤,它是這樣寫的:

一磅牛排,與
一品脫苦啤酒                      每六小時攝取一回
每天早上散步十哩路
每天晚上十一點睡覺
還有別往你的大腦裡塞一堆你自己一竅不通的事情


我照著處方籤上的去做,並且為結果感到很滿意──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我撿回一條命,僥倖的存活下去。

不過現在讓我回歸正題,剛剛提到的那個肝病成藥廣告,它說的症狀我也有,絕對錯不了,最顯著的病徵就是「整天啥事也不想幹」。

沒有人能描述我所經歷的痛苦。我還在襁褓之際,這種病就已經荼毒了我的身心。身為一個小男孩,我天天受到這種病痛的折磨。但是那個時候,沒有人曉得我是因為罹患肝病。當時的醫學還沒有現在這麼發達,他們都診斷我只是懶病發作而已。

「天啊,你這個無可救藥的懶惰蟲。對,就是你!」他們總是這麼說:「快起來做點事情行不行?」──當然,他們都不知道,我是生病了。

而且他們都不給我藥,他們只會在我的頭上揍出一個大包。但是,說來也奇怪,這樣揍一揍似乎挺有效的,這些腫包可以治好我的病──至少短期內可以。根據我的經驗,頭上的一個腫包對肝有絕佳的療效,會讓我迫切的感到應該現在就去做這做那,完成需要完成的事情,不浪費更多的時間,效果比現在一整瓶的藥丸都還要顯著。

你知道,常常都是這樣的──那些簡單、老派的療法,有時候比藥房裡的那些玩意兒有效多了。

我們在那裡坐了一個半小時,向彼此描述著各自的疾病。我向喬治與威廉哈理斯形容我每天早上起床都感到多麼的痛苦,威廉哈理斯向我們傾訴他晚上入眠時有多麼難受,喬治則站在爐火旁的地毯上,繪聲繪影、手舞足蹈的描述他每晚睡著後經歷多麼巨大的折磨。

喬治自以為生病了,其實他好得不得了,你知道的。

這個時候,波比特太太敲門問我們是不是準備吃晚餐了。我們對彼此憂傷的微笑,說著我們雖然疾病纏身,但是還是多少吞一點什麼吧。哈理斯說,在胃裡墊點東西可以滋養病毒。波比特太太把餐點拿進來,我們在餐桌坐定,拿起叉子開始玩餐盤上的牛排、洋蔥、與一點點大黃。

我當時一定已經非常虛弱了,因為我記得,在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後,我就對我的食物一點興趣也沒有了──對我來說是相當罕見的事──而且我也不想嘗嘗起司。

完成了進食的職責後,我們小酌兩杯,點起菸斗,繼續討論我們的健康狀況。我們這群人到底是犯了什麼病,我們沒有人敢確定,但是我們都一致認為──不管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起因都是操勞過度。

「我們需要休息。」哈理斯說。

「休息,還有徹底的改變。」喬治說:「我們用腦過度,太鞭策自己了,導致我們全身系統癱軟無力。換個環境,不去想東想西的,或許可以讓我們的身心再度平衡。」

喬治有個表親,在警察的筆錄裡寫說是醫學院的學生,所以他自然會用一種類似家庭醫生的口吻描述事情。

我同意喬治所說的話,並且建議我們應該去找一個退時、老舊的地點,離人潮遠遠的,想像處在陽光普照、舒適欲睡的街道上──幾乎已經被世界遺忘的角落,被精靈神隱,在這嘈雜的世界之外──像棲息在時間這道懸崖上的鷹,距離十九世紀這片不息的汪洋遙遠,模糊了聲響。

哈理斯說這聽起來就很糟。他說他很清楚我在說的是哪種地方,就是那種無聊到晚上八點大家就因為沒事幹只好上床睡覺,你挖空心思費盡力氣都找不到一份蘋果日報[2],然後想買包菸得先走個十哩路之類的。

