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Til then, in Malibu 2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寫在前面:

嗯,這個系列。目前的計畫是把之前寫的草稿放上來,所以之後如果看到我繼續更新,不是我有寫新的,我只是把壓著的草稿放完。
目前還沒有打算繼續寫。我希望Miyabi可以快快好起來,就這樣。





吳邪胖了。

雖然這是張起靈看到吳邪之後,心裡的第一個想法,然而,仔細端詳了一下對方,張起靈認為對方不是胖了,其實也還好,甚至他覺得對方說不定還瘦了。吳邪更像是一種睡眠不足的浮腫,氣色不好,有點蒼白,而且黑眼圈很重。後來幾天他才漸漸明白,吳邪這個科系想要鬼混很容易,但是如果認真的去實地操作及學習,絕對有能把人操死的潛力。電影系的學生要是拚命一點,為了拍戲熬夜搞剪接什麼的,三餐隨便吃,非常容易瘦,而且為了把自己的作業拍好,哪個學生不是拚命賺外快打工好把錢燒在拍戲上?

但總不能一見到人家就說:「你氣色怎麼這麼差?」結果張起靈很誠實的、以關心對方為出發點的脫口而出:「你胖了。」

吳邪的表情立刻變得很奧妙。

「在飛機上吃過東西了嗎?」吳邪陰著臉,在兩個人走進停車場時,有點不情願地問道。

張起靈搖搖頭,他心裡盤算著,該說什麼才能讓吳邪開心點。

「那,」旋轉著手上的車鑰匙,吳邪想了一下:「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越南河粉,我可以帶你去吃,墊墊肚子。」

張起靈同意了,並且加上一句他認為相當正面的評語:「能吃就是福,吳邪。」

吳邪那個時候正將鑰匙插進車孔裡準備發動,一聽到他說的這句話,差點把握著的方向盤扳斷。

直到車子滑出機場的停車場,在一片詭異的沉默中開上高速公路,然後默默地停到一間空無一人的加油站,吳邪不發一語地下車加油,再上車發動車子,張起靈才突然意識到,他可能說錯話了。

「其實胖也沒什麼不好……」原本只是想澄清一下,但是張起靈才剛剛起頭,他就發現吳邪眼底精光一閃,咦?怎麼有一股肅殺之氣瀰漫在車內?他連忙換話題:「氣流很旺盛,飛機很搖。」

「是嗎?」吳邪沒好氣的說,用力踩了一下剎車,其力道之猛讓張起靈覺得自己還在飛機上搖。

默默地抓緊車門旁的扶手,張起靈應了聲:「嗯。」

「搖好啊,越搖越好。」吳邪有些兇惡的說,手上狠狠搥了一下喇叭。

再次確認了自己安全帶已經繫緊,張起靈決定現在還是先閉起嘴巴專心坐車就好。

他們以驚人的速度抵達了越南河粉店,吳邪沉著臉在前面帶路,張起靈一言不發地跟著進了店,店面很小,但是非常熱鬧,店門口不知道為什麼,放置了一個河豚的標本,張著嘴巴凸著眼的河豚圓鼓鼓地,跟正在氣頭上的吳邪不知怎麼地有點相像,張起靈實在忍不住,不禁勾了一下嘴角。

這店雖然小,客人也很多,但是出菜的速度卻相當地快,張起靈和吳邪點的東西很快地就端上來了,吃了幾口之後,吳邪開朗了起來,表情開始放鬆,話也多了起來。

「小哥你剛剛說飛機很搖嗎?」
「很搖的話,你會怕嗎?我每次都很怕!」

「小哥這家河粉好吃,你多吃一點!」
「這家店是學校這邊我覺得最好吃的河粉店啦,雖然這麼說,但是從學校那邊開過來要十五分鐘多呢!」

後來甚至還問:「小哥你喜歡河豚嗎……我剛剛看你笑了一下,對著門口的河豚。」

有了前車之鑑,張起靈當然不可能跟他說實話:「我更喜歡小雞。」

這個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成功的讓吳邪露出非常困惑、非常微妙的神情,而且沉默了很久,張起靈覺得這樣心裡比較安心,至少吳邪不會知道自己很壞的把生氣的吳邪聯想成河豚。

