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Transformers擬人:Apple Trees, Honey Bees, and Snow-white Turtle Doves

Posted by ire on   2 comments   0 trackback

寫在前面:

擬人注意、脫離原著注意(部份依據:TF電影系列、G1)、OOC可能、自嗨有。雷者慎入。
請先確定您可以接受這樣的設定:Transformers擬人:人物設定
然後,小心的往下拉,如果感到頭暈目眩、上吐下瀉、天昏地暗,請迅速關閉視窗。
拍打餵食可以,謝絕催文,我現在其實應該專心讀書。
本篇為《Chase me, maybe?》、《Expected to be Fine》後續。





黎明破曉,自Nemesis公館三樓東側的Decepticon礦產開發公司執行長兼財務長Starscream的辦公室裡,傳出這樣的憤怒咆哮。

「……我不想贊助那些保護動物不受虐待的團體!我可以贊助那些鼓吹虐待動物的團體嗎?」

喀!

用力的掛斷電話,Starscream一隻手捂著自己左胸第四至第九根肋骨的位置--昨天晚上被Megatron重覆踹了好幾下--咬牙切齒地詛咒:「去他的企業形象!見鬼的慈善活動!」

他真懷念過去光輝燦爛的Decepticon家族時代--當時「慈善」的意思就是拿烏茲衝鋒槍把敵人殺個片甲不留。多麼仁慈,給你一個痛快,還沒虐待你呢!

忍住想要拿把斧頭劈砍桌子的殘暴衝動,Starscream再度拿起話筒,撥打起背得滾瓜爛熟每隔幾天就得對那混帳咆哮一番的可惡號碼。

嘟嘟嘟--嘟嘟嘟--

Starscream把話筒從左手換到右手。

嘟嘟嘟--嘟嘟嘟--

Starscream把手指伸直,開始研究自己的指甲尖。

嘟嘟嘟--嘟嘟嘟--

Starscream腳下開始打拍子。

嘟嘟嘟--嘟嘟嘟--

Starscream揪起自己的頭髮。

嘟嘟嘟--嘟嘟嘟--

Starscream咬緊牙關,無法控制地開始用手指甲刮桌子,發出刺耳的聲響。

可想而知,當電話的另一頭終於傳出模糊不清的「喂」時,Starscream已經完全喪失了他本來就沒多少的耐性。

Soundwave!」Starscream咆哮:「給我立刻滾過來!把你家的包裹領走!

「……什麼?」Soundwave口齒不清地說著,很顯然剛剛睜開眼睛,還躺在床上,大腦還沒開機。他相當不解地問:「你確定……那是我的包裹?」

親愛的Soundwave!」Starscream氣咻咻地嘶吼:「除了你以外,這世上誰會一大早寄一大箱死老鼠到Nemesis公館來!」

「噢,」Soundwave清醒了許多,用一種非常愉快的聲音說道:「已經到啦?好快!我的灰林鴞餓壞了,真可憐,所以我昨天晚上緊急去……」

誰管牠啊!」Starscream忍無可忍,一搥桌子:「你想假扮諾亞,拜託把動物跟動物的伙食寄到你自己的方舟上好嗎?不要寄到Nemesis來啊!你知道大清早收到一箱血淋淋發膿長瘡的死老鼠是什麼感覺嗎?」

很遺憾地,Soundwave還來不及做出回應,Starscream就先遭遇了不測。橡木地板開始規律振動,穿著睡衣一頭亂髮的Megatron小少爺砰噔砰噔地蹦進辦公室,怒氣沖天的將手上抱著的羽毛枕頭朝Starscream臉上砸去,力道之大讓Starscream翻倒椅子整個人向後栽去。

「七早八早不要這樣鬼吼鬼叫啊--!!!」

Megatron用三個街區之外都可以聽見的嚇死人音量暴吼著,像餘怒未息的暴風般刮出辦公室。

當Starscream灰頭土臉的爬起來時,他聽見Soundwave以一種疑似幸災樂禍的輕快口吻說:「麻煩你幫我把包裹送來啦,Starscream!」然後瀟灑地掛了電話。

