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8/9-8/16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不記得是在哪裡看到的了,這樣的一個句子:
如果你不走出去的話,你會一個不小心就以為,這就是世界。

當我跪在巨人的腳下學習謙卑,你或許不會看到我泫然欲泣的臉。
但是,我希望你們理解,在未來來之前,親愛的,我們沒有太多時間。
偷了一周的光陰,我最自由自在的時刻,總是跟你們在一起。

一揮衣袖,並不是不想帶走雲彩。只是似水流年,我們帶不走。

跳跳虎推的歌:


Running from people who would be, you know, the death of you and me
I can feel the storm clouds sucking up my soul......

Beauty and the Beast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Beauty and the Beast
July, 9th Oriental Theatre

ColorFinal300.gif

對,我在補一個我已經去了一段時間的遊記。前陣子因為太忙,完全沒有時間記錄,所以一直拖到現在。不過現在卻因為想講的東西太多,所以有點不想講(喂)

我覺得,想看一場好的表演,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並不是只要好的音樂劇、或高級的劇院、抑或是厲害的演員,就能造就一場上乘的表演。這是可遇不可求的,你要遇上以上這些因素都匯齊的演出,就已經很有難度了,再加上觀眾這個因素,有些演出,明明沒什麼大問題,但是觀眾就是沒反應,那個氣氛不對勁,觀眾沒有融入到狀況裡,你聽起來就覺得好像缺乏了什麼。

像之前去聽悲慘世界,那個Fantine,每一句台詞都加上一種詭異的哭腔,被人批評了一句很惡毒但是頗真實的話:「怎麼才剛出場就哀嚎的好像她小孩已經死了一樣?」
觀眾是很無情的,觀眾沒有進入那個情境,演員在上面即便聲嘶力竭,下面的人不一定有共感,說不定還會覺得莫名其妙。

我目前看過的所有音樂劇裡,最喜歡最滿意的是兩次經驗:很久以前在台北看的「貓」,還有四年前在紐約看的「歌劇魅影」。

在台北看的「貓」,或許有一點偏頗啦XD那是我第一次看音樂劇,也是因為這次的經驗非常非常的棒,所以我才會一直看下去(可是我反省了一下,覺得那次經驗真的很好。並不是每一場演出你都會看到演員在台上演得一高興,突然加上了幾個額外的小表演,對吧?正確來說,除了那場之外我沒再看過其他演出有即興。嗯,所以我應該沒有偏心。)

至於在紐約看的「歌劇魅影」,那是真的沒話說。我從很小的時候就看過歌劇魅影的原著,而且非常喜歡,後來先聽了音樂劇的歌,然後才看了音樂劇的DVD,之後又看了韋伯的音樂劇電影,來台北巡演的時候我已經看過一次現場的了。但是,當我在紐約劇院再看一次的時候,在故事結尾,魅影情願放手,讓Christine離開的那一刻,他用一種令人心碎的溫柔,說:Christine, I love you......我的眼淚真的是用噴的停都停不下來,我哭得像我第一次看這個故事完結那樣。他的語調,能夠讓人相信他真的心碎了(於是我就也跟著心碎了)
而且,不是因為我神經纖細情感脆弱所以才哭的這麼慘唷,我們這一整排的人都哭得唏哩嘩啦,衛生紙借來借去的。我印象中唯一沒哭的似乎是我們家的父親大人,非但沒哭還非常不理解為什麼我們這幫女人為什麼全部都發瘋了,這請讓我們歸結於他的不解風情(是他的問題,不是表演的問題XD)

好,其實我不是要講「貓」也不是要講「歌劇魅影」。我要說的是,我相當訝異的發現,這次美女與野獸的演出,居然可以排上我心裡一直從缺的第三名。

現場演出是互動的,就像是你講了一個笑話,都沒人理你,你會覺得很沒勁。反之,如果你一說話大家就哄堂大笑,你就會越講越起勁。或許就故事來說,Beauty and the Beast並沒有深刻的劇情,就音樂來說,它無疑動聽(開玩笑,這是Alan Menken跟Howard Ashman呢),但是可能還稱不上大師級的經典。可是,它卻擁有一群反應熱烈的觀眾(你該聽聽Gaston出場時的歡呼,明明就是壞人,卻可愛到大家都在吃吃笑XDDDD)

而且,個人認為,真的只有迪士尼有能力(以及財力),讓他的布景跟戲服達到真正的華麗,而不是俗麗。

之前在寫批判迪士尼的指定報告時,我一直很擔心教授會看穿我超然客觀的論述是由於不想被發現骨子裡是個一點都不反迪士尼的人(爆→Prof. J我對不起妳,我超愛妳的課但是我並不覺得迪士尼有那麼糟糕)

請不要誤會了我的意思,我覺得深刻的思考很重要,現實、殘酷、扭曲、人性原始的脆弱這些都非常重要。但是,同時,我們也需要超脫一切的美好想像,因為沒有它,你只會覺得人生悲慘,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罷了(因為某種程度上它確實如此)

放兩首在音樂劇版本裡才有的歌,我很喜歡:

