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給京介

Posted by ire on   1 comments   0 trackback

Charles老了。

他注意到這點不因為自己容易疲倦、皺紋變多、看近較看遠吃力或者令人憂傷的髮線消退;他注意到這點因為他注意到Erik老了。

~「So Long」 from ChiAkilalala



其實有很多事情想講,可是結果什麼都沒講。搭公車的時候覺得悵然若失,誠品、忠孝復興、春水堂、島田莊司等等字眼突然間失去魅力,並不是說我們就那麼膚淺,嗯,該怎麼說呢?

那六年,還有在那之前的兩年半,只要在台灣的時間就有陪伴,然後現在突然間,主客易位,你飛走了而我成為等候的人。很多事情就變成一個人、一個人做。你說那跟之前有什麼不一樣?不一樣,地點不一樣、風景不一樣、你不一樣,所以,我也就不一樣。

今天等公車的時候我想到在芝加哥我們笑啊鬧啊地在雨中從美術館衝往辦公大樓,畢卡索的畫前擠滿了人,我只喜歡梵谷的空房間然後你在拍滿室的莫內。嘈雜的電影院我們只能坐在第二排看李奧納多嚇死人的大臉,那首歌一直唱著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a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而你說如果男女主角見面的時候放的是這種歌,那麼打從一開始,你就不覺得他們能有什麼好下場。

沒有什麼重點,就只是想到而已。我是解語花,你了解我的意思。別想太多,我只要你過得開開心心。



喔對,然後親愛的,這是我那天跟你說的,《翡翠之城》的結局,你看我那個時候真的很喜歡它,我把他一個字一個字打了出來:


每次狹小的研究室中上演大吵大鬧的戲碼,我總會心想,當我五、六十歲的時候,是否會懷念起這些打打鬧鬧的情節呢?京介、深春、教授、還有我。年齡和性格完全不同的四個人,像一群感情很好的家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我想一定會的,而且無論接下來我會活到多久,再也不會經歷像這樣這麼美好的關係。

其實我也不是沒想過維持現狀就好。但我發現其實京介他們把我保護的很好,自己是個沒有能力的小孩。所以我決定回學校上課,而且不只受到他們的保護,也要有能力守護自己喜歡的人。我知道自己還是個孩子,不可能一夜之間變成大人。即使過程很漫長,我也只能一步一步慢慢來。

不過,至少我不再害怕自己的過去。說不定在和京介他們展開另一次冒險前,告訴你們以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一九九五年九月某日 蒼




喔對啊我也是蒼小貓唷XDDDDDDDD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00-7a36e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