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夏日三十]Day 1:Midtown, Manhattan, New York City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夏日三十]Day 1:Midtown, Manhattan, New York City

new-york-washington-square-new-york-city-ny076.jpg

我不回鹽湖城了。

這個決定說出來,在空氣中迴盪,帶了絲不現實的惘然。空蕩蕩的房間裡,我一個人凝視著凌晨時分的曼哈頓街頭,那些高速行駛一閃即逝的車輛,都像流星一般迅速的劃過天際,然後消失在長街的另一端。

從輕快的芝加哥,到冷硬的底特律,轉冰天雪地的明尼蘇達,承接邁阿密神魂顛倒的一周,我以為鹽湖城會是我的歸宿,直到在紐約曼哈頓中城的這天。

這天,現在,東岸時間凌晨三點七分五十八秒。

我已經寫了信,向公司請了兩個星期的假,原本想過幾天再開始請,至少能跟公司的人交代一下,但是一想到那人就在這公司,天一亮,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知道我請假一事,我就毫不猶豫地在Expedia上買下早上九點的機票。

本來,這份工作在種種方面都不算理想。本來,幾乎全年無休地從早上八點工作到晚上十一點,不請點假都對不起自己。而且,本來,就是來紐約出差,連打包都不需要的假期,要上哪裡找?

於是我把該做的事情做完,email發一發,然後便關上電腦,關上手機,披了件上班時穿的Hugo Boss大衣,到頂樓去。

為什麼要到頂樓去?我不抽菸,也只在很少的時後才喝酒,但是我卻上去了,從緊急出口。

頂樓的風一般來說很強勁,但是今夜不同,今夜整個曼哈頓城都很安靜,偶爾傳來一陣警笛聲,遠遠的,不知道從哪條暗道中響起,不過很快地便沉寂下來。

我看著前後左右將我包圍的高樓大廈,我想著,這就是紐約啊,這就是曼哈頓,這個紙醉金迷、無邊無盡的水泥叢林。我想到前陣子才跟那人去看的電影,想到電影裡的Nick在一夜狂歡中,望著窗外,然後想,我的故事,也不過就是這個城市裡眾多窗戶裡所透露出的一個秘密罷了。

是啊,我的故事,不過就是幾萬幾億懷抱著各種夢想來到紐約市的其中一顆微不足道的塵埃罷了。

我在黑暗中坐了一會兒,從樓頂默默俯視著地面,什麼都不想。直到有一位穿著相當暴露、畫著濃妝的女人也鑽上頂樓,走近我的身邊,用相當黏膩的聲音問我,能不能借一根菸抽?還有,會不會覺得很冷,需不需要她陪我暖和一下?

我搖搖頭,迅速地離開了頂樓。回到房間,我拿了鑰匙,提起行李箱,便向前台check out,請他們幫我叫一台計程車。

反正都是等,在這裡等或是在機場等都沒有太大的差異。

離開前,我請計程車司機載我到紐約大學附近的Washington Square繞了一下,因為收音機裡正在放Jonathan Rhys Meyers沙啞的聲音,我一直非常喜歡這首歌,我也喜歡在電影<August Rush>裡,導演把清晨的紐約拍得那麼靜,那麼美。


You wish you could find something warm
你希望你能找到一絲溫度

'Cause you're shivering cold
因為你正因寒冷而顫抖著

It's the first thing you see as you open your eyes
那是你睜眼時看見的第一件事

The last thing you say as your saying goodbye
是你道別時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Something inside you is crying and driving you on
某種東西在你的內心痛哭失聲,迫使你繼續


凌晨的紐約,相當髒亂,不算美,但是確實相當的靜。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186-e4ccb7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