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NINE GATES junior 8

Posted by ire on   2 comments   0 trackback


張起靈在發表了以「悶」為暱稱幫吳邪平反的網路留言時,曾經試圖在「點天燈」回文的瞬間追蹤對方的IP位置,他想知道會這樣中傷吳邪的人到底是哪一路傢伙,然而,他的追蹤僅能追到一支wifi分享器,無法更進一步追蹤到使用著wifi的確切儀器上,而那wifi分享器是連到NINE GATES自己內部的server。

對於這個結果張起靈並不意外,畢竟他本來就推測對方很可能是圈內人,而且最有可能是自己人,只是很可惜的張起靈沒辦法把那傢伙揪出來,或許再多花點時間和心血,是可行的,只是在NINE GATES junior風波爆發不到一個禮拜後,他立刻陷入前所未有的忙碌中。一天,宣傳王盟把他和另外兩個人集合起來,並且請他們帶上證件,二話不說直接把他們載去辦護照,辦了護照之後還開始填日本簽證的資料。另外兩個人裡,一個是他同屆的junior,能力很不錯,有點背景,手上已經拿著護照──是韓裔。另一個是他沒見過的,年紀看起來有點小,但是很聰明的樣子,長相很好,張起靈約略知道這號人物,是比自己小上幾屆NINE GATES的子品牌──Phantom Coffin的junior,呼聲很高,現在已經建立了自己的一票粉絲。

三個人辦了護照,王盟在他們填好日簽的資料後,就把他們放回NINE GATES大樓,也沒有多說什麼,只說剩下上面的會通知,就急急忙忙的去找法務幫他們上網填資料去了。

王盟一把他們放回來,首席化妝師解子揚就接手,把他們三個帶進化妝間裡,讓他的化妝團隊幫他們做造型。到了這個地步,雖然三個人誰都沒說話,但是他們也不是笨蛋,很顯然NINE GATES挑中他們做某種大型宣傳,只是他們還不知道是什麼內容而已。

造型弄好了之後,藝術總監二月紅、御用攝影師大奎和一個張起靈從來沒親眼見過,只在傳說中耳聞的女人迅速地走進了化妝室。那個女人身材相當纖細,不高,但是微微丹鳳眼的眼睛透露出東方的神祕感。她不是很白,皮膚是歐美人會喜歡的健康膚色,長直髮挽成一個髻,固定在後方。她穿著一件Prada的黑色薄紗長裙,腰際有一條亮面皮帶圍繞,腳下踩著Jimmy Choo的黑色絨皮靴,手上抓著一個Burberry的新款長皮包,銳利的眼神審視著眼前的三個人。

那是Wengine Chen,享譽國際的超級名模,NINE GATES大老闆二十幾年來分分合合的緋聞女友。

她先是用評估的眼神繞著他們三個人走了一圈,彷彿他們是展覽櫃裡的商品,而她在估價。張起靈也打量著她,這個時候的他還不知道,這個女人未來會在人生的許多岔路上影響著他,所造成的結果,都是巨大而無可挽回的。

Wengine停下腳步,轉頭望向藝術總監二月紅:「I think it might work。」

「我也覺得能行。」老一輩的藝術總監回答:「就是得下點功夫。」

Wengine點點頭,凌厲的眼神瞬間轉向他們三人:「Have you guys ever heard of D/M Fashion?」

三個人都聽懂她的問句了,但是沒有一個人回答。

嘖了一聲,Wengine切成中文,她的普通話說得和她的英語一樣好,字正腔圓,聲音也非常好聽:「1989年華裔服裝設計師Elizabeth Deng小姐和日本服裝設計師Miyamoto Yuki女士兩人在紐約創立了時尚品牌D/M Fashion,取兩人的姓氏Deng和Miyamoto而成的D/M Fashion,從成立到今天,或許跟主流的高等品牌還不能比,但是也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在紐約、舊金山、米蘭和巴黎都有major studios。D/M Fashion標榜著亞洲古風,以歐美人眼中的東方風格去做創新,主要的市場是在海外,因為普遍來說亞洲人自己看不慣,覺得那是歐美式的東方,而不是真正的東方風格。D/M Fashion的風格標榜雍容華麗,大膽地用和風或中國風的布料去染繡,並且為西方人的穿衣習慣做調整,他們是女裝起家的品牌,到目前為止,雖然也有出過男裝,但是非常稀少,也一直沒有認真擴張這方面的市場。」

