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Til then, in Malibu 3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張起靈一直認為,自己跟Wengine Chen的關聯是奧妙的。如果說她跟吳邪的關係像是媽媽寵溺著自己的寶貝兒子,那麼她跟自己的關係就像是嚴厲的名師要求著自己的得意門生。

短短幾年來,「檤慕」經歷了不少事情,他們三個人都明白目前的成功雖是真切的,但是卻沒有任何人可以保證它能持續下去,就連他們三個人也不行。團員之間雖然沒什麼嫌隙,在演藝圈這個龍蛇混雜的環境下甚至稱得上有點交情,團員私下有什麼事情,彼此多少都知道一些:隊長順跟NINE GATES因為法律上對外國人在本國工作的種種限制有過幾次摩擦,再加上順家裡有點事情──順的父親健康狀況不大好,如果不是因為跟NINE GATES解約的違約金太高,張起靈認為順說不定會不顧一切地離開。

至於少爺,他本來就是從子公司Phantom Coffin出來的,跟子公司那邊的哥兒們比較鐵,現在子公司裡一位姓許的好兄弟和一個女孩子快要組成輕搖滾樂團正式出道了,張起靈知道少爺很想跳槽去加入對方那邊。少爺很夠意思,他先詢問過「檤慕」團員的意見,在順跟張起靈都不反對的情況下,才正式向NINE GATES提這件事,可是少爺在Mr.3那關踢到了鐵板,Mr.3沒有直接拒絕少爺,反而對少爺說,Phantom Coffin那支輕搖滾樂團火候還不夠,還沒到能出道的時候,硬是把整件事情壓了下來。

相較之下,張起靈覺得自己真是個安份守己,毫無野心的存在。

然而,「檤慕」可能會解散這個疑慮是確切存在的,張起靈聽到了風聲,說NINE GATES高層不只一次討論過如果不得已,「檤慕」必須要拆團,那麼,會是怎麼個拆法?是要讓團員直接單飛、加入別的團體、抑或是部分單飛,部分留下來?如果有人單飛,那「檤慕」勢必還得從junior裡再補人,要補誰?能補誰?張起靈知道那位在junior裡呼聲很高,名叫狸簇的小鬼。他不算認識對方,但是純憑印象來說,那孩子氣燄太高、個性躁動,似乎不是最理想的人選。張起靈也知道一向以伸展台為主的阿寧,表達過想要跨領域發展的意願。就模特的本業來說,阿寧跟「檤慕」是合的,但是,「檤慕」目前是男子團體,觀眾群以女性為主,突然間在男子團體裡插一個女孩子,又是一個這麼搶眼、存在感這麼高的女孩子,不知道會對支持度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張起靈很明白NINE GATES高層寧願冒險硬把阿寧扔進「惑」裡,也不希望她加入「檤慕」。

在NINE GATES人才濟濟的圈子裡,Wengine Chen卻挑了張起靈,要他陪自己去好萊塢簽約。不是挑表達過強烈跨領域發展意願的阿寧,不是挑NINE GATES裡語文能力最好的解雨臣,如果真的要挑「檤慕」的人,她沒挑沉穩可靠的隊長,也沒挑很明顯對此行有濃厚興趣的少爺,反而挑了張起靈這個如果不是因為吳邪也在加州根本就懶得來的傢伙。

Wengine Chen很看好自己,這件事張起靈一直都很清楚。幾乎是打從一開始在東京出道起,Wengine Chen就很看重「檤慕」三人,她認為他們有潛力,能紅。Wengine Chen這人很有意思,她跟Mr.3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在NINE GATES待得久了,以張起靈自己的觀察和偶爾旁人耳語的中,其實可以感覺得到,Mr.3這人有點躁進,是一個只顧結果不顧過程,有點不擇手段的人。典型由Mr.3帶出來的人,好比說「Black Sheep」或「惑」,他們常被批評說有炒新聞的嫌疑,那些新聞有些時候是外界的媒體炒的,但是也有很多時候是Mr.3故意放消息讓媒體去炒的,Mr.3完全把這些事情當宣傳的一部分,一點也不覺得是在炒新聞。

Wengine Chen則是另外一個類型的,她底下帶的人以時尚界居多,最成功的例子就是女模阿寧和「檤慕」這個以模特身份出道的團體。她帶阿寧的時候,領著阿寧跑遍了時尚界的聖地──米蘭、巴黎、紐約、帶她去巴塞隆納或是銀座做街訪、送她去第五大道的品牌店採買部做訓練。Wengine Chen將阿寧完全沉浸在時尚圈的環境裡,讓她多方面去接觸這個產業,雖然阿寧當時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模特,但是長期這樣下來,比一般只知道穿衣服跟喝酒玩樂的模特懂得更透徹,現在甚至in charge D/M Fashion的旗下子品牌Dame Mysterious的行銷部,跨了模特和設計師兩個領域。

