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NINE GATES junior 4

Posted by ire on   2 comments   0 trackback

在作詞作曲的高段課成果驗收那天,下面的評審除了平時授課的老師之外,「Black Sheep」的主唱跟「曉華」的解雨臣也作為前輩來當guest評審。他們這些junior就抱著自己的作品,一個一個上去唱。

作詞作曲從來不是張起靈的強項,他擅長的是其他所有不需要張口的項目。叫一個一天平均不會說多過二十個字的人來寫歌,真是一種折磨。在驗收的前幾個晚上,張起靈抓著他那一紙荒唐,在上鋪翻來覆去的折磨那些文字,也被那些文字折磨著。吳邪問過需不需要他幫忙,但張起靈拒絕了。

吳邪就很擅長這些,張起靈認為自己對他的第一印象還真沒錯,吳邪正是那種適合在煙雨江南細寫小令的人,好比說有一次張起靈就看見他在課堂上短短幾秒鐘寫出:

在青石古道上 你我錯身而過
驚鴻一瞥 洪荒擎雷
誤會是開天闢地時落下的種

諸如此類張起靈一輩子也寫不出來的文字,又或者像是這種意猶未盡,欲語還休的字句:

柳絮紛飛 三月
你還等我嗎?
一方孤城 沒有不欺騙的語言

所以後來吳邪為自己的電影寫下《失戀》一曲,張起靈覺得一點也不違和。拜託,吳邪那麼有才氣,區區一首流行歌對他來說是小菜一碟。

然而,那天驗收成果的時候,張起靈卻看見吳邪在guest評審「Black Sheep」主唱跟「曉華」解雨臣意外出現時,臉上像有一陣烏雲飄過般沉了一下,然後若有所思地將準備好的歌曲收了起來。

張起靈比吳邪早上台,在台上唱完了之後,他就決定這輩子絕對、絕對、絕對不要再回首這恐怖至極的歌曲,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逼迫他!幸好公布成績的時候,這門課他低空掠過,勉強及格。「曉華」的解雨臣給了他相當高的成績,把他的平均拉了起來,張起靈懷疑解雨臣是看在他給王八邱的那兩拳上,才出手的。

吳邪在他唱完之後過來找他:「小哥,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怎麼了?」吳邪的語氣不知怎麼地有些迫切,張起靈凝視著他的雙眼,卻讀不懂他的心思。

「因為還沒發表完的同學不可以隨意離開教室,」吳邪深吸一口氣,像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那樣,一字一字地說:「所以,你可不可以,代替我,去音樂教室借一把大提琴?」

在這之前,張起靈從不知道,原來吳邪會拉大提琴。

吳邪抱著大提琴上台的時候,台下騷動了起來,解雨臣露出了明顯的驚愕神情,「Black Sheep」的主唱也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從四周其他junior的耳語中,他才發現原來吳邪的父親是名震中外的大提琴手吳一窮,吳邪小時候是古典樂界相當看好的音樂神童,練的也是大提琴。然而,在父母於準備飛往托斯卡尼演出的飛機失事罹難後,吳邪再也沒有公開演奏過大提琴。

在眾人嗡嗡地竊竊私語中,吳邪一個人站在台上,誰也不理地低頭調著琴音。吳邪不瘦,但是張起靈從沒有一刻覺得他看起來那麼單薄,聚光燈打在他身上都像是在傷害他,那些流言蜚語像潮水一般在他四周拍打著:惡意地、好奇地、幸災樂禍地。

張起靈又再次覺得,自己離吳邪距離好遠、好遠,隨便一個陌生人對吳邪的了解都比他多,他們知道吳邪的身世、吳邪的家庭,甚至吳邪得過哪些音樂獎項,這些都是他所不知道,也從來不會想到去問的。張起靈只知道他喜歡吳邪垂下眼睛時睫毛蓋住一半的眼睛,喜歡吳邪總是跟他搶著吃最後一塊薯片,喜歡吳邪每次出去買日用品都會忘記買衛生紙,自己的用完了就偷用張起靈的,然後過幾天記得去買了之後,又不忘塞幾張過來張起靈這邊,張起靈都一直假裝不知道。

張起靈帶著點苦澀地看著台上的吳邪,這樣的人,他真的理解他嗎?