「不行。」哈理斯說:「如果你要的是休息以及改變,那沒有比海上旅行更好的了。」

我堅決反對海上旅行。一趟海上旅行或許是個不錯的主意,如果你打算去上好幾個月的話。但是,如果只有一個星期,那會害死你。

你星期一出發的時候,發自內心深處真摯堅信著你一定會享受這趟旅程的,你歡欣鼓舞的向陸地上的朋友們揮手告別,點燃你最大的煙斗,在甲板上雄赳赳,氣昂昂的走來走去,以為你自己是庫克船長、法蘭西斯‧德瑞克爵士、和克理斯多福‧哥倫布三個人的綜合體。但星期二,你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來。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的時候,你恨不得馬上死掉。到了星期六,你終於比較不暈船,能吞一點牛肉湯,可以坐在甲板上,並且向每一位關心地問你有沒有好一點的人們抱以蒼白、善意的微笑。星期天的時候,你又可以走動了,並且吃一點真正的食物。然後,星期一來臨了,在你好不容易覺得能夠徹底的享受這趟旅程時,你已經站在船舷,手上拿著你的行李箱與雨傘,準備下船了。

我記得我的姊夫曾為了自己的健康著想,做過一趟短程海上旅行。他買了一張倫敦-利物浦的來回船票,但當他抵達利物浦的時候,他腦中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迫不及待地把回程的船票賣掉。

那張船票,我聽說,以相當大的折扣賤價賣出。最後是以十八便士賣給了一個看起來脾氣不怎麼好的年輕人,他剛剛被他的醫師建議應該多去海邊走走,運動運動。

「海邊!」我的姐夫說,熱情的將船票用力的壓在年輕人的掌心裡:「在船上你會與大海有足夠的機會接觸,夠你終身受用!至於運動!我告訴你,光是坐在船上,就比你在平地上翻筋斗所得到的運動量還要多!」

至於他自己──我姊夫──是搭火車回來的。他說西北鐵路對他健康比較有益。

另一個我認識的傢伙,跑去參加沿海航行一周的旅程,啟程前,船上的服務員跑來問他,他打算怎麼支付餐費?是要一餐一餐的付呢?還是直接付全程吃到飽的價碼?

服務生建議他選擇後者,因為這樣總價算起來比較便宜。他告訴我朋友,這樣一周下來只需要兩磅五。他說早餐會有魚、燒烤。一點有午餐,主菜有四道。晚餐在六點──湯、魚、主菜、組合、雞肉、沙拉、甜食、起司、點心。十點的時候還會上簡單的宵夜。

我朋友認為他二磅五那個聽起來不錯(他的胃口很好),於是就付了錢。

午餐時刻來臨時,他們剛剛駛離希爾內斯港,他發現自己沒有想像中的餓,所以簡單吃了點水煮牛肉,和鮮奶油草莓。整個下午他陷入沉思,有時候他懷疑自己是不是這禮拜除了水煮牛肉之外什麼也沒吃,剩下的時候他堅信自己這輩子一定是只靠著吃鮮奶油草莓過活的。

而不論是水煮牛肉或是鮮奶油草莓,他們似乎在胃裡也不怎麼開心──好像有點不大滿意。

六點的時候,他們通知他晚餐準備好了。這個消息完全沒有燃起他任何一絲熱情,但是他想到既然已經付了兩磅五,不吃好像有點對不起自己,所以他只好抓牢了繩索,下樓到船艙吃晚飯。在階梯底端歡迎他的,是洋蔥與熱火腿的愉快氣味、混雜著炸魚與蔬菜的味道。服務生走上前,臉上掛著一個油膩的笑容,然後說:「我能如何為您服務呢,先生?」

「快讓我離開這裡。」他有氣無力的回答。

於是他們飛快的把他帶出去,架著,面向背風處,然後把他扔在那兒。

接下來的四天,我的朋友都過著一種勤儉、克難的美德生活,每天靠著喝蘇打水與啃扁扁的救生員壓縮餅乾度日(我是說壓縮餅乾扁扁的,不是把救生員壓縮成扁扁的餅乾),但到了星期六,他好多了,到餐廳喝了點清茶,吃了些乾吐司。然後星期一的時候,他狼吞虎嚥的吃起雞肉湯。他是星期二下的船,當船隻冒著煙,離開碼頭的時候,我的朋友抱憾目送它離去。