吃了飯之後吳邪向張起靈確認了旅館的地址,驅車載他回下榻的旅館,張起靈第二天一早還要跟Wengine Chen一起去跟好萊塢的人開會,否則以他個人的立場來說,他是非常願意繼續陪吳邪的,不過吳邪沒有問他這次來好萊塢的目的是什麼,他也沒有特別解釋。

「你打算在這裡待多久?」吳邪稍微將車子內的古典樂轉小聲:「有準備要在洛杉磯以外的地方玩玩嗎?」

「可能不會。」他淡淡地說:「我會待一個半月,都是在加州。」

「這樣啊……」吳邪很小心地接話,彷彿在考慮著什麼:「那,你的行程應該很緊吧?」

「還好。」

他的回覆很簡短,其實現階段,他還不希望吳邪問他關於洛杉磯一行的問題,NINE GATES和Wengine Chen自然是對他的未來有安排,可是,他卻還不確定自己是否會願意無條件的擁抱這項安排。

「那麼,你會有時間,偶爾到學校,跟我聚一聚嗎?」吳邪問得很謹慎,像是防爆小組的人在面對一顆未爆彈那樣的審慎。

「嗯。」

隔了一段時間,他發現吳邪依舊用一種相當緊張的眼神偷瞄他,他才意識到自己可能答得太簡短了,吳邪沒聽懂。

「嗯,好。」

加了一個字,這樣應該懂了吧?張起靈對自己相當滿意。



* * *



吳邪問小哥問得心驚膽跳的。老實說,他總覺得不管他心裡藏了些什麼,只要被小哥那淡定深邃的眼睛一看,他的思緒就無可遁逃。

他問得相當委婉,委婉到自己都不知道在問些什麼,托他辦事的文錦姨要是知道他這樣拐彎抹角曖昧不明的問,可能會昏倒。

在他接到文錦姨的電話前,他正在寫編劇課的期末project,這個作業最麻煩的一點在於,吳邪發現他每次打開電腦,刪去的段落都比寫出來的段落還要多,這實在很要命,這樣這個作業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寫完呢?可是,每次打開檔案,看到自己上一次寫出來的東西,都會覺得,到底是哪一種笨蛋會寫出這種對話呢?真的很奇怪。

編劇教授、文學院的同學、甚至勵志書的作家們都常說,只要忠誠的把心裡的感受表達出來就好,可是,為什麼他會覺得這件事這麼地困難呢?他想要表達的東西太多、太亂,要怎麼將這些想法消化之後表達出來,並且讓在另一端的觀眾也理解呢?

他長期以來受到的訓練──小時候在家裡,後來在NINE GATES──用音樂和舞蹈去表達自己的情感,吳邪都認為那是相較直觀的媒介,你歡快的時候唱的歌或是你哀痛的時後表現的舞──那是截然不同,一目瞭然的。然而,寫東西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吳邪其實認為寫東西的人都有點狡詐,他們將自己的真心藏在文字的反面,自己則躲在書本的後面,間接地遙控讀者的心思。

文錦姨就是在吳邪正準備把頭髮都抓光想破腦袋擬劇本的時候打來──夾雜殷切的關心和溫暖的問候:有沒有好好吃飯?記得在午夜前睡覺對身體比較好。有沒有常常運動?諸如此類的對話。兩人稍稍閒聊一陣子後,文錦姨便單刀直入地切入主題。

「我這次有帶Ky’rin一起到加州來,」文錦姨頓了一下:「你知道Ky’rin吧?你應該記得他吧?以前在NINE GATES junior是你室友?」

「啊……嗯。」吳邪胡亂答應了一聲,不知怎地心一緊,不想讓文錦姨知道任何有關他們之間依舊維持聯繫的這個事實。

「我準備帶著他跑幾個片場,有些是跟我一起拉贊助,有些是……一些其他的事情。」文錦姨不知道為什麼,語氣有些保留。然後她又說:「你有空的時候,多帶他去你們校園走走,反正你們大學部課一開就是一百多人,讓他去旁聽,應該不會不行吧?」

「妳以為我還在freshman year嗎?我們──」吳邪兀地停頓了一下,文錦姨是那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類型,她今天會這麼提,想必是有目的性的,想到這裡,吳邪警覺地問:「妳為什麼突然要小哥來我們學校旁聽?」