Starscream氣得渾身發抖,開始撥打另一組熟悉的號碼。




十五分鐘後,Barricade警車的行李箱裡放了一箱隱約散發出詭異氣味的血腥包裹,開始往Soundwave家開。

如果可以的話,Barricade也希望可以不用跑這裡,但是Starscream打死不肯靠近這裡,總不能把這種東西丟在主子家破壞衛生,所以Barricade還是勉為其難的來了。

今天的Starscream心情很不好,相當的崩潰(話又說回來,那傢伙哪天不是?)老實說,如果不是因為Starscream這麼討人厭,Barricade其實覺得這傢伙蠻強的,Decepticon礦產開發公司上自編纂季度財務報表下至更換Nemesis公館廁所衛生紙,都由Starscream親力親為。

……除了送東西到Soundwave家之外。

在這點上,Barricade非常理解Starscream的心情,他們都吃過Soundwave家寵物的虧。

Decepticon現任成員中,至今仍然淡定跟Soundwave的寵物們和平相處的,非Megatron莫屬。當然不可否認的,這跟每次Megatron來Soundwave家做客,Soundwave都會小心翼翼的把他那些珍禽異獸藏到看不見的地方,以免嚇壞主子而從此喪失經濟支柱有關。

但是再怎麼慎密的計畫也會有出漏洞的時候,最好的例子,就是Megatron帶領Starscream和Barricade,一起到Soundwave家喝下午茶的那回。

午後的陽光斜斜地射進屋內,寧靜的社區只偶爾聽見從遠方傳來車子經過的聲響,氣候宜人,微風徐徐,一切都很美好,天花板沒有掉下一隻環尾狐猴(Lemur catta),椅子上也沒有刺蝟在睡午覺,貓頭鷹關了大貓栓了,棕熊被制止了沒有養,這世界是多麼和平安祥──直到Starscream覺得有些口渴,決定去廚房找白開水喝。

當時Megatron正在跟Soundwave討論重要的事情(更改中情局資料庫登入系統的可行性:讓CIA探員一登入系統就自動跳轉色情網站),Soundwave沒有留意到Starscream在做什麼,而Barricade雖然看到了,卻沒有阻止,因為他也口渴,還叫Starscream順便幫他拿個杯子出來,他也想喝。

Starscream走進了廚房,東張西望了一番,在琉理台的角落、微波爐的後面發現了燒水壺,Starscream還沒意識到這個現象所隱含的警訊,只覺得好奇怪,為什麼藏得這麼隱密?是故意要讓客人渴死嗎?

Starscream右手手指夾著兩個玻璃杯,左手拿著水壺,一個杯子放到Barricade的面前,另一個杯子放在自己這邊。先倒給Barricade──這時候還不覺得怎麼樣,除了水看起來有一點輕微的混濁之外,沒什麼顯著的徵兆。水的混濁度並不明顯,連Barricade也沒看出異狀,Barricade順手撈起杯子,就往自己的嘴裡送。

然而,在Starscream朝自己的杯子裡加水的時候,事情發生了。

根據Megatron事後的說法,他先是聽見水倒進玻璃杯裡的聲音,然後,突然聽見一聲有點違和的「啪答!」像是什麼東西跟著水流從壺裡被倒了出來,落在玻璃杯裡。

幾乎是同一時間,Megatron和Soundwave聽見──

「媽呀-───!!!」
「噗────!!!」


前者是Starscream的尖叫,後者是Barricade把嘴裡的水噴出來的聲音。

Megatron轉過頭去,看見Starscream和Barricade像飛彈一樣彈出自己的座椅,Starscream扔掉了水壺,Barricade摔碎了玻璃杯,兩個人臉色發青,盡可能的遠離餐桌。

「你們兩個是怎麼一回事?」

Megatron雖然不耐煩,但是也嗅到了不對勁,Starscream歇斯底里還算常見,但是怎麼連Barricade這種沉著穩重的人也瘋了?

「不要動,」Barricade輕聲說道,伸出一隻手,像是在安撫什麼,眼睛裡流露出緊張的神色:「主子不要動,你可能激怒到牠。」

「什麼?」Megatron沒聽清楚:「什麼東西?」

Starscream可沒有Barricade那麼克制,聲音拔高八度,介於尖叫和怒吼之間(但尖叫的成分還是多些),足以讓百老匯街上任何一位首席女高音自嘆弗如。

蛇!!!」Starscream指著眼前的杯子:「他媽的水壺裡有一條蛇!!!