「她走了。」他說:「她真的開走了,載著那本該屬於我,整整值兩磅五,我卻沒有吃的食物,走了!」

他說他認為如果他們再給他一天,他就可以把那些通通吃回來。

於是我板起臉來,堅決反對海上旅行。我可不是,我解釋道,我可不是擔心我自己,我從來就不暈船,但是我擔心喬治會不舒服。喬治說他覺得他應該沒問題,說不定會挺喜歡海上旅行的,但是他強烈建議我跟哈理斯都別打這個愚蠢的主意,他很肯定我們兩個都會生病。哈理斯表示,對他而言,人類到海上會反胃從來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說他懷疑這些人全是裝的,真是做作──他說他巴不得自己會暈船,但是他不會暈船。

然後哈理斯又開始講那個老故事,說他橫跨英倫海峽的時候,因為太顛簸了,所有的乘客都必須被綁在自己的床鋪上,只有他跟船長兩個人是整艘船上唯一沒有暈船的生物。有的時候是他跟二副兩人沒暈船,不過通常都是他跟另外一個人。如果不是他跟另一個人的話,那就是他跟他自己沒有暈船。

這真是件奇妙的事情。只要還在陸地上,這個世界便不存在著會暈船的人。明明一到了海上,你就會看到一大堆暈船暈到快要死了的人──而且整船幾乎都是。但是我從來就沒有見過任何人,在陸地上,承認他們體驗過什麼叫暈船。那些成千上萬暈船的人一登上陸地到底都躲到哪裡去了?完全行蹤成謎。

如果大多數的人都跟我那天在雅茅斯遇到的年輕人一樣的話,那這謎題就很容易解釋了。當時船隻剛離開南端碼頭,我記得,那個年輕人以一個非常危險的姿勢把身子探出舷窗,我急忙跑過去想救他。

「喂!進來一點,」我說,搖晃他的肩頭:「你會掉到船外的。」

「天啊!我寧願掉出去!」這是我得到的唯一回答,所以我只好隨他去。

三周之後,我在貝斯旅館的咖啡廳裡遇到他。他正高談闊論地發表他這趟旅途的經歷,並且充滿熱情的解釋他有多麼愛大海。

「多麼好的水手!」他如此回答一位面露羨慕之色的溫和年輕人的問題:「雖然我的確有一次覺得有點不舒服,我承認。當時剛過合恩角,第二天早上船幾乎被摧毀了。」

我說:「你不是在南端碼頭覺得不舒服嗎?你不是說你寧可跳船?」

「南端碼頭?」他回答,滿臉的疑惑。

「對啊,要去雅茅斯的時候,三周前的星期五。」

「噢,啊──對了,」他回答,神情亮了起來:「我想起來了。那天下午我確實感到頭痛,但那是因為那些醃黃瓜,你知道的。我吃了我在船上所吃過最噁心的醃黃瓜。當時有沒有吃呢?」

關於暈船,我自己發明了一套棒極了的預防的方法。你要站在船板的正中央,然後當船身晃動得很嚴重的時候,你的身體就跟著它一起搖晃,千萬不要一直保持直挺挺的。當船頭揚起的時候,你就往前傾,直到甲板快要貼到你的鼻子。當船頭落下,船尾翹起時,你就拼命的向後仰。這樣做個一兩個小時效果很不賴,不過缺點是接下來差不多一個禮拜你都沒辦法恢復平衡感。

喬治突然說:「不然我們到河上划船好了。」

他說這樣我們可以呼吸新鮮空氣、運動、又很寧靜,四周不斷變化的風景還會充實我們的腦袋(哈理斯也不會嫌無聊)。划船的苦工可以讓我們有良好的胃口,夜裡也必較容易入睡。

哈理斯說喬治不應該做一件會導致他比平時更想睡的事情,這樣對他來說挺危險的。他說他不理解喬治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比他現在睡得還要多,畢竟不論是夏季或冬季,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個小時,如果他真的能睡得比現在還多,那很可能就是他死了。這樣也不錯,省的我們要幫他提行李張羅旅館房間等等。