文錦姨的聲音在電話裡聽著笑吟吟地:「旁聽而已,不行嗎?」

「沒有不行,但是如果妳要我帶他這麼做,我想先知道為什麼。」

文錦姨沒有立刻回答,似乎是考慮了一下:「我們──你三叔跟我,考慮讓張起靈朝電影圈去發展。」

吳邪馬上就聽懂了,他皺起眉頭:「你想要讓小哥去演戲?這是出自他本人的意願嗎?或者該說,你有問過他的意見嗎?」

「不要反應這麼激烈,」文錦姨以一種安撫的口吻說道:「多方位發展有什麼不好?你又怎麼知道他不想做?」

「如果今天小哥自己想做,那他就會直接去做了,妳今天也不會拐彎抹角的要我帶他到我們學校逛。」吳邪有些煩躁地抓了抓頭髮:「文錦姨,我這邊是學拍東西,不是學被東西拍。」

「那有什麼關係?」文錦姨笑道:「讓他先看看拍戲是怎麼回事啊,稍微了解一下嘛!認識了之後如果不排斥,我們可以再談呀。」

「NINE GATES資源那麼豐富,在國內讓他看拍連續劇就行了,為什麼非得要到我們學校來看?」吳邪有點不情願:「我們都是學生,手上有好多東西要做,他跟著我會無聊的,拍戲是要很有耐心的。」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那人,」文錦姨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苦笑:「如果在國內我有辦法讓他聽話,我也不會千方百計地把他弄過來了。他對你印象很好,你帶著他,他會願意跟著你的。」

「NINE GATES裡面又不缺演員,」吳邪抗議,他覺得自己好像被要求要欺騙張起靈似的:「小哥不當演員你們也不會少塊肉啊,人家如果沒有那個意願,你們又何必硬逼呢?」

最終,吳邪還是說不過文錦姨,趁著送張起靈回旅館的時候,相當迂迴的問問對方,是否有意願偶爾到學校來看他。他沒有問旁不旁聽,也沒有問對方對演戲有沒有興趣,他只問願不願意來看看,吳邪不想逼迫對方,他想,先探探對方有沒有這個意願,有的話,那他們再往下談。

張起靈聽完,面無表情,不置可否地回應了一聲:「嗯。」

天啊,這是什麼意思?

吳邪不解,但是小哥冷著一張臉,他也不好繼續追問下去。老實說,他也不肯定自己這麼做是不是對的。

──我們是為了他好,我們希望他不要被模特的圈子限制住了。模特的職業生命相當短暫,除非你自己是多方位發展的,不然過個兩年,誰也都不會記得你。你自己待過演藝圈,應該比誰都還要清楚這個圈子的易忘和現實。

吳邪知道,他相信小哥也知道,他們都不是笨蛋,都太早的浸在這個異色的染缸裡掙扎生存,他們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這件事情就像這世上所有的事情一樣,關乎你願不願意朝這條路走下去,你願意犧牲多少,以及你願意走得多遠。老實說吳邪不認為讓小哥去演戲能夠一勞永逸的延長小哥的演藝壽命,這世上不也有很多模特跨行演戲、或是歌手客串連續劇,而被人批評的一文不值嗎?這要看藝人本身的特質和戲的基調搭不搭,以及藝人本身究竟有沒有演戲的天份,不能一勁兒地因為藝人現在當紅,就讓他什麼都做。人總有做得到跟做不好的事情。

吳邪當然也能夠理解文錦姨的觀點,他也認為不應該在讓小哥嘗試之前就預設立場,他更不是不明白,後來文錦姨跟他辯得煩了,所扔出來的那句「大不了我們就挑他適合的戲和角色去讓他演嘛!你自己看,時下帥氣的男主角,不都是不講話愛耍酷的類型嗎?Ky’rin那一天講不出三個字的人,不正合適?」有著什麼樣的隱含。

可是,可是!

可是他就是不知怎麼地,無法敞開心胸、毫無疑問地接受這個提議。

在吳邪正在內心糾結、天人交戰之際,張起靈又突然迸出一句:「嗯,好。」

老實說,吳邪花了幾秒鐘才聽懂,張起靈到底是在「好」哪一件事。

「喔。」吳邪答:「……好。」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17-de4c4a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