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HP]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2

Posted by ire on   2 comments   0 trackback

2017/12/25更新,大家聖誕快樂!



Kitten, Puppy, and One Perfect Flatmate 2



「你可能要,呃,試著無視一下旁邊的人。」哈利看著馬份越來越陰沉的臉色,只好這麼鼓勵對方。

他把馬份帶到一個自己常做練習的魁地奇球場,但立刻發現這可能是個錯誤的決定。球場上練習的人非常多,大人和小孩都有,他們不規則的旋轉飛行,像一大群巨大鳥類不斷盤旋。

他用眼角偷瞄馬份,對方瞇著眼睛,視線追著一個高速墜落的孩子,那孩子大概不超過五歲吧,不要命似了的朝地面俯衝,再猛地拔升,看得哈利心驚膽跳,要是一個差錯就會扭斷脖子。

「我有個理論,」馬份冷冰冰的說道:「孩子們是不是都不大了解世界上潛在的危險,所以對於自身安全有一種漫不經心的魯莽?」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成年人突然偏離航道,整個掃帚頭上腳下的高速旋轉了好幾圈,那男子一邊驚叫,旁邊的其他飛行員一邊驚慌失色的閃躲。那男子對於飛行顯然不夠熟悉,千鈞一髮的差點撞上門柱,又用掃把尾巴差點把一個女孩打下掃帚。

「我收回我的理論,」馬份尖酸刻薄的說道:「這世界純粹是瘋了,被白癡占領了。」

哈利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掃帚遞給對方:「這是我的光輪兩千,不要看他型號比較舊,穩定性其實是蠻高的。」

桃花心木的軸柄被哈利擦得亮晶晶的,尾巴也是整整齊齊的,只是經過經年累月的磨擦,那燙金的「光輪兩千」字樣已經被磨得差不多了,幾乎看不見。

馬份很有禮貌的將掃帚接了下來,灰色的眼睛朝半空中瞄了一眼,哈利讀不出那是不是一個憂慮的神情,但他很明顯的看到對方抓著掃帚的指節用力到泛白。

「放輕鬆,掃帚就像馬一樣,可以分辨出你心中害不害怕……」

「我才不害怕。」馬份咬牙切齒的說,有點像炸毛的貓狸子。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哈利有些尷尬,指著掃帚:「好啦,反正,你右手伸到掃帚的上方,然後說『上來』。」

為了示範,哈利將自己的火閃電放在地面上。他的火閃電也不新了,曾經渡過鑽石亮光漆的梣木帚柄,現在只剩掉了一半的亮光漆,不論哈利怎麼保養,總敵不過歲月的洗刷。他愛惜的磨了磨掃帚,然後輕聲說道:「上來。」

在這麼多年的配合下,火閃電幾乎跟他心意相通,瞬間便應聲蹦進哈利手裡。

「現在換你了。」

哈利笑吟吟的轉過頭去,對馬份說,卻不小心捕捉到對方憂心忡忡的眼神。那眼神只有閃過一秒,馬份的表情立刻恢復正常,讓哈利不禁懷疑或許是自己產生了幻覺。

只見馬份收緊下巴,側臉的線條繃得非常僵硬,讓他的臉顯得有些尖。他用一種破釜沉舟的神情,抱著背水一戰的決心,深吸了一口氣,然後──

「……我要跟你交換掃帚,」馬份一口氣全吐了出來,相當毛躁的說道:「你那把看起來比較好用。」

當然,如果這樣你比較好過的話。哈利二話不說,把手中的火閃電遞了過去。

可能是哈利答應的太爽快,馬份瞪著他,似乎無路可退,只好將火閃電接了過來。深吸一口氣,哈利看見馬份咬緊了牙關,目露要跟火閃電決一死戰的兇光。這樣真的可以嗎?哈利很擔心,這傢伙顯然完全就只想要用兩隻腳穩穩的站在地面上啊……

