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あざ笑った偽りと真実に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最近一直難以釋懷的一件事,那個人,向我道歉了,在夢裡。
於是,在夢裡,我原諒他了。

睜開眼睛,窗外是漫天飄舞的雪花,很輕,很靜。
我只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當這些都成了過去,我還能笑的像三橋一樣,純粹而無雜質。

mihashi.jpg

附加一首米西亞的歌,她的聲音像是從靈魂深處爆發出來那樣動人: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170-97aa6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