Megatron低頭一看,玻璃的水杯裡有一條細細長長的東西,翻攪著、蜷縮著,似乎正為被迫離開牠的家園無聲地發怒著,隨時準備飛出杯外張口就咬。說時遲那時快,Megatron立刻跳起來,以閃電般的速度弄翻椅子,竄到房間的另一邊。

「打死牠!打死牠!」

「……上帝保佑,我居然沒被咬中!」

「Starscream快打死他!」

「到底是哪種人會在自己的水壺裡養蛇!?」

「槍!誰快去拿槍過來!」

「我居然喝了一口養蛇的水,我快死了……」

「冷靜!大家冷靜!」

「槍!槍到底在哪裡?」

在一片混亂中,唯一還端坐在椅子上的人只有Soundwave,他完全不理解旁人的驚恐,相當困惑地東張西望:「蛇?哪裡有蛇?」

「什麼哪裡有蛇?就在你的面前!」Starscream快要崩潰了。

「哪裡?」

一群人激動地比手畫腳:「前面!前面!」

「哪裡啊?到底在哪裡?」

「水杯!水杯裡面啊!」

Soundwave的視線終於對焦後,嘖了一聲。

「這不是蛇,Starscream,」以一種溫吞的好脾氣,Soundwave充滿愛意地看著玻璃杯裡的生物:「你對生物界的了解真是貧瘠的可悲,這是一條哈氏異康吉鰻(Heteroconger hassi)。」

混濁的水漸漸沉澱,康吉鰻細長的頭鑽了出來,表情相當不悅、光滑的皮膚、瘦長的身體、冷漠的眼睛……

他媽就是一條操蛋的蛇!」Starscream斬釘截鐵。

「這怎麼可能是蛇!」Soundwave瞪了一眼Starscream:「少見多怪!」

「對嘛,」Megatron站在安全距離外,偷偷放下剛才隨手抓起充當武器的雞毛撢子,大聲地斥責:「Starscream,區區一條康吉鰻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管牠是什麼鬼!不會有人把牠放在水壺裡吧?」Starscream嚇得不輕,聲音很尖銳:「不小心煮熟了怎麼辦?」

「那個水壺本來就不是拿來燒水的!」Soundwave理直氣壯:「誰叫你拿這水壺來倒水喝?」

Starscream很生氣:「不從水壺裡倒水,你是要客人渴死嗎?」

Soundwave更生氣:「你不會直接喝自來水啊!」

「自來水?Soundwave,你真不衛生!」

「不衛生?我喝了這麼久都沒事,你卻一喝就會死?太奇怪了!」

「……我不在乎牠是什麼,也不在乎牠是不是住在水壺裡,」Barricade的聲音難得地聽起來有點憂傷:「我只想知道,喝了養牠的水,會不會死掉……」

整體而言,那場茶會辦得並不是很成功。




Barricade的車子還沒在Soundwave家門口停穩,他就受到對方的熱烈歡迎。

「Barricade你來了真好!動物們都餓壞啦!」

Barricade忍住了一個寒噤。天知道這話聽起來多恐怖,Soundwave你是想把我扔去餵動物嗎?

Soundwave從屋子裡走出來,迫不及待的搬下那箱血淋淋的「食物」,在Barricade還來不及逃回車上之前,就很和善地說:「不好意思讓你跑一趟,進來喝杯茶吧?」

自「水壺裡有蛇」事件後, Barricade暗自發誓絕對不要再將Soundwave家的任何東西放進自己的嘴巴裡,最好是連Soundwave的家門都不要雷池一步。但是Soundwave盛情難卻,一邊把箱子搬進家裡,一邊大聲地說:「不要客氣,進來、進來啊!」

Barricade只好勉為其難的進了賊窩。

「喝紅茶嗎?」Soundwave和氣地問,放下箱子,準備走進廚房:「我正在泡紅茶。」

「嗯。」Barricade不動聲色地開始東張西望,準備找個地方等下好偷偷把紅茶倒掉。

第一個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大片灰白色、從天花板延伸到地板、橫跨整間客廳的--不知道什麼東西鬼。Barricade的第一個反應是,Soundwave你什麼時候開始對紡紗有興趣了?不過仔細研究一下--特別是在注意到懸掛在白紗上的昆蟲屍體們後--Barricade意識到這玩意是什麼了,其實它在生活中很常見,不過Soundwave家的特別大,大到讓Barricade忍不住有些發毛。

