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神偷平行宇宙番外故事--沙海竊謎(續)

Posted by ire on   1 comments   0 trackback

祝大家聖誕快樂:)





第二次再見面,張起靈才慢慢開始認識吳邪這個人。

那一個冬日下午,陽光懶洋洋的篩下光影,風很凍,但卻因陽光的熱度而稍緩寒意。四下都是節慶的氣息,廣場的正中央立起了四層樓高的巨大聖誕樹,上面纏繞著各色的LED燈,廣場噴泉每一個小時會播放一首聖誕歌曲,而噴泉會跟隨歌曲變換出各式水舞,如果是夜晚,噴泉甚至會加上光影的變化,製造出夢幻的效果。

鬧區的商店和餐飲皆打出聖誕節的優惠活動,處處可見戴著麋鹿耳朵的店員,或是穿著聖誕老人裝的推銷員,滿臉笑意的發放傳單、遞上試吃、興致高昂的招攬著生意。張起靈一襲深藍色風衣,黑皮銀扣馬靴,面如寒冰的劃開人群,目不斜視地朝前走去,他對這類一窩蜂地盲目資本社會行為沒有興趣,如果不是因為平時常坐的公車因故停駛,他普遍不會朝鬧區走,他總是避開人多的地方。

這個世界太多聲音,他並非刻意冷漠,唯圖個清靜。

遠遠的,有一群孩子圍在一個扮成聖誕老人的人身邊,那人左手拿著鈴鐺輕輕搖晃,右手不斷變出各式氣球摺成的動物,遞給身邊的小孩子,一下子是小狗、一下子是大象,逗得孩子們驚呼連連、開懷大笑。張起靈一開始沒留心,但經過的時候瞥了一眼,只一眼,就著了迷。對方的手法極快,幾乎沒有任何破綻,出手拿氣球玩偶時,完全是從空氣中無中虛有創造出一般。

張起靈忍不住佇足,對方一開始背對著他,看不清面貌。人來人往,市聲鼎沸,孩童的笑鬧與成人的閒談,張起靈總覺得對方的身影異常眼熟,卻又一時之間想不起來究竟是在哪裡見過──直到一個不經意的瞬間,對方倏地轉過身來,對上他的眼睛,微微一愣,然後淡然地笑了。

竟是沙海失竊案時,那名炸掉防彈玻璃取走古軸的年輕人!

雖然戴著聖誕老人帽,掛著長長的假鬍子,但是張起靈還是從那雙乾淨帶著笑意的眼睛認出了對方──正是在神偷吳三省遭國際犯罪集團C.O.R.A.L.刺殺身亡後,成立竊盜集團「新九門」,現居首領位置的神偷小三爺吳邪。

在沙海古軸失竊案後,張起靈和警隊同事做了很多深入研究,他們發現,過去這個城市被一個叫「九門」的老犯罪集團把持著,他們在這塊土地上進行地下交易已經有了百年的歷史,在這百年內,經歷了各種興衰,過去的九門,有些沒落了,有些洗白了,近幾年還保持著實際權力的,就屬吳家的吳三省,他帶著一幫老九門的子弟兵叱煞江湖──直到一年前的聖誕,吳三省毫無預警的被暗殺。

在吳三省垮台後,九門亂成一團,在這個時機,國際集團C.O.R.A.L.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吃下了過去屬於九門的地盤,在這個城市光線照不到的地方稱了王,九門的人被大肆滅口,死的死、逃的逃,還剩一口氣的人大氣不敢吭一聲,隱姓埋名的活下去。

然後,神偷小三爺出現了。

在吳三省死前,沒有人知道吳邪這號人物,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或在這個城市打響名號之前過著怎麼樣的生活,然而,他有著媲美已逝吳三省的俐落身手,在一片九門的斷崖殘壁中重生,創立「新九門」,以阻撓C.O.R.A.L.所有的交易為集團宗旨,並且成功連續在魯王玉璽案、古沉船骸拍賣案及雲鼎添功械鬥案重創C.O.R.A.L.,一舉打響名號。

這樣一個逃亡重犯站在張起靈的面前,出身自特警隊的張起靈絕沒少見過大場面,然而他卻感受不到從對方身上傳來任何嫌犯應有的犯罪氣息,甚至連殺意或惡意也全無。吳邪像一紙乾淨的白紙、像最普通的人,單純的對孩子們笑著,從遞給他們玩具氣球這個簡單動作中滿足,不求回報地。

吳邪朝他點點頭,像是對一個認識多年的老朋友致意那樣。

只見吳邪拍拍手,朝小朋友聳肩,以肢體語言告訴他們沒氣球了,孩子們發出一陣失望的嘆息,穿著聖誕老人裝的吳邪無奈的一笑,摸摸他們的頭,轉身欲走。張起靈眼見對方要離開,連忙排開人群,想朝吳邪走去,而正當他這麼做的同時,他注意到人群中有一位穿著黑色緊身皮衣的短髮女子,也側過身子,迅速地朝吳邪逼近,右手藏在夾克裡,彷彿握著什麼。

曾經在警局檔案室見過的照片資料閃過腦海,那是C.O.R.A.L.內有死亡天使稱號的殺手甯!

