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NINE GATES junior 尾聲

Posted by ire on   3 comments   0 trackback


「檤慕」這個NINE GATES砸下重金跟D/M Fashion旗下新品牌D/Men合作的三人團體,成績果然一鳴驚人,澀谷的丸井百貨外掛著「檤慕」隊長順的單人巨型海報,海報裡的順穿著D/Men和風的浴袍,浴袍的花樣是怒放的牡丹,坐在有著格格窗櫺的和室裡,雙眼抑鬱地望著窗外,月光打在他濃密的捲髮和帶了一點點鬍渣的下巴上,予人一種揉合了陰柔和陽剛的特殊氣質。

「檤慕」裡最年輕、擁有一大群對著他尖叫的瘋狂支持者的小鬼,NINE GATES為了他租下一整面位於南青山的商用大樓外牆,好掛他的巨型海報。這個小鬼在正式以「檤慕」的名義出道之前,曾經拍過一張很有名的藝術照,是以夏目漱石的「少爺」為題的衍生創作,所以留言板上粉絲們幫他取的暱稱就是少爺,出道的時候,他也順水推舟地挑少爺當自己的藝名。畫面中的少爺穿著D/Men休閒款的格子衫,套了一件手工刷白的牛仔褲,躺在北海道的薰衣草田,鏡頭裡的他笑得超級陽光,兩顆深深的酒窩鑲在臉上,頭髮微亂,給人一種親切的溫暖。

Ky’rin,「檤慕」裡最受矚目的耀眼新星,他的單人海報則是在新宿最熱鬧的街頭。D/Men為他準備的是上班族式的西服:白色襯衫、條紋領帶、黑色西裝外套與褲子,然而,Ky’rin卻把這套中規中矩的服著穿得離經叛道,他將襯衫上面四顆扣子全打開,露出自己的鎖骨和結實的肌肉,黑色西裝隨手扔在背景裡高級的義大利皮椅上,右手扯著領結似乎正不耐地在解開,左手夾著一根菸,煙絲緩緩上升。他的眼凝視著鏡頭,那雙黑色深邃的眸子裡,有著說不出的叛逆和頹廢感,畫面帶了絲劍拔弩張的緊迫,令人印象深刻。

在東京鬧區的街頭,無論是公車上或是地鐵內,還能看到另一款海報,這一款海報是專門宣傳D/M Fashion東京秋裝秀的。畫面的中央是Wengine Chen,她穿著黑色雪紡的薄長裙,慵懶地躺在一座亞麻長沙發上,透過一層黑紗去看她擱在沙發上勻稱的長腿,分外性感。她的手隨意地垂下,撫摸著地上趴著的黑色杜賓犬。

在她的身後是一片破敗的磚牆,「檤慕」的三人或站或坐,望向不同的地方。穿著燕尾服將身體前傾的順,用手肘靠著長沙發的背部,彷彿低頭正準備在Wengine Chen的耳畔輕聲細語。Ky’rin一臉漠然,穿著黑色皮夾克和黑色的破牛仔褲,斜靠在磚牆上,彷彿毫不在乎地看著鏡頭外。少爺則戴了頂貝雷帽,穿著英式的吊帶褲,環抱著自己的膝蓋,在杜賓犬的身旁仰起臉,以帶了絲期盼地眼神朝天空的方向望去。

這三個年輕的孩子跌破專家的眼鏡,以非傳統的方式出道,卻在D/M Fashion東京秋裝秀上大放異彩,NINE GATES順勢捧他們上各種節目,持續接平面廣告和商業代言的活動,觀眾的反應也相當良好。「檤慕」的三個人看似沒什麼交集,但是搭配起來效果卻出乎意料之外地好,可以吸引不同的觀眾群:帶著鄰家大哥沉穩氣息的順、叛逆帥氣的冰山美男Ky’rin、和年紀輕輕充滿自信的少爺,三人可以相當良好地互補彼此的長短。

不同於一般的團體一出道就是發唱片,「檤慕」走了一條不同也比較辛苦的路,「檤慕」是一直到很後來的時後才發了第一張專輯<雲頂之殤>,那個時候順已經走上了舞台劇的路,一個人領銜多齣劇碼在亞洲巡迴演出。Ky’rin在亞洲伸展台上也打下了一方天地,提起他的名字,人們都知道他是新生代男模的代表。少爺一方面已擔任非營利組織親善大使為榮,另一方面在歌唱比賽上屢創佳績。

