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天黑、欲雨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如果原本是個壞心腸的人,那麼他人自然就會有所防備,但她卻是個性丕變,這樣反而教人心情無法平復。
「我們一時無法置信:她到底是怎麼啦?難道這才是她的本性?我不覺得生氣或難過,而是嚇呆了。」

~宮部美幸<時獸>


以朋友的姿態接近你,然後再來個一百八十度變臉。這樣的行為比起一開始就給我臉色看的人,惡劣太多、太多。
而我,不但嚇呆了,更覺得既生氣又難過。
好啊,你一開始沒有那個意思,就不要說出以及做出這樣的事情啊。
反反覆覆地去想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到現在已經絕望了。被狠狠劃上一刀,會相信你的我還真是個笨蛋。


愛不能原諒一切。或者該說,我的愛完全不足以原諒我愛的人。

~Travel through the Kaleidoscope



好,你們兩個相愛相殺的關係,又是怎樣呢?
事到如今,為什麼還是繼續傷害著彼此,傷害著我呢?
到底為什麼要說出這樣的話呢?這麼多年的痛,流的淚還不夠多嗎?
我累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能停留的地方。我不能像別人眼睛一閉說好了我受夠了我要回去,就這樣義無反顧的回去,不是說那樣不好,而是有太多的事情讓我懷疑這地方究竟能不能停留。
還是說,一旦停留,心就會開始死去。


「在哪里都要記得回來看看我。」
這是KIRA睡著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然後



有時候會很害怕自己虧待真正對我好的人。有時候會害怕自己將真正的關愛當作理所當然而不再去在乎。
只是橫衝直撞,被誤解被騙,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後總有殘缺?


「咦……我明明,搖頭了啊?但田島君還是很快的給了我另一個暗號。」

~王牌投手振臂高揮



終於看完了大振的夏日大會篇,再次感覺到第一次看的時候,覺得自己像三橋的部分。
之前覺得不能接受,現在的我卻可以理解,三橋不願意離開投手丘的理由--只有在投手丘上,自己是存在的。
其實我想三橋在桐青一戰後,心裡一直有一種「大家會願意接近我是因為我的球不會被打出去」的想法。一旦球被打出去,大家就會再次不理他,所以才像快溺死的人一樣抓著阿部「你會不會有一天不當我的捕手?」、「沒有阿部君的話,我什麼都不是」、「不能搖頭,一搖頭就會失去阿部君」。
所以,感謝美丞大狹山的王八蛋們,破除了這個魔咒。
--就算不是做為投手,大家也都是很喜歡他的。

這麼說起來,我也一度陷在這樣的思考迴路裡。
因此,現在,無論什麼時候,當我遇到那些真心喜歡我的人們--不是因為我會為他們做什麼,或是可以從我這邊得到什麼好處--而是因為喜歡我而接近我的人們,那些就算很久沒有連絡,也還是不會疏遠我,單純的願意接受我的人們。我,心存感激。

就算是這個樣子的我,也可以,的話……
謝謝。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167-1e9047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