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無重狀態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推開白色的壁櫥,展現在眼前的,是瀰漫深紫色的薄霧的狹長空間。
我再次看了看手上的傳單,確認了幾次--
提供完備無重設施。

我按下嵌在牆上的按鈕。

一瞬間,地心引力消失了。我緩緩的飄升,在虛無之中,我既存在,也不存在著。
我閉上眼,自己輕得像羽毛。徒佔有著空間,卻沒有重量。
我微不足道地,像宇宙中的星塵。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算是我,也能放鬆下來吧?



醒來的時候,既沒有看到白色壁櫥,更不用說那深紫色的私密設備。
我就是一個最普通的,在地面上行走的,人。

你的眼睛是灰是黑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一切都太吵雜了
亂到,我快要不知道自己
在哪裡
在做些什麼

當我看著
地平線上刺眼的餘暉
快要崩塌

連一個安靜的地方都沒有

抵達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終究,當我抵達
山已磨成珊瑚礁
白化然後
死亡

海自地表隆起
衝上
天際之後落成雨
然後又蒸發了

去年的陌蘭
荊棘怒放--咦?
我竟錯把紅薔薇盼成白蘭花

終究,當我抵達
拋下
不理性的彗星繼續行旅
金絲雀
在承諾破碎後灑成飛灰
風一吹便
看不見了

但我
依然,會抵達
願意或
不願意或
無所謂願意不願意

噢,是的!船會如期揚帆,先生,我確定。
唯不肯定,碼頭在哪兒?

So I got a canary, my love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Corbis-42-18333789.jpg
Woman with a Bird Cage by Jozsef Rippl-Ronai (from Corbis.com)


她養了一隻金絲雀。

金絲雀唱歌很好聽,外貌很可愛,她說。

她去寵物店買了精緻的籠子、添置了上好的飼料、將金絲雀安放在照明充足的迴廊。

金絲雀讓我開心,她說。

她看著金絲雀,天熱怕它中暑,天冷怕它凍著。

金絲雀是我最好的陪伴,她說。

她擔心金絲雀吃不好,睡不好。
她擔心金絲雀孤單,她擔心金絲雀疲憊。
她擔心太多。她吃不好,她睡不好。
她孤單,她疲憊。

金絲雀,我可以付出一切。她說。

她擔心金絲雀不快樂,她忘了笑。
她擔心金絲雀不滿意,她落了淚。
她擔心金絲雀不......不知道怎麼了,而她情願對自己憤怒。



某一天清晨,她起床,一如以往的幫金絲雀換水、換飼料。

她看進籠內,驚訝地發現自己正凝視著某種又肥又醜的怪物。
羽毛掉光了,既不會飛也不會唱歌,衝著她嘎嘎怪叫,那叫聲怎麼聽都暴躁反覆:不夠!不夠!

她突然不理解眼前那究竟是什麼玩意。為什麼會出現在她家裡。
雙目茫然的在屋內搜尋答案,落在鏡子上,漫天蓋地的恐慌席捲而來。

鏡內反射出的影像,那,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