這首在現場聽讓我雞皮疙瘩直起,想到了一些自己的經歷。


這首也蠻好聽的,但是youtube不讓我嵌入,所以只有連結:http://youtu.be/_7JlLt03F6c

The Sign of the Four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The Sign of the Four
July, 3rd City Lit Literate Theater

CityLit-SignFour-web_004.jpg

我恰好趕上最後一場演出(笑)

這是我第一次看這種地方小劇院的演出,覺得很好玩。幾乎都是同一個社區的人跑來看,像我這樣坐地鐵過來看的人很少。氣氛很好,場地不大,所以看他們怎麼樣在有上限的經費裡,把有限的空間發揮到最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劇情方面,非常、非常、非常的忠於原著。我完全沒有看到任何跟原著不同的地方。
演華生的人很厲害,所有原著裡華生的旁白他要當場重述一次,所以他的台詞是所有人裡最多的。
演福爾摩斯的人演技很好,其實我蠻喜歡他跟華生的演出,搭配的很好然後很融入劇情(一開場就是福爾摩斯在家裡心情惡劣打古柯鹼的場景,他演得那種緊繃跟歇斯底里真不錯)。據說他今年秋天要去另一家劇院演基督山恩仇記,我回家之後特別查了一下看他要演誰,可惜卡司還沒出來。

劇院的空氣不是非常好,我不知道是因為他們沒有空調,抑或是因為今天沒有開。
差不多演了一個小時多了之後,有一種有點快昏倒的感覺(不然就是我身體實在不好)

不過整體來說是很不錯的。
最後謝幕的時候,福爾摩斯用力握了一下華生的手,今天是他們這部戲最後一次演出,有一瞬間我有種很感動的感覺。

演福爾摩斯的Don Bender(右)跟華生的Jerry Bloom(左):
Signof4pick-Getthis.jpg

Picture from: http://www.citylit.org/index.htm

Peter Pan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Peter Pan
July, 1st Chicago Tribune Freedom Center North

MainImagePosterA.jpg

四天長假,沒拿定主意要做什麼,星期四早晨接到因為假期因素好多劇院的票都打折半價出售的消息,所以就去了。

之前母親大人來的時候我們就看到他們在河邊在搭不知道什麼東西的東西,現在我終於看清楚了,他們搭了一個很像馬戲團的棚子,這就是演出場地(我沒有帶相機,相機留在學校,不過我用手機拍了一下,現在的問題是我並不會從手機上傳照片出來→爆),演出場地外面有大告示牌,上面介紹了Peter Pan這個故事的歷史,以及作者J.M.Barrie的簡介。最可愛的,是它還有一個小版子,印了小孩子的字跡,告訴你每一個人物應該多高這樣。很多小孩在那邊比說自己有沒有比Peter、Wendy等人高,我很顯然的除了虎克船長之外沒有人比我高,不過是說阿酒酒我覺得你有機會跟Peter一樣高(喂不要在遊記裡隔空喊話!)

場地沒有很大,比我想像中的小了一半以上,不過這樣也好,看的很清楚。
另一件意外的事情就是,我以為這是音樂劇,因為它確實說是musical(後來出來的時候我也有聽到別人在說),但是裡面沒有一首歌,只有很短暫的哼哼唱唱,音樂也很短,我覺得他更像話劇吧?但是有一點舞蹈跟音樂的元素在。
但是它最出名的(也是它最大的賣點)是360度環繞的CGI背景,演員全部要吊鋼絲去詮釋Peter Pan帶孩子們遨遊天際的畫面(如果是某些特定角色,比如tinkerbell,就註定幾乎一整個晚上都在半空中了),這個它真的處理的很不錯,而且很會利用這個布景去搭配不同的場景需求,明明是很小的場地卻很能運用(有一段Peter必須要從場地這邊狂奔到另一邊,我坐在後排走道暗門的旁邊,他剛好跟我擦身而過,我聽到他跑得很累在喘氣,忍不住很壞的在偷笑想說真是辛苦了w),跟觀眾的互動不錯,聲效也很棒。
此外,我以為這部戲會跟The Sound of Music一樣找小鬼來演,結果他們找了有點年紀的小鬼(或者根本就是大人),那個好像有點變聲的Peter,跟最後那個明明應該是女兒的Jane卻長得比媽媽Wendy還要大隻還要成熟這兩點讓我稍微介意了一下。
不過很棒的一點在於他們的動物的部分,找了一個魁儡師來操縱玩偶,這個很特別。比如說像是Nana啦,追著虎克船長肚子裡有時鐘的鱷魚啦,那些道具都做得超可愛超特別。那個鱷魚,好大一條,用木頭架起來的,兩個大男人坐在鱷魚的肚子裡,像踩協力車一樣讓鱷魚移動這樣。
實在是很可愛的呈現。




我一直很喜歡這個故事。
大家應該都知道Peter Pan,但是知道這個角色的背景嗎?