不知怎地,張起靈心一緊,脫口就喊道:「吳邪!」

不確定是不是聽到張起靈的警告,吳邪的步伐一滯,甯打出的子彈以毫釐之差擦過他的髮梢,打在一旁的噴泉雕像上。然而吳邪一點都不慌張,他一回身,便朝甯拋去了一個嘲弄的眼神,右手朝天,打了一個清脆的響指。

那一瞬間,廣場突然響起輕快活潑的聖誕歌曲,是耳熟能詳<Last Christmas>,張起靈突然被左右的人拉住──不、不只張起靈,不論是殺手甯,或是剛才在吵著要氣球的孩子們,每個在噴泉廣場聖誕樹下的人,都或多或少被身邊的人們拉住,大家蹦蹦跳跳地縱情歡笑著,拉起彼此的雙手,圍成一個一個的小圈圈,隨著音樂跳起舞來。

快閃活動!張起靈立刻就想起了這個名詞,這個廣場常常被挑中做為快閃活動的地點。這種活動都是網路上匿名號召,要彼此不認識的大家在特定時間或地點出現在某個地方,共同參與一件事情。上個月有人邀約在廣場大跳涼宮春日舞,前幾年好像還人在火車站大跳歌舞劇之類的。

以吳邪剛剛的動作可以看出,他是這次快閃活動的幕後招集人。為什麼?他想做什麼?新九門有什麼計畫?如果連死亡天使甯都出現在這裡,並暗殺神偷小三爺未遂,那必定是某種殺家滅門的大事。

被人群簇擁著,張起靈無法自由行動,殺手甯的活動範圍顯然也被大幅縮小,然而吳邪的動作卻完全沒有阻礙,他隨著音樂輕快的踩著步伐,彷彿在跳舞一般,毫不困難地穿過隨著音樂起舞的人們。同個時間,張起靈突然發覺,廣場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好幾名穿著跟吳邪一模一樣聖誕老人裝的人──仔細去看,各個大有來頭,全是過去吳三省時代九門的子弟兵,現在新九門的重要幹部:穿著聖誕短裙,像隻小鳥一樣跳著舞的辮子女孩是大名鼎鼎的妙手秀秀、將粉紅色手機當成螢光棒在揮舞的帥氣青年是鳳眼花旦、戴著單邊鈴鐺耳環的眼鏡男性張起靈叫不出名字,但是他千真萬確地肯定對方在沙海古軸失竊案時出現過,這傢伙是當時的酒吧哥哥,原來也是新九門的人!

仔細聆聽,廣場上播放的<Last Christmas>,歌詞似乎跟原版有一點點出入:

Once bitten and twice cautious
被反咬了一口後,現在萬分謹慎
I keep my distance
刻意保持距離
But you still burn my eyes.
但你的存在卻如火一般燒灼我的雙眼
Tell me, mister,
告訴我,先生
Do you recognize me?
你認得出來我是誰嗎?
Well,
好吧
It’s been a year,
事隔一年
It doesn’t surprise me
你不記得,我也不訝異

一種非常不祥的預感閃過張起靈的心頭,這歌詞套上發生在九門與C.O.R.A.L.之間的恩怨不知怎麼的莫名契合,他四處張望,想捕捉到吳邪的身影,然而,在那麼多身穿聖誕老人裝的新九門幹部中,張起靈卻再也找不到吳邪的影子。

Merry Christmas!
聖誕快樂!
I wrapped it up and sent it
我將這句話包裝起來並
With a note saying, ”I’ll revenge!”
附上一條口信「我會討回這筆債!」送給你
I meant it
我是認真的
Now I know what a fool I’ve been.
現在我看清過去的自己是個蠢蛋
But if you tricked me now
如果你現在還想耍把樣
I won’t be fooled again!
我絕對不會再上當!