第一張專輯<雲頂之殤>裡,四種不同的語言所編寫的單曲,支支都衝破排行榜紀錄:以順的母語韓文所唱的主打<雲頂之殤>、少爺作詞作曲、空降排行版第一名的普通話流行抒情歌<西湖無晴>、緊追在後第二名的英文單曲<Goodbye>,還有最具傳奇性的單曲──才發行第一周就搶下公信榜第一名,蟬聯了三個禮拜,由Ky’rin當lead vocal翻唱的日語歌<粉雪>。

早在「檤慕」剛出道之時,某一次在訪談節目上,Ky’rin就曾經現場演奏過這首歌。那個時候,女主持人巧妙地將話題引到唱歌上,畢竟早期觀眾常將「檤慕」定型成靠臉吃飯的偶像類型,一直到後來出了專輯,聽眾反應不錯,這個迷思才漸漸打破。當時不知道是女主持人想要證明什麼、或是想挖點新聞,她軟硬兼施地想逼他們唱歌──特別針對平時總是扳著撲克臉,在順和少爺身邊,不笑也不說話的Ky’rin。

「相信從NINE GATES出來的幾位一定非常多才多藝,」漂亮的女主持人當時笑著說:「唱歌跳舞是絕對難不倒你們的吧?」

節目的鏡頭轉到三人,團裡最年輕,大孩子似的少爺活潑地動來動去,似乎這一秒就想起身證明自己的能力。年紀最長的順則相當收斂,靦腆地抿著嘴,露出一種莫測高深的神態。團裡外型最亮眼的Ky’rin一如往常地冷著臉,相當淡然地看著鏡頭,毫無表示。

「Ky’rin君,」女主持人忍不住,出聲點他:「方便冒昧地提一個問題嗎?」

只見Ky’rin從團員的手中接過麥克風,以嚴謹的神色回應女主持人的視線:「是。」

「你會唱歌嗎,Ky’rin君?」

「嗯。」

「我不相信出了名寡言的Ky’rin君會唱歌,」女主持人狡黠地一笑:「如果要Ky’rin君現場唱一首,Ky’rin君會答應嗎?」

「……嗯。」

「真的嗎?可以嗎?」女主持人相當興奮地說,眼睛亮亮的:「就算是配合我們的觀眾,唱日文歌也可以嗎?」

順很快地跟身邊的少爺交換了一個眼神,正想出聲說些什麼的時候,Ky’rin比他們快一步回答:「可以。」

女主持人讓工作人員從後台拿了一把Takamine的電吉他上來,順也從後台抓了一把貝斯自願幫Ky’rin伴奏,少爺則飛快地跑去坐在爵士鼓的後頭想充當鼓手,但畢竟還是個好動的孩子,三個人合音時,少爺完全靜不下來,在一直在亂敲鼓,直到順狠狠瞪他一眼,才乖乖地坐正。

燈光暗了下來,舞台上緩緩散出乾冰的煙霧,由Ky’rin手上的Takamine開場,他修長的手指溫柔地刷著琴弦,另一隻手輕輕握著琴頭按弦。一盞燈打在他的身上,Ky’rin有些過長的瀏海遮著眼睛,高挺的五官更顯立體。

少爺的鼓很快地加了進來,小孩雖然在合音的時候亂打一通,但是到了真正上場的時候,卻有模有樣、認真正經地看著譜敲。順的貝斯穩穩地托著另外兩人的樂器聲音,三個人合作無間的模樣有著名樂團的氣勢,根本不像是只靠著脫衣服和穿衣服討生活的模特兒。

這就是NINE GATES可怕的地方,這家公司訓練出來的藝人雖然各有所長,卻各個都能朝全才的方向發展。而「檤慕」的三個人更是互補,沉穩可靠的順可以壓制做事欠缺考慮的少爺,而孤高清冷的Ky’rin是團體中的浪子,讓人忍不住會多看幾眼,他舉手投足之間彷彿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寂寞影子,卻又能散發出一種莫名的氣勢,把這個世界對他好奇的窺探擋在一堵無形的牆之外。