哈理斯接著又說,但是河流蠻適合他的(suit him to a “T”)。我不知道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唯一知道的是六分錢的那種,包含了奶油麵包和蛋糕。如果你不打算吃晚餐的話,價格很合理[3]。)但是這個提議似乎大家都能接受,光是這一點就很難得。

河流也很適合我。哈理斯跟我都表示喬治的這個點子真不錯。我們說話的口吻聽起來似乎在暗示我們相當訝異,從喬治的嘴巴裡居然也會冒出這麼好的提議。

唯一一個不喜歡這提議的,只有蒙莫朗西。他從來就不喜歡河流,對不對,蒙莫朗西。

「這對你們來說當然很好,」他說:「你們喜歡,但是不喜歡。我沒有事情可以做啊。我對風景沒興趣,又不抽菸。如果我看到路邊有一隻老鼠,你們也不會停下來讓我去追。如果我睡著了,你們又做了什麼蠢事,還會害我落水。你如果問我的意見,我會告訴你這整件事都該死的蠢透了。」

但是我們三票對一票,所以,反對無效,提案通過。




--第一章完--




[1]原文是Housemaid's knee。類似五十肩的膝蓋腫痛,以前女僕常常跪在地上刷地,容易有這毛病。為了讓現在的讀者更容易融入情況,我找了另一個偏向女性的困擾來替換。

[2]原文”Referee”,用蘋果日報替代。

[3]主角把suit him to a “T”的“T”想成下午茶(Tea)

百老匯才不是只給同性戀看的呢啾咪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去年東尼獎我是從中後段才開始看的,所以一直到前天,我才發現Neil Patrick Harris超讚的開場www
先不說又唱又跳還賣萌,變裝的速度也太快了!(尖叫)

歌詞好好笑,把那一屆的音樂劇都點了一回,他背後穿襯衫打領帶的舞者出自The Book of Mormon、修女是Sister Act、水手是Anything Goes、穿西裝的男生是How to succeed in business without really trying、盪過去的蜘蛛絲看板是Spider-man Musical的。

阿酒說需要歌詞翻譯,所以我就翻了,只翻歌曲的部分,串場對話沒時間翻。
因為是用聽的去翻,可能有些錯誤,請多包涵^^



百老匯才不是只給同性戀看的呢啾咪

(↑對不起標題我亂取的XDDDDDD)

翻譯:ire


如果你欣賞過一場表演,那你一定明白
劇場藝術能夠多麼神奇
那是一場兩個小時、現場演出、價格勉強可以負擔、不需對嘴的GLEE!

所以這首歌是獻給剩下的你們
那些還沒有見識過劇場魅力的人
因為百老匯從來沒有如此闊綽
它不再只屬於同性戀的!

如果你感到被這個世界排擠
百老匯不再只給愛男人的男人
注意了!諸位,你們受邀進入劇院!
它不再只屬於同性戀的!

百老匯的魅力熱情地「直向」人們猛招手
向那些在五十個州結婚的人
我們邀請每一位異性戀更深入地認識百老匯唷
它不再只屬於同性戀的!

它是給善良正派的基督徒,他們從"Grease"(音樂劇)裡學會所有的歌曲
它是給清醒精明的商人們,他們渴望發洩一些內心壓力

所以放下你的遊戲機,開始計畫吧
像個男人一樣,去買一本劇目表
有那麼多事情等著你和與你不同性別的愛人來發掘
百老匯不再只屬於同性戀......
屬於同性戀和猶太人......
還有從外地來你非得要想辦法娛樂他們的遠房表親
還有悲觀苦澀難以取悅的劇場評論者
還有外國觀光客和老先生老太太
還有一些舒舒服服住在郊區和自由開放的知識份子
......其實那些人說穿了仍然全是猶太人跟同性戀!
我忘了我剛剛要說什麼......噢對了,百老匯不再只屬於同性戀的!

