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HP]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1

Posted by ire on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因為我實在太喜歡Amy Harry Potter同人的世界觀了,但她罷工了,所以我只好自己接下去寫。
沒有看過的人請移步這裡:
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blog-entry-243.html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1



自從哈利和室友一起追回失蹤的特波疣豬後,他和室友的感情就──完全維持原樣。會這樣的主因在於他們兩人作息仍然日夜顛倒,幾乎沒有交集,哈利根本沒有時間跟室友進行任何對話,除卻每天早上起床時,他看到從房間的另一側,棉被堆裡冒出來的一顆金黃色腦袋之外,哈利根本見不到清醒的對方。

另一件哈利覺得很可惜的地方在於,室友似乎有特別留意,他再沒看過對方以貓狸子的形象出現在他的面前。真是太令人扼腕了,哈利倒是不介意再幫對方順一次毛。

有一回哈利在榮恩家做客時,偶爾提起了這位室友事情,沒想到引起榮恩的強烈反應:「德拉科.馬份?你說的是馬份家族的那個馬份?天啊,哈利,快搬家!快點搬走!」

「為什麼?什麼意思?」哈利一頭霧水:「為什麼要搬走?」

「哈利!你都不看預言家日報的嗎?」

想起他最討厭的記者莉塔‧史譏,哈利皺起眉頭:「預言家日報能看嗎?」

「你這麼說也沒錯。」榮恩只好解釋道:「馬份家族是純血巫師中最具影響力的家族之一,那個家族自是甚高、富可敵國。你那個室友德拉科.馬份是這個家族的唯一繼承人。你跟他一起住就沒隱私啦,我跟你說真的,那個人走到哪裡記者就追到哪裡,他有一次和艾斯托莉亞‧茵綠一同出遊,預言家日報的記者從倫敦一路追到布達佩斯,從跟監貓頭鷹到竊聽蟲,無所不用其極,真的很誇張!結果魯修斯‧馬份,就是你室友的爸爸,居然放空預言家日報的股票,股價跌破低點,整間報社雞飛狗跳,差點倒閉。我跟你說,你搬走啦!跟那家人打交道不會有好事。」

哈利思考了一下:「如果他們真的那麼有錢,那他為什麼要工作?」

「這恐怕只能問馬份本人了。」妙麗從廚房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盤新出爐的餅乾:「哈利,你要不要吃吃看?這是我最新的嘗試──黑莓香草巧克力脆片。」

餅乾看起來很完美,烤得相當酥脆的外皮散發誘人的香氣,可是榮恩又是對他擠眼睛又是吐舌頭的,一邊還猛比著殺頭的手勢,哈利只好對妙麗說:「呃,可是我,有點感冒,怕吃了會咳嗽。」

「天氣冷就是要注意身體啊。」妙麗同情的看著他,然後轉而向榮恩說道:「那麼親愛的,你吃一點吧?」

一臉雖然想說「我被哈利傳染了不能吃」的模樣,但榮恩諒必沒那個膽子,他拖著蹣跚的腳步,蹭到老婆大人的面前,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挑了一片最小塊的餅乾,一口吞下,哈利懷疑榮恩連咬都沒有咬,就升起一個神智不清的傻笑:「太棒了,真美味。」

「是嗎?」妙麗雀躍的說,向哈利解釋:「我一直在實驗被魔法變形後的物質可不可以食用這個主題,看來是個大成功!」

「什麼意思?」哈利警覺的問:「你的意思是,黑莓香草巧克力脆片……」

「黑莓是我拿豌豆變形的,香草是菠菜,巧克力是胡蘿蔔。」妙麗得意的說道:「我在研究如果把食物用魔法變形後,是不是可以說服偏食的小朋友吃下去。」

豌豆、菠菜和胡蘿蔔。哈利憐憫的看著榮恩,這全是對方不喜歡吃的東西。

「至於你剛剛提到的那位德拉科.馬份,我剛畢業的時候,跟他當過同事,他在四樓的魔法奇獸法令管制局(Department for the Regulation and Control of Magical Creatures),同事都私下叫他『跩哥』‧馬份,那個人總是獨來獨往,不跟人說話,偶爾講上一兩句的時候,總是很傲慢。」妙麗停頓了一下:「你知道他也是霍格華茲的學生嗎?」