「這樣好了,」哈利適時的介入。火閃電不是鷹馬,請不要跟他玩瞪眼遊戲:「你跟我來,我帶你去另一個地方。」


ΨΨΨ


哈利沒有選擇巫師的旅行方式,反而是帶著馬份走向地鐵站。馬份看起來相當意外,但沒有表現出反對的意見,對麻瓜的設施馬份也不是全然的陌生,偶爾會瞇起眼,雖然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卻也不像在魁地奇練習場那麼尖酸刻薄。

「領養我的阿姨和姨丈他們是麻瓜,」哈利解釋:「使用這些交通工具對我來說很自然,希望你不會覺得不自在。」

「嗯。」馬份面無表情的哼了一聲,不知道什麼意思。

經過月台的時候,馬份對拉著大提琴的街頭藝人投以興味的目光,哈利看馬份腳尖輕輕地跟著節奏打著拍子,便拿出些麻瓜錢,遞給街頭藝人。回過頭,哈利捕捉到馬份的視線,對方正以一種不置可否的神情看著他。

「你為什麼那麼做?」

「什麼意思?」哈利不解。

「投錢給他。」馬份的聲音聽上去很慵懶,卻聽不出情緒:「你為什麼這麼做?可以點歌嗎?」

「你有特別想聽什麼嗎?」哈利問道,一笑,指指街頭藝人:「我相信只要他會,他願意表演的。」

馬份微微挑起眉毛,薄唇抿了起來,像是在壓抑一個玩味的微笑,語調有些挑釁:「那麼,你想聽什麼?」

「我並不──」哈利突然覺得自己很蠢,他對於大提琴啊、古典音樂啊,其實是一無所知,但看到馬份那洋洋得意、彷彿寫著「啊你這無知的笨蛋」的臉,他不知怎得就是不想承認自己不懂,好像承認就輸了似的,一咬牙,他只好很勉強的說:「那就……聖桑的《天鵝》。」

「Le Carnaval des animaux(動物狂歡節)?」馬份用法文流利的重複,然後壞心眼的挖苦:「你幾歲了,波特?八歲嗎?」

哈利翻了一個好大的白眼,他以為馬份還會再多補個幾刀,沒想到,馬份卻出乎意料的放下了這個話題,全心全意的聽起了街頭藝人的演奏,直到地鐵進站,他都沒再說話。

在人多的地方,馬份非常安靜,但哈利不肯定對方的心裡是不是也同樣安靜就是了,因為對方總是時不時的會皺起眉頭、抿起嘴巴、瞇起眼睛,每次馬份這麼做,哈利都會感受到對方散發出一股隱約的不耐,這時候他就會擔心讓馬份散發出這種氣場的麻瓜──不論是哭鬧的小孩、推擠的乘客、香水味太濃的女人──哈利害怕馬份會默默的在心中下他們惡咒。

哈利帶馬份往郊區的方向走,有一塊綠地,不常受人打擾,雖然離地鐵站不遠,但由於附近是住宅區,平時非常安靜。哈利喜歡這邊廣闊的公園,只要離開慢跑和野餐的用地,深入公園內部,有一片小樹林,哈利只要施一些簡單的屏蔽咒,通常不會有麻瓜誤闖這片樹林。

他把馬份帶到定點,開始一些簡單的前置作業,在開闊的場地練習飛行的麻煩,就是害怕不小心被麻瓜看到,所以準備一定要做足。馬份在一旁觀察了一下後,也加入施展屏蔽咒的行列,只是,馬份使用的咒語和哈利不一樣。

