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情人節快樂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一張方桌,兩枚板凳,頭上的電燈微弱地閃爍著。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胖子?」

「唔。」

「就、是、啊!」吳邪拍桌而起,放聲大罵:「這種讓我頭暈讓我想吐害我噁心害我瞎掉的可惡節日到底哪裡好了?啊?你說啊!你給我說啊!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

胖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我明白,我完全明白。」

「這種萬惡的節日,根本就是包著糖衣的毒,強迫消費!沒有女朋友又怎樣?小爺我省錢!小爺我一個人逍遙!小爺我爽!我自在!誰--知--道--」一咬牙,吳邪瞬間湧現暴戾之氣:「為什麼只有情人才能享受松阪牛吃到飽雙人特惠活動?我也想吃啊!我也是人啊!為什麼人與人之間要有這種差異?就是因為情人節我沒有女朋友心靈受創才需要好吃的食物來撫慰我的心靈!那種有女朋友的人吃女朋友就好了!憑什麼跟我搶松阪牛?啊?為什麼?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

胖子用力的點點頭,發自內心地說:「我明白,我完全明白。」

「還有啊!這種時候最討厭的,莫過於那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傢伙!」捏緊拳頭,吳邪怨毒地說:「像解語花那種坦然接受三四十份巧克力的人還能原諒──他命犯桃花,沒辦法!像阿寧那種斷然拒絕三四十份巧克力的人還能理解──她正在減肥,沒辦法!然而,最無法忍受的,就是那些一邊嘟囔這麼多巧克力煩死了,一邊飛快把巧克力收進抽屜裡的人!」

「我靠!那確實欠抽!」胖子同仇敵愾:「是誰這麼犯賤?」

「還能有誰?」吳邪尖銳地冷笑一聲:「解子揚!」

「解子揚?」胖子歪了歪頭:「他今年有收到巧克力嗎?他位置在我旁邊,我怎麼沒看到?」

「巧克力的話沒有,但是他今年收到三四十包保險套,堆在他的桌上,他一邊罵著死畜生變態死了,一邊飛快的把保險套藏進垃圾桶裡。」

「……會把那種東西大咧咧地留在桌上的人才奇怪吧?」

「啊啊,我瞎了!我瞎掉了!」吳邪悲鳴,抱著頭以奇怪的姿態扭動著軀體:「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受夠了!我要加入去死去死團!我要去死!」

「那個團的宗旨好像不是要你去死吧?」

「我不管,我要去死,胖子你不要攔我。」

「好吧,那你一路好走,要心無雜念的成佛唷。」

「胖子你都不勸我,你好絕情。」

……剛剛要我不要攔的人他媽的是誰?

「應該是他媽吧,嗯。」吳邪點了點頭。

「到底在說什麼啊你!」

「不管啊不管!這個節日實在讓人太不爽了!」吳邪猛地一搥桌子,然後將自己的頭咚地一聲撞在桌面上:「好不開心,胖子,這個節日到底是誰發明的?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們?」

「唔,換個角度想,如果這世界折磨我們,我們何不折磨回去?」

「好主意!」吳邪用力擊掌,眼神發亮:「我們在門口挖個洞,看到情侶就埋了他們!」

「我們去拿兩打圖釘,裝門挑情侶座下手,在椅面排兩排圖釘!」

「那太耗時間了,帶根拖把,看到情侶就抽!」

「為什麼是拖把?」

「因為拖把欠抽。」

「蛤!?」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勒否敲科哩--


吳邪的手機傳出一陣足以讓秋葉原所有宅男回眸一笑的萌系聲音,原先灰暗到快長蘑菇的氣氛突然融化成以粉紅色泡泡和玫瑰為主題背景的甜蜜氛圍。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勒否敲科哩--


咦?仔細一看,本來還愁眉苦臉的吳姓小開,這回怎麼眉飛色舞,興高采烈,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機,按下通話鍵--

「喂?小哥,你下班啦?辛苦了!……沒有啊我沒有等。嗯,我沒有生氣唷,你記得就好,我就覺得你不會忘記今天是……啊!?什麼叫做,十分鐘後,如果我沒有忘記的話,青銅門前見?我不是你,我又沒有失憶症!十分鐘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忘記!?」

瞇起的眼睛,帶笑的唇角,甜蜜的口吻--胖子看著眼前的吳邪,突然覺得自己迫切地需要可魯。

「那,待會見唷!嗯,十分鐘後見!」

掛上電話,吳邪連正眼都不看胖子一眼,飛快的拿起自己的大衣外套:「胖子,掰掰,情人節快樂!」

像一陣風似的,吳邪刮出辦公室大門,彷彿剛才的抱怨都是幻影,那些憤世嫉俗全是鬼扯。

胖子默默的隻身坐了三秒,默默地拉開抽屜,默默地在吳邪的座椅上擺滿圖釘,默默地打開垃圾桶,默默地倒出解子揚藏在裡面的三四十包保險套,默默地將自己埋進垃圾桶,默默地蓋上蓋子。


--我死了算了!by 絕望的王月半


但是,戀愛這種事,又有誰說得準呢?一見鍾情、狹路相逢什麼的,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看哪!從走廊的那一頭,正晃過來準備打開垃圾桶倒廚餘的,不正是潘子哥嗎?



情人節快樂。



(完)



註:有鑒於我最近身心俱疲,文的質量就不要太計較了--禮輕情意重嘛!^^b
這是吳邪的手機鈴聲,應景情人節w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173-0e323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