「我不知道,哪個學院的?」有些驚訝,哈利詢問,並注意到榮恩偷偷溜到角落,試圖把吞下去的餅乾吐出來。

「史萊哲林。葛來分多的死對頭,跟他不熟。」妙麗手一攤,說道:「有一回聖誕節,當時的局長辦了聖誕派對,因為聽說馬份鋼琴彈得很好,所以當場拱他出來彈聖誕歌曲。你知道的嘛,就是應個景,大家開心一下,結果馬份冷著一張臉,當場離席,氣氛瞬間降到冰點。」

哈利挑起眉,但,他倒是不意外

「親愛的,再來一片嗎?」妙麗冷不防的轉過頭,對榮恩說道。只見榮恩原本彎著腰在催吐,整個人立刻像是被釣起來的魚,嗖的一下直起身子,吐到一半的餅乾可能全嚥了回去。

「呃,」鐵青著一張臉,榮恩僵硬的問道:「還要再吃一片?」

「是啊,親愛的。」

愛情真是太偉大了。哈利沒有任何時刻比現在更深切的體會到這句話的真諦。


ΨΨΨ


在一個飄著細雪的周六,當哈利晨跑回來,竟發現自己的室友在家,並神智清醒,這真是一件相當意外的事情。馬份披著一件晨袍,手上拿著一個冒著熱氣的茶杯,神情倨傲──比較正確的說法是臉非常臭,聊勝於無的翻閱桌上的預言家日報。他翻頁的方式很有趣,哈利注意到他都是用食指和拇指,捏著報紙的一小角,迅速翻頁,彷彿多碰報紙幾下就會弄髒手指一樣。

哈利原本想跟難得見面的室友說,「你在家啊。」但這件事情顯而易見,講出口好像有點蠢。還是他應該說,「早安,今天怎麼起這麼早?」這樣聽起來好像暗示對方平常都睡懶覺,好像也不大妥當,還是……

「要茶嗎?」室友頭也不抬,冷冷的問道。

「啊,好。」

哈利原以為室友的意思是他要端茶給自己,沒想到馬份只是懶洋洋的抬起頭,朝流理台隨便指了一下:「在那裡。」

「……噢。」

好我自己去拿。哈利上前,從櫥櫃裡拿出他的杯子,那杯子是哈利加入正氣師時,魔法部給新人的紀念杯,上面寫著「魔法部需要你!(Ministry of Magic Needs You!)」的金色字樣,每次哈利朝裡面加水時,那幾個字就會開心的胡亂蹦跳,理論上來說,會重組回到「魔法部需要你!」這句話,但哈利發誓他曾經看到排成了「你需要魔法的部門!(Ministry of You-Need-Magic!)」

茶葉很香,哈利人還沒走近就先聞到了香氣,哈利用手肘夾著糖罐,端著熱茶,坐到室友的對面。馬份眼睛不離預言家日報,單手捧著茶杯,茶杯下還講究的墊了個小盤子,明顯看得出是一組的茶器。

馬份的表情看起來太厭惡了,導致哈利無法按捺自己的好奇心,瞇著眼睛偷偷看馬份在讀著什麼文章,標題寫著「魔法部介入調查!追查八億加隆的資金流向!」

「你要看嗎?」室友很快的注意到哈利的視線,將他正在讀的那一頁闔了起來,翻到頭條,反手將預言家日報推到哈利的面前:「我讀完了。」

「啊,好。」哈利突然覺得有些尷尬,只好接下日報,胡亂翻到體育版,飛快的掃了一下。

「你居然留著他們送的垃圾。」馬份的話語聽起來很刻薄,但語調是揶揄的。哈利抬起頭,發現對方正在打量他的正氣師茶杯,雖然面無表情,灰眼卻透露出一絲興味。只見馬份掏出魔杖,說道:「你說我們把它定住如何?」