甯看起來有些亂了陣腳,她想要擠開人群,朝廣場上的某個方向過去,然而,卻被層層參加快閃活動的人群,以及看熱鬧的民眾推擠著,完全無法施展身手。而新九門的幹部又在一團混亂中,忙上添亂,領著民眾排起人龍,在各個繞成圈圈跳舞的人群內穿梭。

A crowded square,
一個擁擠吵鬧的廣場
Strangers with laughed eyes.
陌生人閃爍著歡笑的眼神
I’m hidden from you
我隱身在你
And your soul of ice.
以及你令人心寒的靈魂找不到的地方
My god I thought you were someone to rely on.
天啊,我居然曾誤以為你是個可以被信任的人
Me? I guess I’ve a secret to carry on.
什麼?你反問我?未來我會懷抱著秘密繼續走下去

人群中傳出一陣驚喜的呼喊,噴泉廣場中央那巨大的聖誕樹頂端,原本放置的天使雕像不翼而飛,剛才消失蹤影的吳邪正坐在上面,穿著聖誕老人的衣服,背著一個紅布袋,滿臉笑容,手上拿著什麼東西,炫耀似的一拋一拋地。

張起靈一眼就認出吳邪手中的正是失竊的沙海古軸,在他的腦中,整個事件開始逐漸拼湊成形:C.O.R.A.L.因為某些原因想要這個古軸,以阻撓C.O.R.A.L.的一切行動為宗旨的新九門,在吳邪的率領下,搶先奪去了古軸。新九門估計是放話說,首領今天會帶著古軸,出現在噴泉廣場,C.O.R.A.L.的人有種就來搶!C.O.R.A.L.旗下的殺手甯因而現身,計畫暗殺神偷小三爺。

張起靈感到一陣強烈的不安,吳邪策劃出這麼大型的快閃活動,還大費周章的改了歌詞,現在卻像是個最明顯的靶子,拿著古軸坐在聖誕樹的至高點──他到底在想什麼?到底想要幹嘛?

吳邪像個最單純的孩子般,搖晃著雙腳,一點也沒有緊張的神色。單薄的身軀讓張起靈一瞬間產生如果多了一雙翅膀,吳邪一定會拍拍翅膀像天使般飛走。某種程度上來說,幾乎像是在回應張起靈的想法,吳邪突然張開雙臂,彷彿要熱情地擁抱這個世界,從他的身後變魔術般憑空出現了一群鴿子,展翅高飛,眾人發出一陣歡呼。

其中一隻鴿子的腳爪捉住了古軸,將它從吳邪手中帶離,然後腳爪一鬆,將古軸扔到半空中。

人群中突然響起一個蒼老無比的聲音,有一名老人,以極為蒼老的嗓音嘶吼著:「來人,接住它!」

張起靈正想轉頭去看發話者是誰,他的目光卻立刻被吳邪的下一個動作吸引住。只見吳邪不慌不忙的擦亮一根火柴,手指一鬆,將火柴不偏不倚的拋到古軸上,古老的羊皮紙瞬間被烈火吞噬,在落到地面之前便成了灰燼。

「你、你……你!」老人激動得幾乎說不出話,雙頰漲得通紅。張起靈現在看清對方是誰了,那是C.O.R.A.L.的領袖裘德考,坐在輪椅上,激動的前後搖晃著身軀:「你知不知道、你究竟知不知道那玩意,藏了什麼天大的秘密!?」

吳邪居高臨下地俯視老人,一臉的漠然,眼底出現和他的氣質一點都不合的冷酷。

來人,給我做掉他!」裘德考扭曲著臉孔,怒聲下令。即時,四下響起手槍上膛的聲音。

吳邪一點也不慌,他甩下揹在背上的聖誕布袋,朝天空上一拋,只聽見砰地一聲,布包裡有什麼東西碎開,白花花如雪片一般千千萬萬的棉絮從天而降,廣場上又是一陣驚呼,棉絮遍布了半片天空,再往聖誕樹上望,哪裡還看得到吳邪的影子?

嘩地一聲,廣場噴泉隨著整點響起的鐘聲開始跳起水舞,四下哪還有什麼穿著聖誕老人裝的新九門幹部?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他們全都撤得連影子都不留了。

搜!給我搜!我……」

正瘋狂地揮舞著雙手的裘德考突然按著胸口,痛苦地彎下腰去,再說不出話。

張起靈看著棉絮雪花降在廣場上、看著茫然不知所措的民眾們、看著單純地為了從天而降的雪花而開心的孩童們、看著亂成一團的C.O.R.A.L.,他撥響了警局總部的電話。

幾個小時後,C.O.R.A.L.發布了首領裘德考因心臟病猝死的消息,一半以上的幹部在警局的圍剿下進了監獄,另外一半則消失在地下王國。幾乎是同一個時間,由吳邪帶領的新九門集團,也從此在這個城市銷聲匿跡。





後記:

這在考慮這玩意要不要出成突發本,問一下大家的意見: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btyAwE0RRb1frtHMkN9r8G2nsSaL7KcRPHIPA-FaQSA/viewform

*澄清一下:出本目前是平行宇宙only!!!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08-cdefe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