「你看到我家的新成員了嗎?」Soundwave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嗯,」算是吧。「好大的蜘蛛網。」這輩子還沒看過更大的。

「對啊,很大吧!」Soundwave用力點頭,語氣聽來頗為驕傲:「南非雨林哥利亞巨型捕鳥蜘蛛(Theraphosa blondi)。」

出自本能的危機意識,Barricade視線飛快的繞了一圈房間,沒看到蜘蛛,自動總結為對方弄錯了什麼,Barricade小心翼翼的確認:「你是說,巨型捕鳥蜘蛛嗎?」

「蜘蛛網?你在說什麼?」捧著茶具,Soundwave從廚房鑽出來:「你沒看到--咦?我家小乖呢?

這時候,從隔壁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那一聲咆哮足以讓整條街的房子都高高跳起,再重重落下。Barricade親眼看見天花板上震下了粉末,落在Soundwave剛泡好的紅茶裡。

「天啊,」Soundwave發出痛苦的呻吟,飛快地放下茶,衝出房子:「是隔壁那位野蠻人!」

透過窗戶,Barricade朝外張望,在Soundwave隔壁鄰居的後院草坪上,巨型捕鳥蜘蛛很愉快地伸展著毛絨絨的腿,舒服地在做日光浴,Barricade相信如果牠的Size再稍微大一點,可以直接送去好萊塢拍史前食人蛛之類的怪物片,連CGI特效都不用。握緊自己的佩槍,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Barricade決定他要躲在屋子裡跟那鬼東西保持適當的距離。

「晚上是嘿美(Hedwig)企圖啄出我的眼珠!早上是屍羅(Shelob)策畫攻佔我的後院!」

右手拿著掃把,左手抓著殺蟲劑,嘴裡發出如雷的轟轟怒吼,Barricade看著Soundwave的鄰居從隔壁房子英勇地殺了出來。

「你要養動物我沒意見,但是你不要放任他們隨便亂跑啊!不要讓他們鑽過籬笆、翻過圍欄、飛進窗戶、開挖地洞入侵我的生活範圍啊!」

……我就覺得這傢伙住在Soundwave的隔壁每天一定很慘烈。

Barricade以同情的神色望向只穿著四角褲以海格力斯(Hercules)對決九頭蛇(Lernaean Hydra)之姿與蜘蛛搏鬥的Ironhide。

看著Ironhide手上的強效殺蟲劑,Soundwave非常擔心地朝自家寵物喊話:「Frenzy乖,快過來!」

然而,比起回到Soundwave愛的懷抱,大蜘蛛似乎對跳上跳下揮舞拳頭的Ironhide更有興趣。

意識到大蜘蛛根本不理他後,Soundwave相當不悅地指出:「你嚇到牠了!」

「我嚇到牠?」Ironhide氣得吹鬍子瞪眼睛,指向興致勃勃地看著他的駭人蜘蛛:「?嚇到?」

其實Ironhide應該慶幸至少這不是母蜘蛛,Barricade想。

有一回,Soundwave收留了一隻母蜘蛛,把牠帶進Nemesis公館,說什麼要給主子看可愛的蜘蛛寶寶。Barricade那時候才知道原來母蜘蛛喜歡在背上掛滿小蜘蛛,當Starscream一邊尖叫一邊想打死牠們,而母蜘蛛全速逃命的時候,小蜘蛛們就一路掉、一路飛、一路被甩出媽媽的背,滿地滿桌的爬來爬去,那場面已經不是「災難」兩個字可以簡單形容的了。