「這家公司,」Wengine停頓了一下:「我擁有百分之三十的股權,是除了Deng小姐和Miyamoto女士本人之外,最大的股東。」

「今年秋天,D/M Fashion將在東京舉辦盛大的開幕會,為自己旗下的新品牌D/Men在銀座的專櫃──同時也是D/M Fashion進軍亞洲市場的第一步──做宣傳,不用說,D/Men的新品自然會出來,並且會穿插D/M Fashion本家部分的秋季新款,我會去,Deng小姐和Miyamoto女士也會到,還有,你們三個,也會跟著我一起去。」

張起靈有些意外,韓國人挑起了眉毛,那年輕的小夥子則毫不掩飾的張大了嘴巴。

「D/M Fashion今年跟NINE GATES Entertainment合作,D/Men的巨型宣傳海報是你們三個跟我一起拍,我們四人會是今年D/Men秋季東京時裝秀的最後壓軸,你們三個做為NINE GATES今年推出的最新團體,會在D/Men時裝秀前夕,於東京召開記者會,正式出道。恭喜你們,從NINE GATES junior畢業!」

他們三個人都愣了一下,然後,年輕小夥子立刻爆出歡呼,韓國人也露出相當開心的神情,反倒是張起靈五味雜陳,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所以這就是NINE GATES的官方回應?冷處理吳邪跟NINE GATES junior風波,推出更華麗的陣容,讓媒體一窩蜂地轉移焦點──時尚界和娛樂圈的結合,D/M Fashion和NINE GATES的合作。張起靈完全可以想像媒體們會怎麼樣瘋狂地揣測Mr. 3和Wengine Chen這一對螢幕怨侶是不是又復合了?如果是,會不會再分手?會在什麼時候分手?他幫吳邪鬆了一口氣,卻又為吳邪打抱不平:或許因為焦點的轉移,吳邪可以藉機鬆一口氣,可是之前開的記者會,說好的單人出道又到哪裡去了?吳邪承受了那麼多之後,到頭來卻只是一張空頭支票嗎?就算是不打算讓吳邪出道好了,至少也該壓壓風聲,幫吳邪平反啊,他又沒有惡意抄襲!

「NINE GATES出道的詳細事宜,你們公司自己應該會找時間跟你們說,我跟二月紅二爺、大奎、老癢這邊,會負責D/M Fashion東京秋裝秀的部分。我醜話先說在前頭,你們自己應該很清楚,NINE GATES這間公司裡,有才華有能力的人多去了,今天你們要跟我一起上伸展台,就得照著我的規矩來,做不到的,我會立刻換人,換掉的人也就不用想什麼出道了,Mr. 3那邊由我親自去跟他說,明白了嗎?」

不等他們回答,Wengine Chen眼神一冽,厲聲說道:「聽好!模特兒第一守則:睡眠不足是美容的大敵!從今天開始,你們一天要是睡不到八個小時,我就開除你們!」

張起靈等三人被特准留下來和其他的大人物一起開會,除去一開始就在的Wengine Chen、藝術總監二月紅、御用攝影師大奎、和首席化妝師解子揚之外,後來舞台總監霍鈴、這次被點名負責背景音樂的製作人大潘也一起出席會議。大多數的時候張起靈都在放空,因為像他們這種新人是沒有發言權的。張起靈坐在那裡,心不在焉地想著這些人都一起去東京嗎?他去了東京,那吳邪呢?吳邪要一個人住寢室裡的話,他得提醒吳邪不要看鬼片,不然他會不敢睡覺。

然後他開始天馬行空地想,如果吳邪可以一起去就好了,如果吳邪一起出道,那就好了。不過吳邪說不定已經去過東京了,而且總覺得吳邪不會對時尚界有興趣,吳邪說他喜歡分享自己的感覺給觀眾──很難想像時尚界要怎麼做到這一點。

張起靈突然有些想念吳邪,明明今天早上出門前才見到,但是他卻已經想念他了。他想知道吳邪現在在做什麼,會不會還是被同儕或媒體騷擾著?如果張起靈不在宿舍陪他,他會不會又像那天一樣蒼白著一張臉,然後不住顫抖?

