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Vulture: Perpetuity of Evil》預定開始

Posted by ire on   2 comments   0 trackback

Untitled_20140401012601bb4.jpg 

書名:自創架空本--《Vulture: Perpetuity of Evil》
版型:A5直書中翻、繁體中文
價格:目前估計禿鷹幣五百元到一千元左右(可能更動,不包含郵資)

預定方式:限定今天,請在日落之前朝東南方學禿鷹大叫三聲,以茲登記。若您不放心,請在留言處登記,並註明您的所在地點如下所示:
‧暱稱:
‧地區:(禿鷹巢、禿鷹窩、禿鷹之家……)
‧禿鷹數:

特邀插花:薄薄酒--《七五:誰知道啥時可以寫完》
特邀撰序:薄薄酒--《論文:誰知道啥時才會修羅》
特邀文案:薄薄酒--《傳說中的黑寧本:啥咪碗糕》



以下開放試閱:



熱水器發出一陣咻咻聲,像是燒破了洞的水壺那樣嘶嘶怒吼,然後轟隆一聲,陷入死寂,再不願意繼續工作時,禿鷹株式會社的社長,也就是前禿鷹傭兵團的團長──終於被壓上了最後一根稻草,再也受不了了,仰天嚎叫一聲,從浴室裡只圍一條毛巾,便一腳踢開廁所門,跳到陽台,一把扯下了用來曬衣服的橫棍,洩憤似的朝地上霹靂啪啦的亂打一通。

禿鷹社長這次的大暴走,帶給社員們的福利臚列如下:
一、 熱水器並沒有因此被修好。
二、 廁所門被踹壞了,鎖頭鎖不起來。
三、 曬衣服的橫棍被打斷了。
四、 地板上的磁磚被打裂了。

當社員們詢問冷靜下來的禿鷹社長為什麼洗澡不成要拿曬衣服的棍子打地板時,禿鷹社長慢條斯理的回答:「我原本是想拿棍子敲爛那該死的熱水器。」

「Well, what stops you?」操著一口東岸上流社會新英格蘭腔的禿鷹株式會社正式社員,前禿鷹傭兵團的王牌狙擊手Mei一臉不耐地問。

「因為我考量到,」禿鷹社長一臉沉著、淡定思痛地說:「如果我個人一時的憤怒,引起瓦斯氣爆,導致我珍貴的社員們受到傷害,那豈不是蠢死了嗎?」

「報告社長,」禿鷹株式會社財務長兼總務長兼設備管理兼打點一切跟錢有關係的事件處理人,前禿鷹傭兵團的洗錢高手──栗子,以他一貫淡然超脫的語氣指出:「本株式會社所使用的,是『太陽能』熱水器。」

「……這樣啊。」禿鷹社長眨了眨眼睛,一副乖巧可愛、糖絕不是我偷吃的好寶寶模樣:「難道你的意思是說,現在的科技已經進步到,太陽能的熱水器就完全不會有瓦斯氣爆的風險嗎?」

「太陽能是太陽能,瓦斯是瓦斯。」栗子平靜地表示。

「這樣啊!」

眾人陷入一陣沉默,雖然禿鷹社長露出了悲痛反省的神色,但Syde覺得社長完全就只是在思索到底為什麼自己當時不抓緊機會捶爛那熱水器──Syde是禿鷹株式會社的公關長兼收發信員兼對外發言人兼收垃圾以及買零食回來的──沒辦法,公司太小,禿鷹社長總是說Syde啊你去寄信的時候就順便倒垃圾還有買餅乾回來,反正順便!順便嘛!──完全無視這對前禿鷹傭兵團首席談判高手及通信指揮Syde的侮辱。

栗子、Mei和Syde是唯三前禿鷹傭兵團內,至今仍然留在現任團長身邊的人。栗子和Syde過去是傭兵團的重要幹部,Mei則是頂尖的外勤人員。在過去傭兵團的全盛時期,傭兵團規模曾一度到達五六百人,但在那關鍵的軍事政變時,傭兵團押錯邊,徹得太遲,遭到殘忍的血洗鎮壓,前任團長下落不明,現任團長繼位時大勢已去──這種事情總是這樣的,勝敗一瞬間。一眨眼,煙飛灰滅。

禿鷹傭兵團為了掩人耳目,成了禿鷹株式會社,取了個「株式會社」這樣的日本名字。檯面上他們是外資基金,以小額投資謀利,四個人的帳戶零頭湊一湊,買點股票債券賺點小錢。暗地裡,他們拿本金做地下經濟投資,風險很高,他們失手過幾次,賠得很慘,但是賺的時候,是翻了好幾倍的在賺。