(串場對話www布魯克雪德絲是太緊張了吧XDDD)

我們有一大群摩門教徒、秀場女孩、水手、舞男和修女
外加一隻蜘蛛不畏生死的面對......經費不足!

所以,人們,無論你是來自紅州(共和黨),或藍州(民主黨)
一道壯麗的百老匯彩虹都在等待著你!
快來這裡,受到啟發,我們不要求你搞基!
百老匯不再屬於同性戀!不再屬於同性戀!
如果你是雙性戀的話,我們會雙倍的歡欣!

百老匯不再只屬於同性戀的啦!

The Fray - How to Save a Life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The Fray - How to Save a Life



這首歌不大好翻,我不確定自己抓到那個感覺了沒有。
很久以前就很喜歡這首歌,為什麼突然翻的原因是我赫然發現它蠻適合Erik/Charles的XDDDDDDD(爆)

(歌詞翻譯:ire)

Step one you say we need to talk
第一步,你說,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He walks you say sit down it's just a talk
他準備離開。你說,坐下,只是談一談而已
He smiles politely back at you
他禮貌性的向你微笑
You stare politely right on through
你禮貌性的,視線穿過他
Some sort of window to your right
望著你右方的某個窗戶
As he goes left and you stay right
當他朝左走的時候,你停留在右邊(同義:正確的那一邊)
Between the lines of fear and blame
在恐懼與指責之間
You begin to wonder why you came
你開始思索你究竟是為何而來

Where did I go wrong, I lost a friend
我究竟是哪裡做錯了,我失去了一位摯友
Somewhere along in the bitterness
在這苦澀之中
And I would have stayed up with you all night
我或許能夠徹夜不睡陪伴著你
Had I known how to save a life
如果我知道如何拯救一條生命

Let him know that you know best
讓他知道你是對的
Cause after all you do know best
因為,說句實話,你確實是對的
Try to slip past his defense
想要穿過他的心理防衛
Without granting innocence
卻不想裝做無罪
Lay down a list of what is wrong
列出錯誤的事項
The things you've told him all along
這些都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告誡他的
And pray to God he hears you
然後,向上帝祈禱他有聽進你的話語
And I pray to God he hears you
我也向上帝祈禱他有聽進你的話

Where did I go wrong, I lost a friend
我究竟是哪裡做錯了,我失去了一位摯友
Somewhere along in the bitterness
在這苦澀之中
And I would have stayed up with you all night
我或許能夠徹夜不睡陪伴著你
Had I known how to save a life
如果我知道如何拯救一條生命的話

As he begins to raise his voice
當他開始加重語氣時
You lower yours and grant him one last choice
你反而放輕了你的語調,給予他最後一次機會
Drive until you lose the road
推進直到你不知所從
Or break with the ones you've followed
或者背離你所遵循的道路
He will do one of two things
他會做,那麼一兩件事情
He will admit to everything
他會承認一切
Or he'll say he's just not the same
或者,他會說,他就是不同
And you'll begin to wonder why you came
而你開始思索你究竟為何而來

Where did I go wrong, I lost a friend
我究竟是哪裡做錯了,我失去了一位摯友
Somewhere along in the bitterness
在這苦澀之中
And I would have stayed up with you all night
我或許能夠徹夜不睡陪伴著你
Had I known how to save a life
如果我知道如何拯救一條生命

Love the Way You Lie PartII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我不知道這首歌他們做了part two(笑)
個人覺得part one衝擊力道比較強,但是part two有一種莫可奈何的憂傷。


今天在聽的時候,我想到Robert Sawyer的短篇"Shed Skin"
裡面有一段是這樣的,簡單來說,一個人複製了他自己,但是只有一個自己能活下去。於是,原版就挾持了一個無辜的女人,要求複製版去自殺。

複製人說:想想看你在做些什麼。我們從來就不暴力,我們連做夢都沒想過會去挾持人質,把一柄刀架在別人的脖子上,把這可憐的女人嚇得半死。你變了!
原版說:鬼扯!那是因為之前,我們從來就沒有處在這麼絕望的處境之下。