那天張起靈弄到很晚才回到宿舍,到宿舍的時候他已經很累了,原本想說洗個澡,陪吳邪聊個天之後就睡了。只是,當他打開房間的門──卻愣住了。他的衣櫥被人打開,衣服褲子落了滿地,鞋子也四處亂扔。他的第一個想法是宿舍遭小偷了,可是轉頭一看吳邪那一側卻好端端的,什麼事也沒有,而且吳邪本人就在下鋪趴著,兩腳光著在半空中亂晃,嘴上還哼著歌……

「啊!」

吳邪大喊一聲,從床上跳起來,三步併作兩步地蹦到張起靈的面前,然後當著他的面,砰地一聲將宿舍的門關了起來,把張起靈鎖在外面。

……搞什麼鬼?是張起靈的內心OS。

房裡響起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約略過了三分鐘,吳邪才做賊心虛地來幫他開門,一邊開還一邊說著:「請進,請進。」

張起靈小心翼翼地踏進寢室,仔細觀察房間有什麼異樣──空氣中是不是有瓦斯的味道?媒體終於破牆而入了嗎?還是強盜把寢室裡的東西洗劫一空了?

「怎麼了?」張起靈謹慎地問道。

「沒有,沒有。」吳邪以標準的此地無銀三百兩口吻回答。

張起靈給吳邪遞去了一個不信任的眼神,大步朝剛才他見到敞開的衣櫥走去,然後一把拉開櫥櫃的門──

門的內裡,掛著鏡子的地方,被人用便利貼貼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圖案。衣櫥裡的衣服被人清空,只掛著一套陌生的深灰色西裝,還有一件質地很好的白色襯衫。張起靈拉開第一個抽屜,他原本放在裡面的休閒服全部不翼而飛,反而放了一條顏色很好看的淡藍色領帶,旁邊還有一個絨布盒子,張起靈伸手將它打開,裡面躺著一個漂亮的銀色領帶夾。

張起靈皺起眉頭,迅速地拉開第二個抽屜,不出他所料,放著一個鞋盒,他不用開也知道那裡面一定是一雙搭配這整套行頭的高級皮鞋。他自己對於名牌沒什麼研究,但是不用想也知道這些東西絕對不便宜。

「你這是幹嘛?」張起靈冷冷地問,漠然對上吳邪期盼的臉。

「我──」吳邪哽了一下:「我中午吃飯的時候,從文錦姨那邊聽來,她說要帶你們去東京。」

張起靈立刻明白了,今天中午會開到一半,Wengine Chen便說有個重要的午餐,她不想錯過,於是離席了好一陣子,一直到兩點才回來,原來指的就是跟吳邪一起吃午飯?

「所以?」

「所以,我就想,要出道就得要有稱頭的行頭嘛,對不對?哈哈!」吳邪有點緊張的笑了一下,眼裡有擔憂的神色:「你覺得很醜?」

「那不是重點。」張起靈冰冷的說,相當不悅地瞪著吳邪。要怎麼樣才能讓這傢伙明白,幹嘛這樣亂花錢?

「不要用這麼兇惡的眼神看人,小心在路上被當成日本黑道喔。」吳邪不自在地扭動著,相當不自然地說著笑:「好啦,我都買了,你就收下吧,你穿起來一定很好看。相信我,雖然文錦姨和D/M Fashion那邊的鄧小姐跟宮本女士都超有眼光,但是,她們一定沒我了解你!我保證你這樣穿會很好看!」

張起靈一把捉住吳邪的手,當他回過神來,他已經用一個相當具侵略性的姿勢將吳邪定在衣櫃的門上,他的心跳很快,聲音也出奇的諳啞。

「……你了解我嗎?」

吳邪瞪大了眼睛,張起靈多想知道那雙眼睛之後到底在想些什麼,他一瞬間想到那天晚上的一吻,還有之後的那個擁抱,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現在這些禮物,又是什麼意思?或者沒有任何的意思?

