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誰搬走了我的草莓冰淇淋蛋糕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吳邪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
 
他一言不發地關上冰箱的門,他將自己的沉默稱之為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他若無其事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呼吸、深呼吸、深深地呼吸──
 
泥馬誰偷吃了他昨晚買回來的冰淇淋蛋糕來著!!!!
 
試圖無視心中那波濤洶湧對於偷食者祖宗、祖宗的祖宗們、以及祖宗的祖宗們的娘親的熱切問候,吳邪拿出一支鉛筆,一張紙,他告訴自己要冷靜、要理性。以他姓吳名邪學名天真的聰明才智,好好想一想,到底是那個──嗶!不當字眼消音──把他殷切期盼一周好不容易排了半小時隊才買到的草莓冰淇淋蛋糕偷偷幹走的!
 
一、犯罪時間
 
草莓冰淇淋蛋糕("被害人")在昨晚十點三十七分零五秒進入男生宿舍三七零號的冷藏庫,於今晨七點零八分四十三秒發現陳屍於某人的五臟廟(註:還不知道是誰的五臟廟,但是就算賭上我爺爺的名聲,我也會幫你報仇的,草莓!)
 
據證人/調查員吳邪表示,自被害人進入冷藏庫到午夜十二點整,調查員本人都坐在冰箱前面對著被害人流口水,期間沒有人打開冷藏庫,故合理推斷犯罪時間介於午夜至今晨七點零八分四十三秒。
 
二、犯案動機
 
「羨慕!嫉妒!恨!」吳邪悲憤地喊著:「一群貪吃的豬!!!」
 
聽到這一段語焉不詳的悲鳴,正在打報告的潘子和剛剛沖完澡回來脖子上還掛著條毛巾的胖子對望了一眼。
 
潘子說:「那傢伙忘了吃藥?」
 
胖子搖頭,聳聳肩。
 
三、嫌疑犯及(不)在場證明
 
嫌疑犯甲,室友潘子。
 
「我昨天晚上在拼大和號的戰艦模型,大概到凌晨兩點左右,然後我就睡了。六點的時候爬起來趕報告,一直到現在。」潘子有點擔心地看著吳邪:「你沒事吧,小三爺?」
 
嫌疑犯乙,室友胖子。
 
「爺我去喝酒啊,幾個朋友一起去吃火鍋,天真同志,你應該跟我們一起來啊!」胖子拍著肚子說:「鬧通宵啊!看日出哪!剛剛才回來,去沖澡,等會得睡下!今兒的課爺我翹定了。」
 
嫌疑犯丙,室友張起靈。
 
「小哥,你昨天晚上都在幹什麼?」
 
「…………」
 
張起靈沒說話,手上變魔術一般變出了一小塊草莓冰淇淋蛋糕,朝吳邪的眼前晃了晃。
 
調查員接受賄賂,調查暫停十分鐘。
 
四、推理
 
嫌疑犯甲,室友潘子。
 
據調查員吳邪表示,嫌疑犯甲在一個月前便已完成大和號的戰艦模型一共三組,分別為觀賞用、玩樂用、以及租借用,沒有理由無故再度組裝大和號,故推斷嫌疑犯甲說謊。
 
「我……我確實不是在拼大和號。」
 
潘子不好意思的抓抓腦袋──咦?錯覺嗎?怎麼覺得潘子臉有點兒紅?
 
「我是在拼三爺號,盜墓出品的老版九門系列三爺號。我知道他是個老型號,很舊,老土的,但三爺他是條硬漢啊!請相信我!我沒有說謊!」
 
嫌疑犯乙,室友胖子。
 
根據嫌疑犯乙的證詞,他昨晚去吃火鍋,但是調查員吳邪查證,昨晚氣溫為三十一度,沒有她娘的正常人會想吃什麼鬼火鍋。
 
「對不起啊天真,雖然我知道你連大姑娘的手都沒牽過,但是昨晚我還是拋下了你,跟保險B的雲彩妹子去聯誼唱K了!」胖子痛哭流涕:「我對不起你!我不是你的兄弟!我說謊!我知道錯了!拜託你不要給我一支番仔火跟一桶汽油!」
 
嫌疑犯丙,室友張起靈。
 
「小哥,請你不要逃避我的問題,你──」
 
推到鼻尖的,是第二塊草莓冰淇淋蛋糕。這塊比第一塊還要大塊、還要誘人。
 
「唔……」
 
調查員接受賄賂,調查暫停十五分鐘。
 
五、結論
 
「小哥,這草莓冰淇淋蛋糕-嗝-真、真好吃。」吳邪心滿意足地打著飽嗝,搖晃著手上的鉛筆,心花怒放地問:「你從哪兒弄來的啊?」
 
理所當然的口吻:「冰箱裡拿的。」
 
「啪!」
 
吳邪喀擦一下折了手上的鉛筆。
 
 

 
(完)




後記:

阿九生日快樂www(也拖太久)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178-74d63a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