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寒枝

CWTT19 遊記 與 關於盜墓同人

Posted by ire on   4 comments   0 trackback


我們是一大早下去台中,參加台中場。原本熊仔也要跟我們一起去,但臨時要加班,所以只剩下我和Amy,真是可憐的熊仔。本日的小精靈Amy一路上呈現一個「我要睡覺……沒有人可以阻止我……」的狀態,然後快到逢甲大學的時候,她已經快倒下了,呈現一個「沒有人,可以阻止我,慢慢走……走慢一點……」

我則是一直在一個「我們去郊遊!」的亢奮狀態,而且我一直很餓,所以我在路上就很快的把第一個御飯糰吃完,並在抵達會場沒多久,把第二個御飯糰也吃了,真不知道是去擺攤還是去野餐的。

隔壁攤的攤主人很好,結緣的送了我們她的本子和餅乾,為了表達感謝,我們也送了她餅乾和本子,並且拿出我們的阿鯊(?)

由於發生了一點技術上的困難,Amy的本子變成了A4的「自己的同人本自己做!」她彷彿在教摺紙一樣,教我怎麼用一張A4的紙,折成她的無料本。但字實在有點小,我看到有人拿起無料本,努力的瞇起眼睛,看了又看,拿近又拿遠,還是看不見orzlllllll

阿鯊是鎮攤之寶,大家都喜歡阿鯊!我也喜歡阿鯊!阿鯊今天沒有遇見衛生紙或衛生眼,但沒關係,阿鯊你下次還有機會的(拍)

本日超感謝陪我跑台中並且帶我去玩的Amy,我們三點多就很快樂的收了攤,跑出去玩。Amy帶我去吃逢甲夜市的大腸包小腸(但我不喜歡菜埔→是這樣寫嗎?),然後我們去一中街吃臭豆腐和喝豆漿,Amy還吃了蔥蛋餅,並且強壯的扛了許多肉圓回家。天空很藍,心情很輕鬆。我們還經過了宮原眼科,實在是太富麗堂皇了,玻璃擦得好乾淨,我們看著宮原眼科,一起覺得那個大廳有一種感覺。

「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大廳……有一種哈利波特的感覺?」
「不是哈利波特的感覺,更正確的說,是古靈閣的感覺。」

旁邊的人一定覺得我們瘋了。

今天最開心的事情是見到了ca+,謝謝妳來攤位上找我玩,真是非常不好意思,看到妳扛本子來我真的很感動,特別是看到妳拿出《無頭》的時候,那個故事對我來說有特別的意義,真的很開心妳喜歡,並且謝謝妳的信和點心(信封上還有一隻貓!好可愛!)至於妳問的問題,別擔心,我不會覺得冒犯,我只是目前還沒有答案。關於盜墓同人,我整理了一下思緒,寫在下面。



+ + +



想稍微講一下盜墓的同人。

盜墓筆記對我而言,是一部有一點特別的作品,它陪我度過了一段崎嶇不平的日子。我很感謝當時閱讀我的文字的讀者,也因為那部作品,結交了圈子裡的很多朋友,都是時至今日我很珍惜的朋友。

我不會忘記第一次出本,打開《流光一隙》的感動。

我不會忘記用盡全身力氣去寫《無頭》的每一個早晨及夜晚;不會忘記當我看著陽台上的燕子飛進飛出,腦子裡在想著吳邪心裡解不開的死結;不會忘記有多麼長的時間,我不知道這個故事究竟會不會有一個溫暖的結局,因為當時的我自己並不知道能不能相信這一切會有好的結局。現在的我能承認,當時的我,心底有一道傷口,而我透過故事中的角色,向這個世界尖聲嘶吼我的痛苦。我謝謝每一位看了那篇故事,包容了我當時的尖銳和灰暗的讀者。創作是自私的,我很慶幸我給自己和這個故事一個溫暖的收尾,那絲暖意從我寫番外《Au Revoir》開始,至我的正文漸漸的被烘暖,直到更後來,暖意滲進我心裡,驅趕那長年不去的悲觀。在那麼長的時間裡,我倚靠著這個故事、這些角色,以及圈裡圈外的朋友及讀者。是你們,和這個虛構的故事,救了我。