作者J.M.Barrie是一個大家庭裡的其中一個孩子(他有九個兄弟姐妹),他六歲的時候,比他大一點點的哥哥David在一場溜冰意外過世了,這位兄長是他的母親最疼愛的小孩,從此之後,他母親始終沒有從喪子之痛中恢復。Barrie開始填補他哥哥留下來的空白,穿哥哥的衣服,學哥哥的動作,甚至後來去了某間學校因為母親覺得如果哥哥活著一定也會到那間學府攻讀。

有一次我走近她[母親]的房間,我聽見她說:「是你嗎?」我想,她在跟死去的男孩說話。然後,我用一種小小的,很孤單的聲音,回答道:「不,不是他。只是我。」

某種程度上,他的母親認為將死去的孩子,想成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是種寬慰。

在劇院裡,我看到一個爸爸在哄一個小女生,問女孩說,告示牌上的資訊妳都看完了嗎?
小女生很乖的點點頭,表示都看完了。然後她說,but it's sad. It's so sad.

最後最後,大家都長大了,大家都走了,只剩下拒絕長大的Peter,甚至連tinkerbell也不見了(Wendy: Where's Tinkerbell? Peter: Who's Tinkerbell?),只有Peter還是蠻不在乎的玩著自己的把戲。

是的,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是有一天,我保證,有一天你會發現,這是個多麼美麗的故事。
即便悲傷。




Disney幫Peter Pan編的第二集音樂(順說,知道第一任Peter配音的下場很不好嗎?某種程度上很像Peter的感覺,傷心的結局),放在這裡彌補我今天沒聽到歌曲的小小遺憾。

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House on the Rock(三)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我們試圖找過Czernobog給影子看的劇場"The Drunkard's Dream",但是我們只找到"The Dying Drunkard"。這些木偶劇場都很舊很舊了,看起來特別的毛骨悚然。我沒有照那個劇場箱子。

鯨魚的房間、阿南西吃冰淇淋的地方、放很多盔甲的房間我們也都有經過(說實話,盔甲那間氣氛很詭異,實在不是一個讓人覺得舒服的地方),不過為了節省時間(?)那些照片我們就跳過吧XD

重點來了:世界最大的旋轉木馬(上面沒有一隻是馬w)

The wall as they entered was hung with antique carousel horses, hundreds of them, some in need of lick of paint, others in need of good dusting...

IMG_5224.jpg

Above them hung dozens of winged angels constructed rather obviously from female store-window mannequins; some of them bared their sexless breast; some has lost their wigs and stared baldly and blindly down from the darkness.

IMG_5239.jpg

And there was the carousel.

IMG_5150.jpg

於是我就翻開我的美國眾神,開始看他們分別騎哪一隻。

第一個看到的是阿南西的座騎,獅子實在很好認w
(雖然我們後來發現還有其他隻獅子,但是這隻最像尼爾蓋曼的形容:雄壯,怒吼的獅子)

Nancy, chuckling, slithered up onto the back of an enormous, leaping-lion, captured by sculpture mid-roar.

IMG_5159.jpg

我們花了一點時間研究Czernobog騎的是哪一隻,因為穿著盔甲的人馬多過一隻,但是在簡單的討論之後,我們決定應該是這一隻,因為他的臉完全隱藏在盔甲裡,而且既然Czernobog一直堅持要敲碎影子的腦袋,他的座騎大概也會拿個槌子。

Czernobog climbed onto an armored centaur, its face hidden by a mental helmet.

IMG_5160.jpg

影子那隻出乎意料之外的好認,牠就跟在Czernobog座騎的後面(上一張照片可以看到牠的頭):老鷹的頭,老虎的身體。

正面:
IMG_5162.jpg

He climbed on the back of a creature with an eagle's head and the body of a tiger, and held on tight.

背面:
IMG_5174.jpg

「我們是不是還差一隻?」朋友問。
「對,」我說:「星期三先生坐在金色的狼上。」
「金色的狼?」
「啊,我看到了!」我伸出手,朝面前一指。

IMG_5161.jpg

「這最好是金色的狼!狼長這樣嗎?!
「對不起。」

於是我們繼續看,盯著旋轉木馬看。

「只要看外面那幾圈就好,尼爾蓋曼一定看不見裡面那幾圈的動物。」
「我也看不見。」
「沒有人在乎你看不看得見。」
「......(淚)」

於是我們繼續看,盯著旋轉木馬看。

於是我們繼續看,盯著旋轉木馬看。頭有點昏。

於是我們繼續看,盯著旋轉木馬看。眼睛有點花。

「我覺得旋轉木馬沒有在轉,好像是我們繞著它轉。」
「我也這麼覺得。」

「我沒有看到金色的狼。」
「我剛才說的那隻會不會就是啊?」
「有狼長那個樣子脖子上還圍有一圈鬃毛嗎?」
「應該沒有,但是你如果拔掉他的鬃毛的話,失去的頭髮就會再長出來。

最後我們放棄了,友人表示,星期三先生可能瞎了(→這可不是我說的我沒有對神不敬)

來分享兩張無關美國眾神的照片。快看,他們有草泥馬的旋轉木馬耶:

IMG_5154.jpg

要離開的時候看到工作人員養的小貓,House on the Rock的ARIA社長(誰?!)
牠一直在地上扭來扭去。

IMG_5253.jpg

(終於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