株式會社沿用「禿鷹」這個名字的時候,Syde曾提出他的疑慮。

「你們不覺得投資專戶叫禿鷹感覺起來就很黑心嗎?」

「唔,」禿鷹社長歪著頭想了一下,答:「沒關係,至少我們是開宗明義的黑心!」

好唷。社長都這麼說了,社員也沒什麼好反對的。

前傭兵團的四人身上都帶了太多條人命,又因為之前那場太過著名的政變,只能先暫時躲在這環太平洋小國裡避風頭,他們位於市郊的小公寓/株式會社本部就是他們四人的棲身之所,禿鷹社長最大,霸佔了唯一的房間。其他人只好善用創意:上班的時候客廳是會客室,下了班之後就是員工宿舍──客廳的那兩張舒服的沙發,栗子和Syde一人一張。一過上班時間,就會看見兩個人四仰八叉的橫在上面,抱被子的抱被子、躺枕頭的躺枕頭,一派居家,遠遠看去挺溫馨的。

Mei比較特別,美國人注重隱私,他多少希望自己有私人的空間。然而,屋內唯一的隔間被禿鷹社長占據了,他不能跟社長搶,也不想睡廚房,於是只好睡進了浴室裡。一開始Syde不明白Mei為什麼不肯睡廚房,雖然睡廚房很怪,但是廚房至少也算是個隔間,看!有門不是嗎?直到後來栗子有一天告訴他,Mei是一直到了這個國家,才發現蟑螂原來可以長得那麼大隻。

可憐的孩子。Syde一臉同情,握著夾腳拖鞋用力拍死一隻強壯的大蟑螂。美國蟑螂雖然兇悍,但比起亞熱帶地區的肌肉猛男大蟑螂,完全就是沒得比,這邊的蟑螂可是又肥又壯,翅膀撐開還會飛咧。

Mei後來也有領教到蟑螂的飛行技能,並且理解到亞熱帶蟑螂並不只在廚房出沒而已的事實。那天Syde和栗子各自躺在沙發(床?)上,只聽見浴室傳來一陣驚慌失措,彷彿小女生遇上蜘蛛的尖銳叫聲,然後浴室的門磅噹一聲被撞開,Mei全身濕透,只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毛巾,面無血色的彈了出來,竄到客廳。

「What the…what the… WHAT THE HELL IS THAT?

栗子花了點時間向魂被嚇飛的美國大男孩解釋,亞熱帶大蟑螂可以沿著水管爬爬爬爬到你家的這個絕技,而當栗子進行心靈輔導時間的時候,Syde只好充當英雄,徒手捉起滿屋子亂飛的蟑螂鬚鬚,把它扔到窗外去。

後來Mei每天都用膠帶把出水孔和下水管都貼起來,黏得緊緊的,讓大家在使用浴室上都覺得從來沒有這麼不方便過。不過雖然大家都因為要不斷把膠帶撕下來而暴躁不已,大家也都能理解前禿鷹傭兵團的王牌狙擊手他是專門殺人,不是殺蟑螂,如果蟑螂不小心跑了進來,得勞煩大家幫忙殺──否則Mei在精神衰弱歇斯底里的狀況下,拿起愛槍朝蟑螂掃射一通,導致鄰居叫警察過來查看就不好了。

啊啊,如果有錢,如果有錢就好了啊。如果有錢,誰願意過這樣的生活?

他們四個都不窮,雖然還沒有到富可敵國的程度,但是傭兵這種取人性命的行當,做個幾年沒存點積蓄就太誇張了。然而,多虧政變之賜,他們四個人雖然名下有財產,能夠提領出來的卻少得可憐。Mei是高危險Code Red通緝犯,不能回美國,而他偏偏把所有的資產都集中留在美國。為了避風頭,每個月用電子銀行帳戶匯到海外的金額也都只敢小筆小筆的匯,怕會惹來不必要的注目。

栗子是日裔巴西人,像他這種智慧型的洗錢高手,完全不會發生Mei那種因為自己懶而把雞蛋全放同一個籃子裡的問題,他的錢藏得全世界都是。只可惜,根據官方資料,栗子在政變的時候已經「正式死亡」。於是,無親無故的栗子,有很大一部分的錢,等於是直接送給了巴西政府。那些藏在海外帳戶的,為了不要被當地政府或巴西當局發現一個死人的戶頭裡,金錢居然還能流動,栗子真正能動的部分便很有限,他只能無奈接受自己成為赤貧階級的現實。

Syde則是因為過去習慣將金錢換成房地產投資,他手上的現金本來就少,政變時他為了活下來,手上現金燒得很快。政變後,為了避風頭,有很多國家他暫時去不了,也不能處理那些房地產,房地產不處理就沒有現金,Syde只好跟大家一起赤貧。

禿鷹社長的金錢狀況沒有人知曉,但是以他皮大衣及運動鞋的磨損狀況來推斷的話,社長大人應該跟他的社員一樣窮困。

啊啊,錢啊,錢。這事情的起因,也完全就是為了錢。













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Comment

阿九 says... ""
‧暱稱:阿九
‧地區:禿鷹的天花板
‧禿鷹數:九隻
‧備註:錢啊......貓靴你壞壞我想看禿鷹!!!帥氣的禿鷹!!!!
2014.04.01 12:03 | URL | #- [edit]
外星 says... ""
‧暱稱:外星
‧地區:禿禿禿禿禿禿禿
‧禿鷹數:禿禿禿禿禿禿禿

禿禿禿禿禿禿禿禿禿
(貓三啥時要出本呀^ q ^?)
2014.04.01 22:22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16-6e960b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