吳邪約略調整了一下麥可風的位置,稍稍吸了口氣,然後做了一件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舉動──他彎下腰,把琴弓放置在地上,然後維持著坐姿,像抱著一位久未謀面的老情人那樣,溫柔卻生疏地輕擁著大提琴。

突然之間,若夏日午後急驟的暴雨,他的手指動了起來,靈巧而輕快地撩撥著琴弦,流洩而出的是緊繃、壓抑,甚至有一些歇斯底里的音符,但是他的姿態是那麼放鬆、那麼自得,像是一個無邪的孩子,很單純的在玩弄著音樂,也像是一隻天真的小貓,伸出前爪逗弄著桌布垂降下來的流蘇。

Our love, perhaps began in frenzy, but it did not end so
(我們的愛,或許開始的那麼張狂,卻不是這麼結束的)

吳邪清澈的嗓音,半口白半哼吟地,唱出歌詞。半閉著眼睛,他的手指一滑,曲風一轉,從壓抑轉為無奈,自緊繃化為滄然。

The feeling of the person who gave, and the person who received it, are now so widely different from what they were
(給予愛的人的感受,與接受愛的人的感受,是那麼絕對地今非昔比)

突地一彎腰,吳邪拾起地上的琴弓,唰地一聲,纖細地琴弓在萬籟俱寂的練習室裡劃破空氣。吳邪毫不猶豫地將弓搭上弦,大提琴穩重如絲綢的音色瞬間填滿教室的空間。

In the anticipation of happiness, my love
(在期盼著幸福的心緒裡,吾愛)
We have destroyed ourselves
(我們毀了彼此)

短短一曲,吳邪收弦的時候,整間教室沒有一個人出聲,眾人都像中了魔術一般無法動彈,許多人連呼吸都忘了,彷彿只要一絲聲響,就會敲響十二點的鐘聲,結束灰姑娘的午夜魔咒。張起靈則是定在原地,眼角酸澀,欲哭無淚,波濤洶湧的駭人情感在他的胸膛凝結,他是多麼想要不顧一切的衝上台,緊緊抱住那個孤單的身影,因為那個人在聚光燈下顯得那麼、那麼、那麼地孑然,籠罩著世界毀滅也無所謂的憂鬱影子。

不知道是誰最先爆出了一聲喝采,然後整間教室瞬間轟聲雷動。張起靈這才轉過頭去,發現教室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這麼多人,還有好多人拿著手機在拍。吳邪拉大提琴的消息傳得還真快,好多人都溜進來觀戰,其中不乏好幾位大明星,包括了女模阿寧、「惑」的海婷和秀秀、還有以搞笑模仿著名的王胖子。就連專業製作人員也跑來了好幾個,張起靈叫得出名字的,有NINE GATES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專輯製作人大潘,他戴著相當時髦的毛線帽,寬鬆的迷彩褲用一條粗亞麻腰帶繫緊,一臉評估地看著台上的吳邪。還有,NINE GATES御用舞台總監霍鈴也在場,足蹬高跟鞋身穿黑色窄裙,嘟起嘴巴審視吳邪,歪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除去這些大人物,張起靈比較熟悉的比如宣傳王盟,首席化妝師解子揚等都來了。

然而,最重要的,是隱藏在練習教室後排陰影裡,在吳邪演奏完之後,就不動聲色地開門走出去的那人。張起靈只驚鴻一瞥的看見他一襲黑色Dolce and Gabbana的貼身窄版西裝,張起靈想他知道他是誰,而吳邪那聰明得像隻貓的傢伙,在看到「Black Sheep」主唱跟「曉華」解雨臣以guest的身分意外出現時,便已推測到這個人也會現身,張起靈估計,他大概也是為了這個人才臨時更換曲目。

第二天,NINE GATES就突然招開記者會,由社長Mr. 3親自出席,表示準備讓旗下的一名神秘junior成員單獨出道,這個消息立刻驚動了整個娛樂圈,成為無人不知的娛樂界大頭條。

Comment

阿九 says... ""
感覺結局近了啊....(遠目)
我很喜歡描寫張起靈所知道的吳邪的那段,他雖然不知道那些表象的資訊,但是卻最清楚那些最貼近真正的吳邪的一面。
2013.09.09 22:03 | URL | #- [edit]
ire says... ""
To阿九:

沒有,還沒有要結局唷,還要再一下。
哥他就是.......初戀嘛,患得患失的wwww
我懷疑這是我筆下最熱戀中的張起靈XDDDDD
2013.09.10 17:20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197-970763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