很多時候我們覺得自己不會做出某些事情是理所當然的,不會讓自己暴露在某種狀態之下,也是理所當然的,更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做出這種病態自討苦吃的行為。
或許,那只是因為,現在我們,很幸運的,還沒有嘗過那種極端。



Love The Way You Lie Part2

Rihanna ft. Eminem



翻譯部分:Ire
(轉載請註明出處)



On the first page of our story
在我們故事開始的第一頁
The future seemed so bright
未來看起來是那麼的光明美好
Then this thing turned out so evil
然後整件事情卻轉變得如此邪惡
I don't know why I'm still surprised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仍感到訝異
Even angels have their wicked schemes
就算是天使,也有著他們的惡質的計畫
And you take that to new extremes
而你將那惡意推至新的極致
But you'll always be my hero
但你永遠都是我的英雄
Even though you've lost your mind
即便你已喪失理智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watch me burn
只是那麼站著,眼睜睜的看著我被火焚燒
But that's all right because I like the way it hurts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痛感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me cry
只是那麼站著,聽著我哭喊
But that's all right because I love the way you lie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說謊的樣子
I love the way you lie
我愛你說謊的模樣

Now there's gravel in our voices
現在,我們的聲音中充滿了嘶啞
Glass is shattered from the fight
在我們的爭鬥中,玻璃碎裂一地
In this tug of war, you'll always win
在這場拔河中,你永遠是贏家
Even when I'm right
就算我是對的
'Cause you feed me fables from your hand
因為你用拳掌餵養我謊言
With violent words and empty threats
利用暴力的字眼以及空泛的威脅
And it's sick that all these battles
而這些戰爭病態的
Are what keeps me satisfied
讓我感到滿足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watch me burn
只是那麼站著,眼睜睜的看著我被火焚燒
But that's all right because I like the way it hurts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痛感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me cry
只是那麼站著,聽著我哭喊
But that's all right because I love the way you lie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說謊的樣子
I love the way you lie
我愛你說謊的模樣

So maybe I'm a masochist
所以,或許我是個被虐狂
I try to run but I don't wanna ever leave
我試著逃跑,可是我並非真正想離開
Til the walls are goin' up
直到四周的牆壁漸漸
In smoke with all our memories
隨煙消昇,與我們的回憶一起散去

It's morning, you wake, a sunray hits your face
早晨,你醒來,陽光落在你的臉上
Smeared makeup as we lay in the wake of destruction
在你臉龐輕抹裝扮,當我們躺在清醒的頹頃中
Hush baby, speak softly, tell me you're awfully sorry
噓,寶貝,輕聲細語,告訴我你真的好抱歉
That you pushed me into the coffee table last night
關於你昨天晚上把我推進咖啡桌裡那件事
So I can push you off me
我就可以趁機把你狠狠推離我
Try and touch me so I can scream at you not to touch me
試著觸摸我,我就可以對你尖叫要你別碰我
Run out the room and I'll follow you like a lost puppy
跑出房間,那我就會跟隨著你,像一隻迷路的小狗
Baby, without you, I'm nothing, I'm so lost, hug me
寶貝,沒有你,我什麼都不是,我好迷惘,抱我
Then tell me how ugly I am, but that you'll always love me
然後告訴我我有多麼醜陋,而那樣你就會永遠愛我
Then after that, shove me,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然後,把我推開,行走在這毀滅道路的剩餘上
Destructive path that we're on, two psychopaths
我們是兩個神經病
but we know that no matter how many knives we put in each other's backs
可是我們卻知道,無論我們在彼此身後捅了多少刀
That we'll have each other's backs, 'cause we're that lucky
我們卻還是會在彼此背後,因為我們就是那麼幸運
Together, we move mountains, let's not make mountains out of molehills,
在一起,我們可以排除萬難,所以不要因為一點小困難而放棄
You hit me twice, yeah, but who's countin'?
你揍了我兩下,是吧,但是誰在算呢?
I may have hit you three times, I'm startin' to lose count
我或許揍了你三次,我開始忘記到底數到第幾下
But together, we'll live forever, we found the youth fountain
可是,在一起,我們可以直到地老天荒,我們找到青春之泉
Our love is crazy, we're nuts, but I refused counsellin'
我們的愛癲狂,我們已經瘋了,但是我拒絕心理諮詢
This house is too huge, if you move out I'll burn all two thousand
這屋子太大了,如果你離我而去,我就會把這兩千平方英尺
Square feet of it to the ground, ain't shit you can do about it
全部焚燒殆盡,我不是在鬼扯你可以試試看
With you I'm in my f-ckin' mind, without you, I'm out it
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他媽是正常的。沒有你,我喪心病狂!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watch me burn
只是那麼站著,眼睜睜的看著我被火焚燒
But that's all right because I like the way it hurts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痛感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me cry
只是那麼站著,聽著我哭喊
But that's all right because I love the way you lie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說謊的樣子
I love the way you lie
我愛你說謊的模樣
I love the way you lie
我愛你說謊的模樣