《Inaccurately Within》是我比較不滿意的作品,但這是為了我的好朋友阿酒寫的,也是我比較實驗性的故事,我很開心我還是做了這個本子,而且海報還是Miyabi幫我畫的,非常珍貴。

《Nine Gates》系列則是我實現的一個夢想:一直想寫一個愛情故事、一直想寫樂團或演藝圈的故事。第一篇《失戀的滋味》則是緣自作者本人失眠的夜晚,點一盞燈,凝視芝加哥的夜,彷彿藉此能得到答案。《NINE GATES junior》明亮而張狂,《Til then in Malibu》則讓我心痛,後者其實我是寫完的,我不只一次想過,要不要把這個故事集結成書,但遲遲未行動。我對結局感到痛苦,一直沒辦法回去修改和校稿。這個系列應該後面還有兩個故事,我也都只有草稿。

《神偷六除二》和一些其他的小短篇是我壓力太大的時候會蹦出來的奇怪搞笑文,每一段都像是神經病發作的時候寫的東西──這些文字、這些情感,以及其他許多:第一次幫人寫序、幫人寫插花、甚至被邀稿合本……一切都是創作盜墓筆記的同人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其實不知道我會不會再回去寫盜墓的同人。並不是我不再喜歡盜墓了,也不是它對我來說不再重要了,而是時間,隨著時間過去,我改變了。我相信《無頭》的字裡行間,住了一個稍微年輕一點,更加尖銳激烈的我,當年的我,將我想表達的一切都留在了那個故事裡。然後,我離開了,休息了一陣子,才去了別的故事,表達別的想法,我在自創奇幻故事《Night Came Beneath the Stars》沉浸了很久,直到我找到自己的聲音,同樣不輸《無頭》的寫作態度,但不再那麼激烈憤怒的表達我的想法。

我其實不知道盜墓的故事和自創的故事會不會給我的讀者不一樣的感覺,我不知道大家比較喜歡哪一種,或是兩者其實沒什麼分別。但在不同的故事當中,我只是想表達我的想法,和我看到、感受到的林林總總。我的好朋友跳跳虎曾跟我說,我的故事有很強烈的代入感,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事,但我只能希望自己能夠盡自己所能,把我想告訴讀者的,傳達出來。不論是用盜墓同人的方式,或是用自創奇幻的方式。

或許,有一天,我會再回去寫寫張起靈和吳邪。在那之前,我希望無頭裡的兩位能在彼此身上珍惜得來不易的溫暖,Inaccurately Within的張起靈會終於追到消失在街角的那一抹藍,而Nine Gates的兩人會在愛丁堡的小咖啡廳重逢,那是我心中為他們譜好的結局。我也同樣盼望凱特‧博昂雷歇會再次出現在故事的中心,而瑟斯‧伊格耶會和他愛的女孩握緊雙手,跳一支舞。

而每個故事都是通往不同心緒的一扇窗。



Comment

頹喪的小精靈 says... ""
好吃好吃!東西都好吃!
可惜這次沒吃到逢甲的茶葉蛋~(念念不忘)
說到古靈閣,妳怎能忘了火鍋的考驗!
2018.03.12 11:53 | URL | #- [edit]
ire says... ""
下次再去吃茶葉蛋!!!!! 哈哈哈火鍋的考驗我想pass給阿酒(咦
2018.03.17 21:24 | URL | #- [edit]
豬娘 says... ""
愛丁堡的小咖啡廳!我要催文!各種催文!
2018.04.15 00:14 | URL | #- [edit]
ire says...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愛丁堡的小咖啡廳!我要催文!各種催文!
哈哈哈哈哈我努力看看XDDDDD
2018.05.06 15:31 | URL | #- [edit]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vomisa72.blog138.fc2.com/tb.php/252-c68edb8f