粉雪舞う季節はいつもすれ違い
總是與細雪飄舞的季節錯身而過

人混みに紛れても同じ空見てるのに
就算人潮擁擠紛亂 我們也是在相同的天空之下

風に吹かれて 似たように凍えるのに
風吹過 我感到相似的寒冷


一點點帶著異國腔調的日文發音,有點笨拙,卻不會讓人討厭。


僕は君の全てなど知ってはいないだろう
我或許並不瞭解你的一切

それでも一億人から君を見つけたよ
但在這一億人中 我遇到了你

根据はないけど本氣で思ってるんだ
沒有證據 可是我真的這麼認為


眉頭微微一皺,Ky’rin垂下眼睛,那個神情看起來有些落寞。他的語氣是那麼真誠,卻帶著遺憾。


些細な言い合いもなくて同じ時間を生きてなどいけない
若彼此沒有細微的摩擦 也無法在同樣的時空內生存

素直になれないなら 喜びも悲しみも虛しいだけ
若彼此無法坦率誠實 那無論喜悅或悲傷都是虛幻的

粉雪 ねえ 心まで白く染められたなら
這細雪 如果能將內心染成雪白一片

二人の孤獨を分け合う事が出來たのかい
是不是就能化解兩人的孤獨


唰地一聲,電吉他突然發出好大的聲響,Ky’rin突然迅速地變換指法,跳脫主旋律,來了一段即興變奏,只見他的手指動得很快,一個個音符間急速跳換,<粉雪>的調子再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個略帶憂鬱的旋律,然而被電吉他彈出來,又帶了點壓抑。

Ky’rin的變奏來得毫無預警,導致順和少爺都措手不及,貝斯和鼓都停頓了下來,變成只剩下電吉他的獨奏。他們的停滯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張起靈的變奏調子,跟當時轟轟烈烈宣告離開NINE GATES的某位junior曾彈過的曲子一模一樣,只是當時對方當時是用大提琴撥弦,而張起靈現在用的是電吉他。電吉他的聲音比起大提琴來,更加張狂,更加不羈,有著如脫韁野馬一般不顧一切追尋自由的氣勢。

NINE GATES的那位junior,因為染上了關於剽竊抄襲的嫌疑,和NINE GATES不歡而散,據說現在一個人跑到美國去投奔親戚了,現在不知道過得怎麼樣。順跟對方不熟稔,只是打過照面,聽說過對方有些背景,跟Mr.3和Wengine Chen都有關係。少爺則是NINE GATES子品牌Phantom Coffin的junior出身,跟NINE GATES本家的藝人根本不熟,所以不明白其中那些曲折。

但是Ky’rin不一樣,Ky’rin跟NINE GATES的那位junior以前是室友,感情好像不錯。有一回,「檤慕」的三人跟Wengine Chen去品川吃壽喜燒,Wengine順口提到Ky’rin的舊室友好像當天要出國,準備飛去美國長島找一個什麼二叔的。Ky’rin那個那麼冷漠的人,竟然一瞬間露出了相當動搖的神情。順跟少爺都知道,Ky’rin當天晚上一連打了好幾通越洋電話回國,卻終究沒有跟對方聯繫上。

電吉他的聲音越來越失控,Ky’rin相當投入地演奏著,在變奏上再加上變奏,用和弦快速地彈奏,再相當炫技的插入好幾個滑音。聽著不禁讓人心跳和呼吸都急促了起來,然後,像是退去的潮水,音符又逐漸緩了下來,回歸原本<粉雪>相較之下單純的和絃。一聽到熟悉的旋律,順的貝斯和少爺的鼓便抓緊機會立刻跟進,結束這個電吉他變奏solo,Ky’rin貼近麥克風,開口唱道。


粉雪 ねえ 時に賴りなく心は搖れる
這細雪 讓無法仰賴時間的內心動搖

それでも僕は君のこと守り續けたい
就算是這樣 我也想繼續守護你


曲目結束時,大家都被Ky’rin這樣孤注一擲的音樂而震懾,完全忘了要鼓掌。最後是女主持人大夢初醒似的追問了一句:「……不知道Ky’rin這麼出色的演出,有沒有特別要獻給誰?」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並不是不說出口,而是有太多話,不知道該怎麼說,也不知道說了之後又能怎樣。

「獻給我,最重視的人。」不冷不熱地,一句曖昧不明的話,是Ky’rin唯一的回應。



──NINE GATES junior完──




Comment

豬同學 says... ""
嗚嗚我在糾結著要不要催第二部之類的 TvT
2013.11.26 00:28 | URL | #- [edit]
ire says... ""
我要催催二月本www豬娘加油www
2013.12.02 11:51 | URL | #- [edit]
豬同學 says... ""
等等妳的重點完全錯了對象完全反了吧 XDDDD
2013.12.05 22:56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06-878acd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