Love the Way You Lie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蠻黑暗的一首歌,探討的議題很複雜,在舊網誌上放過一次,在這裡再放一次。



Love the Way You Lie

Eminem ft. Rihanna



翻譯部分:Ire
(轉載請註明出處)



[Chorus - Rihanna]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watch me burn
只是那麼站著,眼睜睜的看著我被火焚燒
that’s alright because I like the way it hurts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痛感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me cry
只是那麼站著,聽著我哭喊
that’s alright because i love the way you lie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說謊的樣子
i love the way you lie
我愛你說謊的模樣

[Eminem - Verse 1]
i can’t tell you what it really is
我無法告訴你這是怎麼一回事
I can only tell you what it feels like
我只能向你訴說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and right now it’s a steel knife in my windpipe
而現在,感覺像是一把鋼刀卡在我的氣管裡
i can’t breathe but i still fight while i can fight
我不能呼吸,但是我依舊試圖抵抗,趁我還能抵抗的時候
as long as the wrong feels right it’s like i’m in flight
只要這些錯誤感覺起來像是正確的,就彷彿我在飛行
high off of love drunk from my hate
離愛遙遠,為恨沈醉
it’s like i’m huffin’ paint and I love it the more I suffer, I suffocate
如同吸毒,愛的越深便越痛苦,直到我窒息而死
and right before i’m about to drown, she resuscitates me, she fuckin’ hates me
而在我溺死之前,她拯救了我,她他媽的恨透我了
and i love it, wait, where you goin’?
但我依舊愛戀…「等等,妳要去哪裡?」
i’m leavin’ you, no you ain’t come back
「我要離開你。」 「不,才怪。回來。」
we’re runnin’ right back, here we go again
我們又回到了原點,你看又來了
its so insane, cause when it’s goin’ good its goin’ great
這實在太瘋狂了,因為當感情順利的時候,那實在太美好了
i’m superman with the wind in his back, she’s Lois Lane
我是超人,風在我身後吹拂,她便是路易斯蓮(註:超人女主角)
but when its bad its awful, I feel so ashamed I snap
但是當感情不順利時,那實在遭透了,我感到羞愧,崩潰痛罵
whose that dude? I don’t even know his name
那樣的我究竟是誰?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i laid hands on her
我揍她
i never stoop so low again
我從來沒有這麼屈尊
i guess I don’t know my own strength
我猜我並不清楚自己的力量

[Chorus - Rihanna]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watch me burn
只是那麼站著,眼睜睜的看著我被火焚燒
that’s alright because I like the way it hurts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痛感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me cry
只是那麼站著,聽著我哭喊
that’s alright because i love the way you lie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說謊的樣子
i love the way you lie
我愛你說謊的模樣