哈利連忙轉過杯子,發現杯身的字眼現在成了「喂你!魔法部需要一點奇蹟(You! Ministry Needs Magic)」,of的那兩個字不知道跑去哪裡鬼混了,愣是沒出現在上面的句子裡。

「這也太絕望了吧!」哈利忍不住笑了:「別定住它們,下次搞不好更好笑。」

「還能怎樣更好笑?『天大奇蹟!你居然需要魔法部?(Magic! You Need Ministry?)』,可惜杯子上面沒有問號。」馬份每一話都帶著諷刺,他看起來難以親近,但哈利感覺對方似乎心情不壞。

「話說,你今天怎麼在?」哈利問道,淺嘗了一口茶。他立刻睜大了眼睛,濃郁的茶香充滿了他的味蕾,一點也不澀,反而清新爽口。

「不錯吧?我從家裡帶來的。」馬份勾起了一個淺笑,他將背朝後靠,顯得相當得意,慢條斯理的說:「我之前嘗試過放在魔法部茶水間的茶包,簡直可以毒死老鼠,我奉勸你千萬不要碰!」

這下子哈利不好意思告訴對方說其實自己天天都喝,而且還不只喝一杯。

「回答你剛才的問題,我周末通常會回家,和父親母親共進早餐。」馬份的眼神飄向窗外,手指漫不經心的在桌沿輕敲:「他們今天臨時有事,取消了。」

哈利回想了一下,確實沒有在周末看過室友出現在公寓裡:「你回家都做些什麼?」

「一些稀鬆平常的事。」馬份聳肩,懶洋洋的說:「跟父親母親用餐、參加宴會、打巫師馬球、參加更多宴會……秋天的時候會去打獵,稍微有趣一點……偶爾自己出國去旅行,靜一靜。」

這到底算是哪門子的稀鬆平常?這年頭誰打馬球啊?

「你呢,波特?」

「我嗎?去朋友家晃晃、加班、訓練新人、加班、打魁地奇。」這樣的生活才叫稀鬆平常吧?

「啊,我都忘了正氣師部門就是永無止盡的加班。」馬份笑了,又是那種帶著諷刺的笑:「但我們部門也沒好到哪裡去。你似乎很少回家,波特?」

「喔,這個嘛。」哈利想著要怎麼說才不會嚇到對方,但或許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弱化真相的銳度,不如直言:「我是孤兒,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死了,而我確實很少回去看領養我的阿姨和姨丈。」

馬份原本站起身,正在加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明顯的停頓了一下。

「我很抱歉。」背對著哈利,他先啜了一口茶,似乎在爭取反應的時間,才有些生硬的說道:「……要茶嗎?」

「好啊。」哈利爽快的說,將杯子朝前一遞,試圖將話題的沉重性沖淡:「我們可以看看這次這杯子會把『魔法部需要你!』拼成什麼?」

趁著馬份轉過身,幫哈利加茶的當下,哈利試探性的問道:「你玩魁地奇嗎?」

剛才當哈利提到周末時,自己會打魁地奇的時候,他總覺得對方眼睛中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逝。身為一個熱愛魁地奇的好球員應該推廣這運動的精神,他決定冒著被馬份潑冷水的風險問問看。

馬份猶豫了一下:「我沒玩,但我敢說飛行應該很有趣。」

「為什麼?以前學校不是都要上飛行課?」這傢伙不是霍格華茲的學生嗎?胡奇夫人的課不是大家都要上?哈利不解:「你沒騎過掃帚嗎?」

「……我沒有。」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怎麼會有巫師不會騎掃帚?

「你想學嗎?」哈利熱切的問道,身為一個運動狂熱者,他要拯救眼前這傢伙的靈魂:「你想學我可以教你,我有多的掃帚,想的話我們下午就去,除非你晚一點有事。」

馬份看起來有些被哈利的熱情嚇到,但倒是沒反對:「你敢教的話,我就敢學,波特。」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哈利擊掌,興奮的站了起來:「啊對了,你可以叫我哈利,我的朋友都叫我哈利。」

「謝謝你的提議,波特。」馬份有禮的說,卻沒有改口。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44-9ca8dd4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