Barricade用力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光是回想起當時的場景,他就覺得雞皮疙瘩全部爬起來了。他平時是不怕昆蟲的,但是如果到處都爬滿了昆蟲,那可是另一回事!Soundwave為什麼盡是對奇怪的生物產生興趣呢?如果Soundwave喜歡的是蘋果樹、小蜜蜂、跟雪白的和平鴿,那他想養多少隻誰都沒有意見,但是偏偏Soundwave感興趣的類型都是食人樹、虎頭蜂、跟南美叢林大森蚺這種恐怖的怪物!哪一天要是Soundwave從下水道拖出一隻臭氣沖天發爛流膿的大蟾蜍然後告訴大家牠跟小白兔一樣溫馴可愛,Barricade都不會覺得奇怪。

要不是主子Megatron那麼器重Soundwave--

「嘎……喀吱。」

聽到樓梯間的木板傳來不妙的聲音,那一瞬間,Barricade後頸的寒毛全豎了起來。拔出配槍瞄準對方的當下他的腦中跑過的是:

斃了牠→Soundwave會心碎→誰管他啊→但糟糕急救受傷動物的醫療費是主子Megatron負擔!




關於搬家與否這件事,Ironhide已經考慮很多年了。以他的收入,要找到另一棟合適的住家,雖然要花費一番心思,卻也不是太艱難,而且他打從心裡堅信,如果他搬離這可惡的鄰居,他的人生必定會過得像童話故事般幸福美滿!

隔壁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神經病啊!外表看起來雖然很正常,話不多,戴了一副走到太陽下就會加深顏色的墨鏡,但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啊!在家裡養一大堆怪裡怪氣的動物就算了,重點是,他還放任牠們到處亂跑!地鼠打洞鑽進別人家草坪玩耍、四腳蛇躺在別人家洗手台睡覺、虎頭蜂在院子裡築巢了也不找消防隊來摘除……這些都是小事,但是好比說昨天晚上,那隻要命的灰林鴞把吃剩的骨頭往別人家的窗戶裡吐,還不偏不倚的打中他的臉,這讓Ironhide嚴重懷疑那傢伙是不是專門訓練他的動物故意這麼做!

講到這裡,想必大家都覺得很困惑,等等──這些動物真的可以在家裡養嗎?不是有某些法令禁止飼養某些動物?為什麼不打通電話密告,把動物跟飼主都抓走就成了?

是的,不錯,這是一個解決問題的好方法。可惜,Ironhide並不是世界上最遵守法律規範的人──身為一個軍事狂、武器控、二戰迷,Ironhide無法昧著自己的良心說自家地下室的那些私人收藏品全都是循正當途徑而來並可以合法擁有的,而世界上估計沒有比跟自己當了十年的鄰居還更了解他底細的人──如同Ironhide對隔壁收留了哪些非法動物一清二楚,Soundwave對鄰居私藏了什麼違法槍械也瞭若指掌。Ironhide想密告?沒問題!Soundwave可以擔保在動物保護協會的人踏上自家草坪前,司法部菸酒槍炮及爆裂物管理局的人會先踹破Ironhide家的大門。

好──所以不能密告。但是問題又來了,請問Ironhide先生,您為何不搬家呢?

搬家一事,如同剛才所說的,Ironhide已經考慮很久了。他當初看中這間房子,就是因為它位在偏僻的街區,安靜而與世無爭,小路盡頭只有兩棟房子。一棟是他家,他當時想著,只有一個鄰居,多好!總不會這麼倒楣碰上怪人吧?

事實證明──他太天真了! Ironhide後來一直很後悔,為什麼他沒想過,就是這種跟他一樣心懷鬼胎,有著不可以被別人發現的「收藏品」的人,才會跟他一樣想住在這種化外之地!

既然這麼不喜歡自己的鄰居,為什麼不搬呢?這樣的問題,Ironhide也問了自己很多次,但是每次一想到這件事,他就氣不打一處來──沒有錯,他是不該收藏那些違禁槍械,但是他真的只是「收藏」而已啊!他的武器並不會自己跑到隔壁去開上兩槍然後再一副天真無辜的模樣跑回家裡裝可憐啊!

反觀Soundwave的「收藏品」:滿地爬、滿天飛,早上的時候好不容易才把晝行性動物趕走,晚上夜行性動物又通通跑出來了!這些動物明明是一群惡魔──吃Ironhide的食物、啃Ironhide的家具、無視Ironhide的籬笆、挖爛Ironhide的後院,跑進廚房裡、躲進廁所裡、鑽進臥室裡、躺進客廳裡,然後再睜著大大的眼睛,露出一副我什麼壞事都沒做的表情──Ironhide真的很想一隻一隻掐死牠們!