同理可證,Wengine Chen帶「檤慕」的時候,是拉他們去寶塚看歌舞劇、參觀在曼哈頓世界一流的音樂藝術學院、到倫敦西區看音樂劇、去祇園研習藝妓和舞妓的訓練過程、進CBS攝影棚看sit-com。她一開始就有意讓順走舞台劇的路線,讓少爺往音樂界發展,但是她一次都會帶上三個人,不會偏頗任何一位,讓大家都有機會學習。

乍看之下,Mr.3較Wengine Chen市儈許多,然而,Wengine Chen也有她的逆鱗。Mr.3的好處是,他很能包容他旗下的藝人。他一手提拔的藝人,只要是在NINE GATES能夠容忍的範圍內,他完全可以接受年輕人多方嘗試,好比說有一年「Black Sheep」出了張非常實驗風格的專輯,只有地下樂團才敢這樣大膽,主流音樂大多不會允許旗下的藝人這麼自由,可是Mr.3在跟「Black Sheep」的團員開了多次會議之後,竟然準了這個專題。Mr.3的理念是,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他自己評估之後,認為應該不會賠錢,或者是他有備案,那麼,他其實不會太過於干涉藝人的創作內容。「Black Sheep」那張實驗性風格強烈的專輯,後來破紀錄的大賣,很多樂評都說,果然只有Mr.3這種瘋子才會讓「Black Sheep」這樣搞!但是也多虧了Mr.3,才有這樣獨一無二的藝術品!

Wengine Chen則恰恰相反,她萬萬不可能允許自己旗下的藝人這麼做,她非常一板一眼、控制慾比較強。她希望旗下的人腳踏實地的去學、去做,不要妄想一飛沖天,而且永遠、永遠都要幫自己留一條後路。她通常會幫旗下的藝人都安排至少兩條路,好比說,她安排阿寧成為女模及設計師,讓順一邊在舞台劇上發光,同時在伸展台也是不得了的人物,少爺則是在伸展台以及歌唱比賽的常勝冠軍,張起靈一直以為自己被定位成伸展台和平面廣告──他是「檤慕」三人中,拿最多D/M Fashion廣告代言的人。他是一直到很後來才意識到,原來在Wengine Chen心裡,平面廣告和伸展台是同一個類型的工作,張起靈的那第二條路,Wengine Chen一直還沒拿定主意。

Wengine Chen非常的固執,她會幫旗下的藝人決定好他們要走的路,然後要求藝人照著她所安排的去做,她不喜歡被人質疑,也不喜歡別人忤逆她的意思。換言之,她認定了阿寧該走設計師和女模的路,那麼,阿寧就只能走這兩條路,沒有別的選擇,所以就算阿寧再怎麼紅,再怎麼強烈的表達自己想要跨領域的經驗,Wengine Chen也總是一笑置之,轉移話題。

偶爾,張起靈會想,這麼多年這些Mr.3和Wengine Chen的分分合合,其實一點也不奇怪,這兩個人絕對吸引彼此,一個是演藝圈的重要推手,一個是鎂光燈下的世界名模,只有彼此才能了解站在自己的位置是什麼樣的感受,他們在相對的高度,看得見類似的風景,在那麼高處不勝寒的環境,互相支持、互相依靠。然而,他們本質上卻又是南轅北轍的個性,Mr.3的放浪不羈和Wengine Chen的一板一眼,在日常生活上一定有許多摩擦。

所以這次Wengine Chen帶他來好萊塢,他比誰都還清楚:Wengine Chen終於決定好屬於張起靈的那第二條路是什麼了。只是,他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就這麼簡單地便能接受她對自己的安排。

張起靈覺得自己出乎意料的幸運,「檤慕」的另外兩名團員他都不討厭,而且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真正逼迫他去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不論是伸展台或是平面模特,他都順理成章的與旁人拉出一個距離。偶爾,NINE GATES會要求他們去擔任「檤慕」隊長順的舞台劇特別來賓,有一年還出了一張專輯<雲頂之殤>,但是在張起靈看來那都是一時的,不是永久的。