吳邪露出有些痛苦的神情,張起靈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勁太大,大概捏痛了對方。他不自覺地鬆了手,吳邪便踉蹌地退了開來。

「我……」吳邪有些結結巴巴地說:「我……」

「我出去一下。」

張起靈在吳邪能夠講完一句話之前便硬生生地打斷對方,拿起外套拉上連身帽就朝外走,也不管吳邪會怎麼想,他就像是想把這個世界甩開一樣地快步疾走,他一直走一直走,走出了NINE GATES,甩開了還在外頭潛伏的記者,上了橋,過了河,融入了鬧區。鬧區的霓虹燈招牌是那麼地亮,他抬起頭,天空就是一片無止盡的漆黑,他覺得這就像是他的未來和他的茫然。

老實說他很羨慕吳邪,因為對方有著明確的目標在努力著,吳邪要吳邪想要的東西,而且吳邪只要那樣東西,不跟現實妥協。反觀自己,盲目麻痺地做著手邊的事情,卻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他要去東京。他在NINE GATES出道。他終於如願地賺錢。可是然後呢?那又怎樣?那是他真的想要的嗎?那樣他會快樂嗎?為什麼他只是感到一陣排山倒海地惘然?剩下什麼都沒有?

張起靈毫無目的地走著,眼睛看著得一直都是很遠的地方,可是,他卻覺得自己什麼都看不清。來來往往的車輛,行色匆匆的路人,這一切在他的生命中都終究會是過客,究竟在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是真正值得去追求的呢?

吳邪說了解他,但是,吳邪真的了解他嗎?張起靈終究沒說出口的,是一句「我喜歡你,你明白嗎?」

吳邪明白嗎?真的能夠理解嗎?就算知道了,又能夠怎麼樣呢?

張起靈很後來的時候回過頭來想,他有時覺得,或許十八歲的張起靈就已經預見了故事的結局。在那一刻,一個十八歲的小鬼穿著藍色的連身帽,在城市裡不顧一切地穿梭著的那一刻,他或許就已經明瞭,不管再怎麼的契合,不管再怎麼地在乎彼此,他和吳邪之間,自始至終,都有一整個世界隔在他們的中間。

張起靈最後回到宿舍的時候,他已經想好了該怎麼道歉,想好該怎麼解釋。但是,空蕩蕩的宿舍裡卻沒有吳邪的蹤影,只有一張信紙放在他的桌上,上頭有著吳邪的字跡,用鉛筆輕輕地抄了一首詩的片段。


能不能只是借你的肩膀靠一會
因為我好疲倦 無力抵抗這個世界
能不能只是像朋友一般擁抱
借我一點你的勇氣 我會再努力走下去

借我一點點 只要一點點這樣就可以

我存在是因為你存在
你走了我只是空氣 愛只剩下灰燼

借我一點抵抗世界的勇氣
不要讓我的脆弱那麼無助
不要讓我的悲傷無處躲藏

借我一點你的勇氣
讓我笑著鬧著看來還是無憂無慮
我想問你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生活中的許多挑戰該如何面對

關於那些累和繁瑣
堆積起來的疲倦
可不可以對你說

我給自己一點點勇氣
只是為了證明自己還存在
還在呼吸這個世界的髒空氣


張起靈當時並不知道,在他讀著這首詩的當下,吳邪正孤身在NINE GATES的會議廳向出席的記者宣布自己退出NINE GATES junior,並接受一切與公司毀約的罰鍰。

張起靈也不知道,第二天,他、韓國人和年輕小鬼,以及一大群NINE GATES的staffs會一起被送上日航的早班班機,NINE GATES高層決定提前讓他們在東京出道,試圖蓋過吳邪前一天在記者會上投下的炸彈。

張起靈更不會知道,從他賭氣走出宿舍到外面去的那一刻起,整整有四年五個月二十一個小時五分鐘又四十八秒,他都沒有再親眼見過吳邪。

他居然花了這麼多時間,在遇到這個世界上一個這麼特別的人後,分離。





後記:

新詩出自銀色快手的<可否借我一點你的勇氣> 。因為這篇故事的背景是現實世界,所以,未來也會出現一些現實世界有的歌、詩、電影或地點。

最近很喜歡,覺得跟NINE GATES的瓶邪有點合:

Comment

阿九 says... ""
相當不自然地說著笑>>我想是笑著說? XD

剩下的不知道說什麼,唉.....
2013.11.03 23:44 | URL | #- [edit]
ire says... ""
抓錯字大感謝wwww

不要不知道說甚麼啊!!!看到你們的留言是我寫下去的動力!!!!XD
2013.11.24 21:34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05-5a7c3e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