「通常,讓他們想起遺忘的事情,這樣的咒語就足以讓他們離開了。」哈利解釋道:「你下了什麼咒語?」

「喔,」馬份好整以暇的說:「讓他們一靠近就想拉肚子的咒語。」

那些麻瓜真可憐。「但,他們想拉肚子不代表他們就會離開,」哈利實際的指出:「他們要是衝進樹林裡小解或什麼的,也不是不可能。」

馬份露出厭惡的神情,心不甘情不願的回收咒語:「真野蠻。」

「不要用那種鄙夷的眼神看我,」留意到對方看自己的眼神,哈利抗議:「我只是指出一個可能發生的狀況,又不是真的會這麼做。」

「你要不會這麼做,又怎麼想的到呢?」馬份用他那種氣死人的懶洋洋口吻說道。

哈利索性不理他,專心的把屏蔽咒設起來,然後將火閃電一把塞進馬份的手裡:「好,可以飛了。」

看著馬份閃過驚慌的神情,哈利突然感到相當痛快:我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

但馬份心情平復得很快,他深吸一口氣,伸出纖細的手指,順了一下自己打理得整整齊齊的淡金色頭髮,短促的說道:「上來。」

火閃電乖乖的跳起來,馬份一氣呵成的騎了上去,雙腿一蹬,騰空飛起。哈利倒是沒想到對方動作這麼快,連忙騎上光輪兩千,追了上去。他原本擔心對方會從掃帚的末端掉下來,結果事實證明他的擔心是多餘的,以一個初學者來說,馬份飛得非常好,而且很快就竄到一顆榆樹的旁邊,得意洋洋的來回盤旋。

「我現在想起來了,」馬份用一種慢吞吞的語氣說道,嘴上掛著一個冷冷的笑,哈利實在弄不清楚到底是這人的臉天生就是這樣子,還是對方有意嘲諷:「你是不是……葛萊芬多的搜捕手之類的?」

「我是啊。」哈利坦承:「一直到六年級。」

「喔?」馬份似笑非笑的說:「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厲害。」

突然,馬份一轉身,瞬間加速,從好幾棵樹間高速穿梭。哈利飛快地跟了上去,一方面是擔心對方初學,一個不小心會掉下去,另一方面則是好玩:馬份的平衡感很不錯,他一連甩出好幾個相當漂亮的弧度,但哈利緊追在後,沒被甩開。

馬份毫無預警地猛然煞車,逼的哈利只好急轉方向,連翻了幾個跟斗,才穩住身子。

「不錯嘛。」馬份不冷不熱的說道:「為什麼後來不玩了?」

「我沒有不玩,只是不當搜捕手了。」哈利攤手一笑。

「喔,為什麼?」馬份冷笑,帶著嘲諷:「太認真考普等巫測,導致近視太嚴重了嗎?」

「不是,」哈利好脾氣的解釋:「我在一次比賽裡被搏格打中眼鏡,眼鏡的碎片插進眼睛裡,龐芮夫人把我的眼睛救回來了,但視力變差了,我就想,讓別人當搜捕手也不壞。」

馬份可能沒有預料到這樣的回答,他平時就很蒼白的臉孔,顯得更加蒼白,灰色的眼睛緊盯著哈利。

哈利正想要講些玩笑話,緩和一下氣氛,卻突然感覺到一陣強勁且不尋常的風,伴隨著一陣規律單調的噠噠聲響。哈利抬頭,嚇了一跳,只見一架麻瓜的直升機,由遠而近,朝著他們的方向駛了過來。

「降低!」哈利連忙大喊:「我們要拉低──」

話語一出,哈利就知道已經太遲了。馬份的動作比誰都快,早就開始朝地面拉近──但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他降得太快了,火閃電失去平時的優雅,像是墜機一樣,直直往下掉。馬份看起來驚慌失措,緊緊抓著掃帚柄,不知道該怎麼抓回主動權,這時候所有的語言都是多餘的,哈利連喊都來不及,就眼睜睜的看見馬份連人帶掃帚摔進一株樺樹的枝椏裡。

「糟糕!」

哈利的心立刻涼了,連忙追了上去,他看見失去主人的火閃電隨著地心引力落到底面,謝天謝地,馬份沒有跟著一起摔下去!但他到底在哪?十萬火急趕至案發現場的哈利,只見馬份化獸成金色的貓狸子,用小小的爪子緊緊勾住樹皮,可憐兮兮的扒在樺樹上,看起來又害怕又緊張。牠發出小小的悲鳴,就像是一般貪玩爬樹的小貓,上了樹之後爬不下來,被困在樹上那樣。

