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ABC Drabbles pt.1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ABC DRABBLES


--本回字母靈感來自阿酒,而我決定寫《House M.D.》同人衍生故事。


Allow(允許)

他在等待葛雷格里‧豪斯醫生允許他死亡嗎?
當威爾森看著窗外被烏雲壓得透不過氣的天空,他在心裡這麼默默想著。

不用多久,再不用多久,他的四肢百骸就會化為塵土,他的五臟六腑即將腐化生蛆,他很清楚。而就像他之前萬般疲憊,卻斬釘截鐵說地那樣,他並不能為葛雷格里‧豪斯的快樂負責。他非常清楚。

豪斯可以任性,可以翻臉不認人,在多年的相處之下,威爾森看過太多次這傢伙的肆意妄為,但是他從來沒有看過豪斯逃避現實。豪斯這個人的存在正是逃避現實的相反,他逼迫每個人正視現實,強迫每個人接受現實。他這個人就是現實。

然而,這樣現實的豪斯,卻避重就輕地閃過他擲出的關鍵問句,無可無不可地回了句:「癌症很無聊。」

抬起頭,他看見豪斯拉開他對面的椅子,還沒坐下便滔滔不絕地發表起他那些驚世駭俗的憤世宣言,就像以前一樣。
所以他也耐心地聆聽著,抱持著懷疑及不認同的心理,抓到機會便吐槽對方,就像以前一樣。

這一切,無關願意不願意,無關逃避不逃避,甚至無關允許不允許,當時候到了,誰也沒有辦法。
就算是豪斯,也得妥協。


Bet(打賭)

「我打賭你不能從這裡把吃剩的雞骨頭用力吐到那邊的公共垃圾桶裡。」

「……你那語氣裡不容忽視的自傲感是怎麼回事?」

「雞骨頭太重了,太多鈣。如果是痰的話可以飛得更遠。」

「我們真的想繼續這個話題嗎?」

「我跟你賭十塊錢,我的痰可以飛過整個庭院落在那邊看書的老太太桌上。」

「拜託,豪斯,我還在吃--」

「咳喀--呸!!!」

一聲驚慌失措的尖叫,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尷尬至極的沉默。

「……去幫人家擦乾淨,葛雷格里‧豪斯。」

「沒問題,但是你欠我十塊錢,威爾森。」


Cabby(司機)

人生像搭乘一列長長的火車,每一站都有人上下車,有些人早他人而去,有些人晚他人而來。

近晚的涼風有些寒,吹在威爾森的臉上,但他不感到冷。摩托車以一種混合了力道與優雅的美感掠過臨海的高速道路,太陽已經西下,天幕是暗沉的紫羅蘭色,相較明亮的星子已於仰角閃爍。

他驀地希望腳下的路無限延伸。這世界的聲音太過嘈雜,色彩太過混濁,太多的事情,太多的期待,太多的不明所以,他突然覺得在普林斯頓大學綜合教學病院所發生的一切都離他很遠,他的家庭、他的前妻、甚至他的專業……多麼地,惘若隔世。

他只要現下的這一刻,這一秒鐘,他要它停留,並且永恆。豪斯在他的前方駕駛著摩托車,耳邊除了呼呼風聲外什麼都聽不見,四周景色在昏黃交際之刻曖昧。

多麼瘋狂卻多麼令人安心的感受,他願意捨下一切,只求剎那永恆。

他將身子朝前傾,鼻子嗅到豪斯身上皮革外套的味道,鼻尖感到透著皮夾克傳達的熟悉溫度。
如果人生像搭乘一列長長的火車,那他何其有幸,擁有自己專屬的司機,在最後的歲月裡,天涯海角的陪他去瘋。

詹姆斯‧威爾森像羽毛一般將自己的前額棲息在友人堅實的後背,輕輕闔上雙眼。



後記:
之前被這個神剪接痛得死去活來--




下一組開放點文的三個字母:D, E, F。
讀者點三個字,我保留關於故事的長短、內容、完成時間、同人或是其他的自由。
有興趣在2/24之前跟我說,不然點文就完全交給阿酒啦(不)

下一組題目出來了:
Deceive(欺騙)
Envy(嫉妒)
Festival(節日)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174-eef30e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