可是這次不同,Wengine Chen如果屬意要他往影視圈發展,那就是長期的發展目標,不會像之前那樣辛苦個幾個月,做完就算了那麼簡單。其實從好幾個月前,Wengine Chen就開始帶他跑電視台、跑幕後、讓他接觸作電視劇的劇組,跟那些著名的導演和編劇聊天,也順便看看當紅的演員是怎麼跟這些人合作的。張起靈沒說什麼,但他私下覺得這一切相當荒謬,不要誤會了,他認為這些人做的事情很有趣,他也很尊重這個行業的人,可是他無法想像自己在一個清宮穿越劇裡演一個王爺或阿哥什麼的,更沒辦法接受自己露出悽苦的神色演瓊瑤筆下那些愛得死去活來的癡情郎。太可怕了。

幸好,Wengine Chen可能自己也意識到這樣行不通,謝天謝地,她停止了帶張起靈去穿越劇片場的行為。少爺很皮,那陣子老鬧他,一天到晚拿電視劇裡的名字對他亂叫一通:「爾康,幫少爺我把洗腳水端來!」還有:「你這老猴,當我阿薩姆奶茶什麼人!」順通常會制止少爺,不讓他鬧得太兇,順可能有點擔心張起靈會被惹毛,把少爺痛打一頓。張起靈後來才知道,原來在junior時期,他幫吳邪揍王八邱一拳的事情讓他一戰成名,有很長一段時間順都誤以為張起靈是個內心兇殘的人,有著像漢尼拔萊克特一樣不為人知的嗜血面。

真要說的話,張起靈並不討厭Wengine Chen,可是他卻不知怎地抗拒對方為自己安排的路,四年前,他可以在吳邪面前說出如果可以靠著自己的外貌賺錢過日子,就應該懂得去利用這個優勢;四年後,他發現自己的想法變了,有太多的事情──圈內的派系鬥爭、粉絲的瘋狂舉動、毫無底線的媒體──讓他對這個圈子感到相當厭倦。能賺錢又怎麼樣?錢只能這樣賺嗎?

如果人生像電影的話,張起靈可能會像那著名電影的主角一樣,將手機扔進噴水池裡,頭也不回的就遠走高飛。然而,這畢竟是現實生活,而NINE GATES絕不是什麼慈善團體,「檤慕」的三個人或許都各自有著想要做的事、想要過的人生,可是他們全都按兵不動的原因在於,他們都還沒有能力單飛。當初NINE GATES的約一簽下去,高額的違約金和競業禁止條款就緊緊將他們困住,競業禁止條款規定NINE GATES出道藝人於受僱期間內及受僱期間期滿或終止後三年內,不得直接或間接從事受僱、或參與任何與本公司有直接或間接具有競爭性質的事業,否則應無條件支付NINE GATES高額懲罰性違約金。這個條款是NINE GATES將藝人綁死在公司內的撒手鐧,張起靈私下相當不恥NINE GATES的行為,他認為這是NINE GATES佔想要出名的年輕人便宜的手段,年輕人一心想要出道,根本不會仔細看遞到他們鼻尖的合約,只要有人願意簽他們,他們高興都來不及了。

他也考慮過自己如果不當藝人,能做、或是想做些什麼。他記得吳邪曾經說過知道不想做什麼,卻不敢肯定自己想做些什麼。張起靈覺得他比吳邪慘,他連自己不想做什麼都搞不清楚。他常常覺得自己好像怎麼樣都無所謂,雖然也會厭惡圈內的很多事情,但是要求他做,他也還是可以做得到。他曾很簡短的和順聊過這個話題,順的評論讓他覺得很有意思。

「我認為你並不是沒有喜好的人。」順說:「其實你的喜惡非常明確,只是你好像一直都有一種……好像你怎麼樣都無所謂的感覺。比如說有時候伸展台一連走了好幾場,飛來飛去,生理時鐘亂成一團。我和少爺就會擔心自己的身體會搞壞、覺得不能一輩子這樣下去,可你總是非常的淡定,好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會動搖。」

老實說,張起靈認為那不叫做不會動搖,那只是他純粹不很珍惜自己罷了。

他發現只要放任他自己一個人,他就很容易變成那個樣子,他不在乎自己有沒有吃飯,有沒有睡覺,身體是不是有傷──反正沒有人在乎,反正他自己也不在乎。唯有吳邪在他的身邊的那段日子,他的作息最正常,該睡的時候睡,該吃的時候吃,心情總是很放鬆,表情的線條也比較柔和。

他不想讓吳邪擔心,不想看到那雙眼睛裡露出擔憂的神色。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20-5d0286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