──明明就是Soundwave欺人太甚!憑什麼要我搬家!

秉持著這樣的精神,Ironhide加入了究極釘子戶的高級榮譽會員,跟Soundwave家的動物們拼了!

只是……

在Ironhide低頭,看著被Soundwave命名為Frenzy的那隻毛蜘蛛,四隻腳站在地上,另外四隻腳興奮地朝他直揮手的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連移民火星的決心都有了。

「那個,」Ironhide相當謹慎地朝後退了一步:「你可不可以趕快把牠帶走?」

「就說你把牠嚇壞了!」Soundwave責難地說:「我從來沒見過牠這樣!可憐的小傢伙。」

不,我認為那不是被嚇壞了,但那究竟是什麼情緒──如果蜘蛛有情緒的話──我並不想知道:「你趕快把牠帶走就對了!」

Soundwave彎下腰,伸手正要抓起Frenzy,卻聽見一聲轟然巨響。

磅────!

Soundwave的家門被踹開,穿著制服的警察Barricade飛快地竄了出來,以逃命之姿朝警車狂奔而去,後面跟著的──四肢修長、毛皮黝黑,那是貓嗎?但說是貓……會不會太大隻了點?

「噢,你看,Ravage在跟Barricade鬧著玩。」Soundwave露出媽媽溺愛兒子的神情,著迷地說:「真可愛,Ravage剛滿兩歲,稍微調皮一點。」

那叫稍微調皮一點嗎?!

Ironhide看著Barricade在命喪豹爪的千鈞一髮之際關上車門,可惜車子本身就沒那麼幸運了,烤漆被Ravage抓得一道一道的。Ravage,這名字取得真好,看牠怎麼蹂躪Barricade擦得亮晶晶的福特警車。距離這麼遠,Ironhide都可以清楚聽見Barricade在車子裡面不顧形象地崩潰,這讓Ironhide難得覺得警察先生有點可憐。

放下揮舞個不停的四肢,Frenzy將八隻腳在地上跺了跺。可能是不滿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Ravage身上,Frenzy猛地將身子蹲低,下一秒鐘,Ironhide發覺自己的右肩莫名地一重?轉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有名無實的Decepticon礦產開發公司動物部的隔壁,也是如往常般地熱鬧。




(完)




註:

哈氏異康吉鰻是我很怕的一種生物......不知道牠是什麼的人可以看這裡
沖繩水族館有很詳細的圖解,看寫真不準,請看動畫那邊,相信大家就可以理解這是什麼微妙的動物!

至於南非雨林哥利亞巨型捕鳥蜘蛛,拿Theraphosa blondi下去Google就會搜到很多牠的圖了,毛毛的、大大的。
在2007電影第一集裡Frenzy在被女主角劈成兩半之後,曾經很短暫的變成一隻類似蜘蛛的東西,然後才變成手機。

嘿美(Hedwig)大家應該都知道是哈利波特的貓頭鷹,屍羅(Shelob)是魔戒裡的大蜘蛛。

所謂海格力斯(Hercules)對決九頭蛇(Lernaean Hydra)之姿:
422px-Antonio_del_Pollaiolo_-_Ercole_e_lIdra_e_Ercole_e_Anteo_-_Google_Art_Project.jpg

本篇篇名出自70年代歌曲I'd Like to Teach the World to Sing (in Perfect Harmony),第一段歌詞是這樣的:
I'd like to build the world a home
我想幫這世界建造一個家
And furnish it with love
並且以愛裝飾
Grow apple trees and honey bees and snow-white turtle doves
種蘋果樹、養小蜜蜂、跟雪白的和平鴿

不要懷疑,Soundwave打從心底堅信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這種造福社會促進和平的好事。

Comment

says... "小吳"
看到喝到蛇水覺得自己要死了那句XDDDD
幸好我室友不在!
2012.07.30 19:28 | URL | #- [edit]
ire says... ""
嚇!!!!沒想到小吳會看XDDDDDDD
可憐的Barricade www我最近發現欺負他也很好玩(好壞)
2012.07.31 08:30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136-c266701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