[Eminem - Verse 2]
you ever love somebody so much you can barely breathe
你曾否愛一個人太深,深到你幾乎無法呼吸
when your with em you meet and neither one of you even know what hit em
當你們相處時,相遇時,兩人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擦出了火花
got that warm fuzzy feeling
有種溫暖曖昧的感覺
yeah them chills used to get em
是的,某種戰慄擄獲心頭
now you’re getting fuckin’ sick of lookin’ at em
但現在你他媽的看到她們就覺得討厭
you swore you’d never hit em, never do nothin’ to hurt em
你曾發誓你絕對不會打她們,絕對會做任何傷害她們的事
now you’re in each other’s face spewin’ venom in your words when you spit em
但現在卻彼此在言語中釋放毒液,狠很吐出
you push pull each other’s hair
你們推擠,拉扯彼此的頭髮
scratch, claw, hit em throw em down pin em
扯、抓、痛揍彼此,摔倒對方壓制在地
so lost in the moments when you’re in em
卻又完全迷失在擁有彼此的時刻中
it’s the face that’s the culprit, controls you both
面貌是罪犯,是這個罪犯控制了兩人
so they say it’s best to go your seperate ways
所以他們說,最好還是分手吧
guess that they don’t know ya
但是他們或許不瞭解你
cause today that was yesterday
因為今天…其實是昨天…
yesterday is over, it’s a different day
昨天已經過了,今天是不同的一天
sound like broken records playin’ over
聽起來簡直像壞掉的唱片,重複播放
but you promised her next time you’ll show restraint
但是你答應過她,下一次,你會懂得控制自己
you don’t get another chance
你並沒有再一次的機會
life is no nintendo game, but you lied again
生命並不是任天堂遊戲,但是你又再度說謊了
now you get to watch her leave out the window
現在你只能從窗戶邊看著她離開
guess that’s why they call it window pane
我猜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叫它窗沿(註:window pane,音近window pain,窗戶邊的痛苦)

[Chorus - Rihanna]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watch me burn
只是那麼站著,眼睜睜的看著我被火焚燒
that’s alright because I like the way it hurts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痛感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me cry
只是那麼站著,聽著我哭喊
that’s alright because i love the way you lie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說謊的樣子
i love the way you lie
我愛你說謊的模樣

[Eminem - Verse 3]
now I know we said things, did things, that we didn’t mean
現在我知道,我們說了,做了許多事情,但是我們並不是真的就是那個意思
and we fall back into the same patterns, same routine
而我們卻總跌回同樣的模式,同樣的規律
but your temper’s just as bad as mine is, you’re the same as me
但你的脾氣其實跟我一樣壞,你跟我根本一模一樣
when it comes to love you’re just as blinded
當遇上愛情相關的事情時,你與我同樣盲目
baby please come back, it wasn’t you, baby it was me
寶貝,請回來。不是你的錯,寶貝是我錯了
maybe our relationship isn’t as crazy as it seems
或許我們的關係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瘋狂
maybe that’s what happens when a tornado meets a volcano
或許這只是當一個暴風遇上火山會發生的狀態
all i know is i love you too much to walk away though
我只知道我實在愛你太多,我無法掉頭就走
come inside, pick up the bags off the sidewalk
進來吧,把袋子從走廊拿回來
don’t you hear sincerity in my voice when i talk?
你難道聽不出當我說話時,我聲音裡的誠摯嗎?
told you this is my fault, look me in the eyeball
我告訴過你,這是我的錯,凝視著我的眼睛吧
next time i’m pissed I’ll lay my fist at the drywall
下一次我生氣的時候,我會將拳頭砸在牆上
next time there won’t be no next time
下一次?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i apologize even though i know its lies
我道歉,雖然我知道那僅是謊言
i’m tired of the games i just want her back
我對於遊戲已然疲憊,我只是要她回來
i know i’m a liar if she ever tries to fuckin’ leave again
我知道我是一個說謊者,但若下次她又他媽的想離開
i’ma tie her to the bed and set this house on fire
我要將她綁在床上,然後將整棟屋子焚燒殆盡

[Chorus - Rihanna]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watch me burn
只是那麼站著,眼睜睜的看著我被火焚燒
that’s alright because I like the way it hurts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痛感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me cry
只是那麼站著,聽著我哭喊
that’s alright because i love the way you lie
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說謊的樣子
i love the way you lie
我愛你說謊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