哈利朝貓狸子伸出一隻手:「來!過來這裡。」

貓狸子對他嘶聲吼叫,一點都不領情,爪子緊緊扣住樹皮,絲毫不願鬆懈。

這樣不行。哈利躲在樺樹的陰影下,觀察著直升機。待直升機過去之後,氣流稍穩,哈利便朝樺樹再靠近一些,夾緊掃帚,並冒險鬆開兩隻手。

「別咬我。」哈利對貓狸子說。

他雙手將貓狸子抱了起來,他可以感覺得到對方很害怕,整個身體都在發抖,後頸的貓毛全都豎了起來。哈利一隻手攬著貓狸子,一隻手握緊掃帚,控制光輪兩千平穩且緩慢的下降。

「沒事了,沒事了。」他輕聲對化獸成貓狸子的馬份說道,感覺到對方的呼吸急促,尖尖的小爪子並沒有收回去,反而緊緊鉤著哈利的手臂,刺刺的,有點痛。


ΨΨΨ


看著咖啡杯的煙霧緩緩上升,哈利不發一語的凝視著空氣中的一個定點。他回想著金色的貓狸子在手臂裡的溫暖,和那灰色漾著恐懼、瞳孔放大的貓眼。他想得那麼專心致志,導致同是正氣師的奈威‧隆巴頓將厚厚一疊公文放在他的桌子上時,哈利跳了起來,茫然的望向奈威,反射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還真希望發生了什麼事。」奈威‧隆巴頓在從霍格華茲畢業之後,身子骨抽高了許多,臉也顯得不那麼圓了,透露出一絲成熟的可靠感:「現在你能找到最有趣的案子恐怕是六指艾迪又在豪豬與王冠酒吧喝得爛醉,跑出去嚇唬麻瓜,得抓回來等他酒醒。來,你想跑腿或是寫報告?(Leg work or desk work?)」

哈利嘆了一口氣,心不在焉的抓了抓他亂到不能再亂的黑髮,用拇指撥過那一疊厚厚的文件。身為一個正直善良的好正氣師,他不該希望天下大亂,但是把打呼又嘔吐的六指艾迪拖回來收押實在不是世界上最有趣的工作。他聊勝於無的用拇指再次撥過那一疊厚厚的文件,然後停頓,猛地抽出其中一本公文。

「你可以不要這樣嗎?」奈威哀嚎了一聲,揮動魔杖,阻止哈利暴力的動作導致整疊文件山轟然倒塌:「復復疊!

「這本分錯了,」哈利興奮的揮舞著公文,一旁的奈威不解地看著哈利的眼中蹦出耀眼的翠綠光芒。只見哈利像是發現了解開懸案的線索一般,從椅子上竄了起來,將黑髮朝後順了順(卻只是讓它更凌亂),將公文夾在手肘:「這本屬於四樓魔法奇獸法令管制局。」

「是嗎?」可憐的奈威連公文封面的字都還沒瞧見,只看到哈利像過度保護小雞的母雞一樣,把公文藏在手肘下:「我可以請──」

「不用!不用!」哈利擺擺手,大步跨出辦公室:「我跑一趟,四樓不遠!跑跑腿。」

看著哈利離去的身影,奈威覺得他經歷了一場無法理解的神祕事件,並且認命的決定出發收服醉漢,哈利看起來顯然沒有要出門的樣子,那麼文書工作就交給他了!



Comment

阿九 says... ""
可憐的馬份XDDDDD
是說化獸之後的精神狀態跟人的時候是一樣的嗎?
你這很明顯還有很多的伏筆跟後續啊!!!
2017.12.26 21:47 | URL | #- [edit]
ire says... ""
有很多伏筆嗎XDDDDDD
我是想寫完一篇甜甜的文就好哈哈哈哈
化獸之後精神是跟人一樣的!!
2017.12.31 23:35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46-6bd16b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